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顶流接连塌房后,艺人风险尽调兴起

2021-8-27 14:00 热度: 58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顶流接连塌房后,艺人风险尽调兴起

记者 | 刘燕秋

第三方机构:艺人风险尽调就像员工入职背调

艾漫数据总裁曹永寿最近成了圈内红人。公司一周前上线的“艺人风险尽调”服务突然火了起来——不到一周时间,这项服务已经接到了40多单。“线上资料可以很快整理出来,但线下部分需要人力成本,得一个个尽调,现在已经有人提出要加价排队了。”曹永寿告诉界面文娱。

这项业务此前就是艾漫数据服务的一部分,但客户对此的重视度不高。直到今年,张哲瀚参观日本靖国神社、吴亦凡涉嫌强奸被依法批捕、郑爽非法代孕弃养等接连爆发的热点事件不仅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也给品牌方、影视公司等利益相关方造成了切实损失。最近一个卷入风波的是湖南卫视主持人钱枫。

接连的塌房事件助推艺人风险尽调迎来了风口期。据界面文娱了解,完成这样一份风险尽调报告通常需要3-7个工作日,核心关注的是艺人4个方面的风险,包括政治风险、法律风险、道德风险和商业风险。报告会对候选人进行这4个层面的风险评估,分析艺人在公共场合与网络空间中既往的行为、言论和舆情中存在的潜在风险点、风险热度和风险持续时间等,并判断既有风险点的舆论偏向。

顶流接连塌房后,艺人风险尽调兴起

“张哲瀚属于政治风险,吴亦凡属于法律风险,霍尊属于道德风险……粉丝对正能量负能量的传播,粉丝参与到民粹事件中的态度……我们都会记录下来。”曹永寿解释道。

在诸项风险之中,一般“凉”得最快的是政治风险,比如张哲瀚合作的品牌方在48小时内全部宣布解约。8月15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公告称:对演员张哲瀚参观靖国神社的不当行为进行道德申斥,并根据《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的规定,要求会员单位对其进行从业抵制。

这样一份艺人风险尽调也涵盖了艺人的个人言论行为以及亲友关系链中的言论行为风险。艾漫数据给每个艺人都设置了一个数据库,积累了可以抓取的知识图谱。比如,一个艺人的直系或旁系亲属是否属于失信人士有专门的模块可以查到。不仅如此,包括他演过的戏合作演员是谁,都有清晰的记录。

曹永寿告诉界面文娱,艺人是否愿意配合尽调并不重要,因为娱乐圈是一个圈子,“如果在里面积累了十年的数据,你会知道各种艺人的生活圈”。绝大部分资料可以通过线上获取,但涉及到个人言论及行为的部分一定要走线下渠道。

当问及具体如何获取这部分信息时,曹永寿表示,这就像员工入职的背调一样。“会有专门的尽调公司去联系以往你供职的公司,一定是问了你的同事和领导,对这个人的能力、三观等方面有了比较完善的了解,才会聘用你。同样地,艺人以前有没有合作机构呢?这些资料储存在我们的数据库里,他所有的作品、合作方都有所记录,都有规范的流程去查。”

虽然各种风险防不胜防,但在曹永寿看来,花这笔钱还是不亏,至少客户可以获得一些自己原本不知道的信息,就可以更明确地知道应该怎么跟艺人谈合作了。

制片人:国内真正有话语权的制片人不超过20个

曹永寿手里的40多单,一部分来自品牌方,还有一部分来自剧组。“很多人都会觉得品牌受艺人丑闻影响最大,其实受影响最大的是片方。影视剧整个项目都播不了了,已经上线的也得下架。”曹永寿透露。

此言非虚。吴亦凡主演的《青簪行》是腾讯视频的S+项目,据报道投资高达数亿。郑爽担任主演的《绝密者》、《翡翠恋人》、《只问今生恋沧溟》以及客串的《刘老根4》等多部影视作品和综艺也面临无法播出的困境。前述三部郑爽主演的剧投资加起来超过7亿。

顶流接连塌房后,艺人风险尽调兴起

片方成为有苦说不出的弱势群体,即使已经在合同中详细规定了风险赔偿条款,如果真的出现问题,片方也很难弥补损失。制片人、华晨美创创始人陈益韬告诉界面文娱,片方和艺人的合约过去就已经规定得很细致了,但真出了事后,对方往往没钱赔。

