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2021-8-15 13:00 热度: 59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作者:张佳玮(来自豆瓣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这歌词众所周知了:

老版《三国演义》的片尾曲。毛阿敏唱的《历史的天空》。

片头曲是杨洪基老师雄伟浑厚的《滚滚长江东逝水》,词是杨慎的《临江仙》。片尾曲则要抒情得多。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湮没了黄尘古道

荒芜了烽火边城

岁月啊你带不走

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兴亡谁人定啊

盛衰岂无凭啊

一页风云散哪

变幻了时空

聚散皆是缘哪

离合总关情啊

担当生前事啊

何计身后评

长江有意化作泪

长江有情起歌声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

人间一股英雄气

在驰骋纵横

不论成败得失,凭吊逝去英雄。毛阿敏来唱,是大英雄史诗背景下,一份抒情与婉约。

作词的王健老师,上月底逝世了,93岁。

老三国的配曲歌词,大半是她写的。

都知道三国是男人戏居多,然而王健老师是位女词人。

但丝毫不妨碍她写出豪气的歌词来,真巾帼不让须眉。

第一集桃园结义,《这一拜》,歌词是她写的。

这一拜,春风得意遇知音,桃花也含笑映祭台

这一拜,报国安邦志慷慨,建功立业展雄才

这一拜,忠肝义胆,患难相随誓不分开

这一拜,生死不改,天地日月壮我情怀

长矛在手,刀剑生辉,看我弟兄,迎着烽烟大步来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这一段气象慷慨,桃园一日兄和弟,俎豆千秋帝与王。

押韵,台、才、开、怀、来。张口音,志气豪迈。看过原著的自然记得,这段之后,自然连三兄弟投军报国。是歌词带动剧情,一路连贯的好。

更妙在,后来下邳城兄弟离散,关羽挂印封金千里走单骑,终于兄弟古城相会时,也是这一段当了片尾曲。

“这一拜”。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赤兔马出场时,也有主题歌。《烈火雄风》。

烈火卷雄风,红云映碧空。

莽原好驰骋,烽烟天边涌。

骐骥有良种,宝马待英雄。

长驱疾如电,真堪托死生。

流霞寄壮志,沧海抒豪情。

明朝奋四蹄,敌阵立大功。

这首歌词五言到底,又明白畅晓,又意象缤纷。

只一处我小时候不懂,“真堪托死生”是啥?

后来才知道,那是杜甫写马的诗,“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

现代歌词化用古诗,而自然入妙,莫此为甚。

电视剧里这段,是吕布骑赤兔的一段奔驰MV。

这段歌词明写赤兔,实在也是写吕布当时跃跃欲试、渴望功名的劲头,是为吕布主题曲。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后来刘备携民渡江,当阳长坂,有三首歌。

一首《民得平安天下安》,又是有古诗气度:

水滔滔,路漫漫。

扶老携幼步履艰。

百姓何辜遭离乱,

欲渡长河少行船。

民不弃我我难舍,

瞻前顾后心怆然。

立大业,民为本。

民得平安天下安。

风飒飒,路漫漫。

扶剑昂首问苍天。

古来壮士多苦厄,

鲲鹏何日得高旋。

臣子不能建基业,

老去无颜对祖先。

民相随,志愈坚。

不整乾坤心不甘。

马迟迟,路漫漫。

暮云苍黄雁声寒。

汉武秋风辞意健,

英雄何须叹华年。

得道多助功成就,

愿见生民尽欢颜。

纵相别,挥手去。

仁爱常存天地间。

这首算是刘备一生主题。携民渡江,百折不挠,都出来了。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赵云《当阳常志此心丹》:

