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刚发现一个贼惨的诗人,是韩愈的门生

2020-12-2 14:00 热度: 51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刚发现一个贼惨的诗人,是韩愈的门生

@房昊曰天:刚发现一个贼惨的诗人。

这人是韩愈的门生,韩愈这老头就很坏,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他是着实提携教出了不少儒家子弟。

然后拉着人一起反佛。

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韩愈的门生里,后世知名的那几个,大多混得都挺惨。

像孟郊贾岛,都是苦吟派。

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那种。

我刚看到的这位诗人也很惨,也有名句流传。

这人叫张籍,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就是他写的。

张籍还是杜甫的迷弟,迷弟到什么程度呢,把杜甫的诗稿都烧了。

杜甫:???

烧了之后拌上蜂蜜,吃灰。

杜甫:!!!

张籍觉着,我从小吃杜甫长大的,怎么写诗也能写得好了吧。

是,写诗是挺好的,惨也挺像杜甫那么惨的。

当了十年的太常寺太祝,当得眼都快瞎了,人称:穷瞎张太祝。

又穷又瞎,可太难了……也不知跟吃灰拌蜂蜜有没有关系。

跟他齐名的还有个叫王建的诗人,也跟韩愈有些交情,这人也是惨,自称是白发初为吏。

那我为什么要提他呢。

因为诗写得有意思,有些诗全是白话,杀伤力却贼强。

江南三台调:扬州池边小妇,长干市里商人。三年不得消息,各自拜鬼求神。

还有些宫中调笑: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
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

罗袖,罗袖,暗舞春风依旧。遥看歌舞玉楼,
好日新妆坐愁。愁坐,愁坐,一世虚生虚过。

这人写起正经绝句也很可: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这就是他写的。

如果大唐的诗坛是江湖,那中唐的江湖里,白居易元稹还能凭一身武功得些许富贵。

再往后,这些江湖高手武功虽高,却只能浮浮沉沉了。

毕竟,大唐也没几年好日子了。

再宏大的盛世,靠几个明君贤臣,也迟早是会过去的。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