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我在教培行业,刚被裁员了

2021-8-17 08:30 热度: 71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我在教培行业,刚被裁员了

上周五,一周的最后一天。我本来想早点下班回家过周末,调整休息一下。但我忽然发现我们的投稿库里有一封投稿,勾起了我的兴趣。这封投稿来自于 故事FM 的一位听众。

他说,我刚刚接到通知,我被裁员了。这位听众是一位教育培训行业的从业者。

因为最近在「双减」政策下,很多教培行业都开始收缩,无数的从业者受到影响。所以我立刻联系了这位听众,我很想记录下他刚刚接到裁员通知的时候,在当下这几天里的真实状态和感受。

***

我叫可乐,在一家大型教育机构的技术岗位做研发工作。今天我想讲的是关于自己被裁员的故事。

-1-
被裁的那一天

被通知裁员时,我正在和别的部门对接一些业务上的事情。这时,领导突然过来说要跟我聊几句。然后,我们一起走到了一间特别密闭的小会议室里。

领导是一个 40 岁左右的女性,一毕业就在这家公司工作。因为她刚接手我们部门的工作不到一个月,对我并不了解,所以聊天的内容首先是唠家常。

她问,「你爱人是什么工作?」、「你和你爱人有几个兄弟姐妹?他们分别从事什么工作?」、「你们需要赡养父母吗?」,诸如此类的唠家常问题。

但我知道,其实这些问题只是一个铺垫,因为「双减」政策,公司面临着许多调整,包括人员组织结构的调整,上午的时候已经有一些小伙伴逐个在会议室里面被约谈了,我想应该快就到我了,所以这个时候其实我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于是我直接跟她说,

「XX 老师您好,咱们可以不用说这些事情了,直奔主题吧。」

然后她说,「你的能力真的很强,公认的强,但是很抱歉,我们现在需要保留的是只做基础业务的同学。」

我回答道,「好,我理解。」

看到我的反应,她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我表现得有点过于冷静了,于是我反过来安慰她,说,

「不要紧,我都理解。」

然后,谈话基本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按照流程办事。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人力约我去会议室,我们简单聊了一下具体的赔偿方案,以及我最后的赔偿金额,双方都没有什么异议,我也没有什么波动,只是很冷静的回答了一句,

「我们下周签字。」

我听说,这次裁员是整个集团层面的裁员,我们这个部门就被裁掉了好几十个人,当然其他的部门也都在裁员。

我在教培行业,刚被裁员了

■ 可乐在海淀黄庄地铁站旁,拍摄的夕阳街景

-2-
初入教培行业

我是在 2020 年进入教培行业的,准确的说是在去年的 8 月份。那个时候,因为工作上的一些问题,我跟原来的公司主动提出了离职。后来因为朋友的介绍,我了解到教育行业在当时很火,而且不用加班,挣得也多。于是我想,既然这样不如试一试,所以当时毫不犹豫就进了教育行业。

我进去的时候,这个行业应该算是极盛。印象中,我入职一个月之后,伴鱼就完成了第一轮轮融资。其实我在入职这家公司之前,也去伴鱼面试过。包括好未来、学而思等公司也都简单接触过。当时的情况就是教培行业大量招人,大量扩充写字楼,你能看到满电梯全都是广告。

现在这家公司,我其实是第一次进入这样大的企业,全国各地一共有好几万员工。我第一天报道的时候去的是主楼,办理入职的程序很正规。它们是每周定时集中办理入职,并且会有宣讲会,介绍一些合同方面的问题,以及入职的部门等等,都会讲得很细致。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终于进了一家像样的互联网企业。

-3-
未知的未来

回到座位上以后,其实我还是挺冷静的。因为已经看到很多人被约谈了,所以我知道,如果我被约谈大概率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我心里已经默认了,而且以我的个人能力也造成不了什么改变。我冷静的坐在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给我爱人先回了一个消息。

当时她在高速上开车,我消息打了一半,最后还是取消了。因为我想到,如果她现在看到这个消息,可能没法接受。于是我等了一会儿,问她能不能在服务区停一下,她停下来后我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我说,「我真的被裁了。」

过了一会她没回我,于是我就打了个电话过去,她比较冷静地问我,

「要不回老家?」

我在教培行业,刚被裁员了

我的老家是一个小城市,工作机会非常少,如果回去的话就只能坐吃山空,或者靠朋友关系介绍一个营生。我还是不想回去,想再看看机会。聊到最后,我俩心情都不太好。

我的爱人也是教育行业的从业者,工资不高,大概一万上下。在北京看着生活条件不错,但其实是很难的。

一方面,我们是北漂,没有户口,车还是外地车,只能偷着开,还要供孩子上学;另一方面,房贷房租压力都很大,每个月的生活成本,包括赡养老人、吃穿住行等等,就得有小三四万块钱了,所以我们压力还是挺大的。一旦失业了,赔偿金可能只够坚持一两个月或者两三个月。