“我们跟艺人的合约一般会规定按照造成实际损失的10倍进行赔偿,比如,如果我们公司因为这部剧损失了5000万,艺人就得赔5个亿,但很显然这笔钱是要不回来的。”陈益韬透露。

但陈益韬暂时没考虑购买第三方的艺人尽调服务。在他看来,调查一个艺人的亲属或是私生活还是挺困难的,但他们还是会研究一下艺人的微博和小号上有没有反动倾向言论。当然,作为制片人,更多的部分还是要靠跟演员本人见面来确定。“出了这些事之后,大家在前期的沟通和交流会更加细致,多见几次就能看出艺人的为人。如果前期相互之间不来往,肯定搞不明白。”

然而艺人不用见组却是过去影视行业内的常态。“之前张艺谋说过,国外奥斯卡影帝都要过来见导演、见制片人,国内一些经纪公司还会跟片方说,我们家艺人是不面试的,把艺人包装起来,给艺人做人设,结果就是,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演员为人怎么样,戏好不好。按理来说,一部大戏可能一两个亿投资,开拍之前见5到10次男女一号很正常。作为一个演员,试戏难道不是基本素质?”作为制片人,陈益韬困惑又无奈。

这与过去的一整套行业生态息息相关。影视热钱多的年景,制片人抢着签头部艺人。即使是华晨美创这种已经在类型剧领域积累了口碑的公司,仍然很难敲下二线以上的艺人。即使到现在,流量+大IP的生产模式也并未偃旗息鼓。“平台现在还是很看重艺人,导演、演员、剧本之中,演员比导演和剧本加在一起还要重要,因为S级剧集对应的其实就是S级演员。”

影视行业由此形成了金钱往头部集中,头部背后利益交错,行业内攀高踩低的现状。 “大艺人跟几个平台的老板关系搞得好,所有人都围着老板转,但人走茶凉,一旦离开了平台,就没人理你了。”

陈益韬过去做的是IP生意,跨界进入影视圈之后,他发现中国影视圈是一个非常封闭、长期被一小撮人统治的圈子。“像我们这种制片人只有建议权,没有话语权,国内真正有话语权的制片人不超过20个。”

“小鬼难缠”也是行业的怪现象。陈益韬透露,一些平台制片人可能在上一部剧里仅仅参与了一些边缘工作,到了下一部剧就能指挥一个经验丰富的导演。一家影视公司的老板也曾向界面文娱透露,定制剧从头到尾都有可能被平台的意志操控,他担任制片人的一部平台定制剧原本定级是A级,因为平台要求用指定的新人演员,最后只能定到了B级。

当电视台失去话语权,视频网站成为强势的乙方,版权剧也会遭遇平台压价。制片人杨利今年曾发长文谈电视剧《若你安好便是晴天》网络发行遇阻始末,控诉优爱腾三家压价版权剧。

顶流接连塌房后,艺人风险尽调兴起

“但你一点脾气都没有,因为本质上我们都是影视圈农民工,都是包工头,平台是房产商。”陈益韬感叹道。

艺人塌房频发暴露出娱乐圈缺乏前置调研的现状,但在陈益韬看来,这不单单指向演员,导演、制片人背后的黑色利益关系也有待肃清。“现在还有失信人在横店有项目开机,这些事背后都有隐患。说起来平台都是要过绿灯会,但当两个人的项目半斤八两差不多的时候,会来事儿的人项目就上去了。”

艺人塌房是一个结果,背后是各个环节上的资本合谋。一场场风波也倒逼影视制作端反思既有生产模式。8月17日,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编剧工作委员会发文呼吁,跟“唯流量论”说再见。文章表示:根据故事定项目,根据内容定价格,根据播出的真实效果定收益,彻底禁绝假收视率、假流量、假评分的操作模式。将选择权交给真正的市场,交给真正的观众。

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看,陈益韬觉得最近频发的塌房是好事,相当于给行业敲响了警钟。“公平的本质就是大家都按照国家制定的法律规则办事,娱乐圈的潜规则越少越好,利空出尽就是利好,但现在这背后的事还是太多了。”

艺人经纪:谈风控首先得看艺人本身的价值体系

“最近几次塌房事件,除了张哲瀚,像郑爽、吴亦凡、霍尊这一类的事情都太私密了。我觉得除了他们的助理,其他人应该都不知道,但是像助理这种艺人身边很亲近的人,口风一般都很严。”芊芊曾是某新生代演员的经纪人,据她了解,张哲瀚一直没有请专业的团队打理社交媒体,但大多数的艺人的社交媒体会交给公司固定的宣传人员。