而我自己其实在技术领域的积累并不是很深,而且做的领域越来越窄,结果到现在就显得稍微有些被动了。换工作的时候,大家一听你是做技术的,都以为工作很好找。但其实并不是,可选的很少,能被选的几率也很小,因为年龄在这儿摆着。

对于开发行业来说, 30 岁和 35 岁就是两个坎,一般企业会需要一个 30 岁的程序员,但一定不需要一个 30 岁的基层程序员。

所以我们在择业上面临着转型,企业会综合考虑成本和风险,如果我再去了解一个新的技术或者新的领域,自己的接受能力、学习能力,跟刚毕业的孩子比起来确实会有很大的差距。

比如我在 20 来岁的时候觉得熬夜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但一到了 30 岁左右,我明显感觉到两点就是个坎了,熬不过去。

被通知裁员的那天,我整个人是崩溃的。当时我爱人没回来,孩子也没在家,我就约了以前的同事一起聊一聊,看看有没有自主创业的机会。我们一起吃了个饭,在饭桌上我就喝了一杯扎啤,但是那一杯扎啤我就有点喝多了。

回到家以后我有点儿晕,有点儿难受,就躺在沙发上直接睡着了,在沙发上睡了一夜。这个季节的北京,大概 4 点多天就亮了,醒来以后我就坐在沙发上,看着镜子里特别油腻的自己,感觉有点惶恐。

-4-
「双减」政策的颁布

其实在今年春节那段时间就有了一些传闻,说要对教培行业进行严打,但实际收紧还是在四月份左右,那会大家已经开始有一些慌张了,公司也开始考虑如何转型,如何应对这些落地政策。

「双减」政策是在最近一个月正式颁布的,我记得颁布的那一天是一个周六。在此之前,「双减」政策的执行条例一直被大家俗称为靴子,靴子一直没落地,这次终于落地了。就在靴子落地的那一天,我记得我的朋友圈被刷屏了,无论是同事还是家长,大家都在发。

面对「双减」政策,大家有叫好的,也有不叫好的。不叫好的大部分都是相关从业者们,比如培训老师们可能面临下岗。

我在教培行业,刚被裁员了

■ 一栋满是教培广告的楼 图/视觉中国

叫好的是一些家长。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个父亲,加入了好多鸡娃的群,他们都在探讨这个问题,热火朝天地在聊。你能看到群里面有拍好叫座的、有争论的、有很哲学的,简直看到众生相。

一些比较开明的家长可能对课外培训这种事情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所以对「双减」政策是非常支持的。

我个人其实是支持「双减」政策的。因为就我的理解而言,对于孩子的成长,父母应该作为第一责任人去陪伴,而不是把孩子交给老师之后就不管了。所以「双减」政策是给家长们提了个醒,提醒父母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

培训的乱象确实存在,企业把它当作一种投机而不是有使命感的公益事业,所以这个结果我觉得是必然的。

虽然我受这个政策影响被裁员,感觉还是挺无奈的,但无奈归无奈,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而且我来到这家公司以后,发现公司存在很大的问题。每一个中层管理者都有很强的地盘意识,他并不是为了做好事情,而是为了圈人、保人去扩充业务,把业务范围扩大,这样的话可能没人威胁得了他。这样的情况,在这个公司比比皆是。所以这一次离职我一点也不遗憾,因为我看到了大企业内部不堪的一面。

在离职的前一周,我们开了一个会,这个会是一个管理层的会,然后他们把这个视频的链接发给了我们,视频里面领导说到了一个观点:

「现阶段我们一定不要顶风作案,现阶段我们一定要规避学科教育,现阶段我们一定不要挑战国家底线。」

但这些话里,都有一个关键词,就是「现阶段」。所以,我不相信教培机构,因为他们是资本驱动的,我对资本没有任何信任感。

我在教培行业,刚被裁员了

■ 电梯间,上课的学生和家长走出电梯 图/视觉中国

-5-
离别

今天下午 5 点左右,我到公司楼下散心,就坐在写字楼旁边的一个花坛边上。我静静地看着离去的人,断断续续有人拿着他的行李包走了,有的老师是兴高采烈的,有的是哭着鼻子的,而大部分人都是在焦急地等待出租车。那些行李包里是他们从自己办公桌上收拾好的东西,包括一些书籍。我一会儿可能也要开车回公司拉一下我的书之类的。

今天白天我写了在公司的最后一个日报。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就是自己给自己写日报。所以今天早上在地铁上,我就把今天可能要做的事情详细列了一下,包括要跟谁做一个简短的道别、与谁做一些业务上的对接,等等。然后上面括号了一下:

「大概是最后一次写日报了。」

来源:故事FM 微信号:story_f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在教培行业,刚被裁员了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