“节目制作方之类的不太会找第三方机构调查,但是一些头部的品牌公司可能会做艺人风险背调。”芊芊透露,过往各个节目在录制前都会对艺人进行背调,主要是检查社交媒体上的信息,看到有风险的内容会提前进行清理和删除。

在她看来,艺人风险管控其实一直都存在,只是看各个团队执行起来是否严格。芊芊对待之前共事的艺人就会比较严格,那是一个青年演员。“很多时候他认为一些话只是玩笑话,但是在别人眼中就会被过分解读,所以很多媒体会觉得我们很烦,这也不让说,那也不让说,他有的时候自己也会生气。但没办法,现在大家认为他是小孩,但是再过10年,会不会有人把他说过的话再扒出来做过分的解读呢?”

雪崩不是一天的事情。芊芊现在已经暂别了艺人经纪工作,因为她意识到,对从业人员来说,如果长期跟一个艺人公司或者艺人团队共事,相当于职业生命和这个人强绑定。她曾跟某个在顶流工作室工作的朋友感慨过,共同的感受就是,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职业命运完全跟一个人捆绑在一起。

也是在接触了艺人团队之后,娱乐圈的暗面才展现在芊芊面前。在她看来,塌房的这些艺人有共性,要不就是少年成名,要不然就是一夜爆红。

“在学生时代,他们本来应该接受教育,塑造价值观,但因为少年成名了,他们其实没有系统化的接受过这些教育,他们得到的更多是来自粉丝的鲜花和掌声,慢慢地,就像从一口井里往外看,他所认知的正确的范畴就是他看到的那一点。当他足够红的时候,利益会吸引一些不好的人到他的身边去,想要瓜分他们带来的商业价值,慢慢地,人就像进了一个染缸一样。”

这是做艺人经纪最困难也最让人感到无力的地方。芊芊认为,谈风控首先得看艺人本人的价值体系是什么样的。因为艺人也是一个有个人意志的人,人恰恰是最难琢磨的,而且随着事业的发展,艺人的性格和情绪也都会发生变化。

乱象一直存在,只是过去顶流艺人倚仗粉丝多少有些有恃无恐。芊芊透露,再往前倒几年,现在一些塌房的顶流艺人的丑闻其实已经在网上爆出来了,但这些艺人的团队可以通过公关删稿的形式让声音消失,艺人也会认为自己有粉丝,可以帮自己洗广场。“头部的艺人和团队都认为自己有这种能力,甚至一些中腰部的艺人也希望建立这套机制,所以在今年这些塌房事件出现之前,艺人可能真的认为他们可以控制舆论。”

但环境已经变了。针对饭圈乱象和艺人失德违法行为的社会容忍度在降低。

5月爆发的“倒奶”事件揭开了偶像选秀背后的利益链条。当月,国家网信办表示已将整治饭圈谩骂互撕、挑动对立、刷量控评,包括教唆过度消费甚至大额消费、网络暴力等不良行为和现象纳入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的治理重点。吴亦凡被批捕后,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文表示,“脱轨”必然要付出代价。《明日之子》等选秀告别“打投”,多款追星应援App被集中下架,微博下线明星势力榜……最新的消息是,中央网信办秘书局8月25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宣布取消所有涉明星艺人的排行榜单等十条工作措施。

顶流接连塌房后,艺人风险尽调兴起

恰恰是行业政策的变化,让过去被遏制了的声音可以持续发酵。曹永寿也告诉界面文娱,艾漫曾经针对吴亦凡当时的桃色事件给客户做过分析。但在那个时候市场对艺人丑闻的容忍度比较高,品牌签约艺人就像搞军事竞赛,大家一听到某个艺人火了,甚至来不及思考,就得赶紧签。“现在大家都得慢下来了,意识到,签对了可能比签得快重要得多。”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行业走向规范的必经之路。早几年行业内都在关注艺人的商业价值,一开始是关心粉丝购买力,后来变成关注代言效果,能不能带货,到现在,公众开始带着放大镜看明星,艺人的风险问题成了关注的重点。

这也是行业内的共识。“过去行业内把艺人捧得太高了。艺人是一件商品,你在‘零售’这个商品的时候,品控是最基本的东西。”在目睹了最近艺人的接连塌房后,一位综艺营销从业者告诉界面文娱。

(根据受访者要求,芊芊为化名)

来源: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顶流接连塌房后,艺人风险尽调兴起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