虽未谱金兰,前生信有缘。

忠勇付汉室,情义比桃园。

匹马单枪出重围,英风锐气敌胆寒。

一袭征袍鲜血染,当阳常志此心丹。

子龙,子龙,世无双,五虎上将威名传。

这首比较简短,有个细节是,强调了赵云虽没桃园结义,但情感之密,好似兄弟。

民间戏曲时不常会让刘备直呼赵云四弟,甚至有赵云四千岁之称,老三国没这么腻歪硬改,但剧里赵云也叫过张飞“三哥”。

这里的“情义比桃园”,也算是巩固了家庭氛围。

王健老师其实还写了《豹头环眼好兄弟》,写张飞长坂桥的,但剧里没出来:因为之前刚播了赵云的《当阳常志此心丹》,有点密。

歌词:

他来了,他来了。烟尘起处战马咆哮。

他来了,他来了。怒吼一声地动山摇。

丈八的蛇矛把敌阵扫,吓得曹兵夺路逃。

快语直肠好男儿,爱也英豪恨也英豪。

他来了,他来了。烈火霹雳卷起狂飙。

他来了,他来了。好似天神降临九霄。

英雄百战常请命,猛中有智立功劳。

豹头环眼好兄弟,哭也英豪笑也英豪!

这段要对比后面关羽单刀赴会《江上行》,才有意思:

好江风 将这轻舟催送 波翻浪涌 添几分壮志豪情

龙潭虎穴何足惧 剑戟丛中久鏖兵 非是俺藐群雄 一部春秋铭记

义不负心泰山重 忠不顾死何言轻 桃园金兰誓 弟兄山海盟

早把这七尺身躯青龙偃月 付与苍生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张飞热血豪情,歌词就爽快直接,口语化。

关羽熟读春秋,歌词就文辞慷慨,还带点文绉绉呢。

再对比赵云的质朴真诚。

各有各的气象,很难得。

再想想大哥这段:

“马迟迟,路漫漫。

暮云苍黄雁声寒。

汉武秋风辞意健,

英雄何须叹华年。”

四个人,四种风格。

这真是出自一个词人之手?

诸葛亮有两首主题歌。

一首是星落秋风五丈原,蜀地缟素。情感比较激昂直接:

苍天啊,你为何急匆匆将他交与秋风,

大地啊,你为何急匆匆将他揽入怀中。

情愿以死,换他的生。

好率咱将士再出征。鞠躬尽瘁谁能比?

一生洁白谁人及?

苍天你太不公啊,

大地你太绝情!

空留下八阵兵图和瑶琴。

蜀国将交付于何人?

生生痛死蜀人心!

另一首,就是人尽皆知的《有为歌》。

束发读诗书,修德兼修身

仰观与俯察,韬略胸中存

躬耕从未忘忧国,谁知热血在山林

凤兮凤兮思高举

世乱时危久沉吟

茅庐承三顾,促膝纵横论

半生遇知己,蜇人感幸甚

明朝携剑随君去,羽扇纶巾赴征程

龙兮龙兮风云会

长啸一声舒怀襟

归去归去来兮我夙愿

余年还作垅亩民

清风明月入怀抱

猿鹤听我再抚琴

天道常变易 运数杳难寻。

成败在人谋 一诺竭忠悃。

丈夫在世当有为,为民播下太平春。

归去归去来兮我夙愿,余年还作垅亩民

清风明月入怀抱,猿鹤听我再抚琴

这段歌词很长,情感也极复杂,实乃诸葛亮一生写照。

第一段,到凤兮凤兮为止,是诸葛亮身在乱世,隐居沉吟。

躬耕从未忘忧国这句,化用陆游的位卑未敢忘忧国,化用得好。

第二段,是茅庐三顾,风云际会,要出山了。半生遇知己,是因为诸葛亮终年五十四岁,二十七岁出山。

但这里提前说了归去来兮,余年还作陇亩民,这是合了原著的:

“身未升腾思退步,功成应忆去时言。只因先主丁宁后,星落秋风五丈原。”

所以这首歌唱到这里,不同人有不同体会。

初看三国的人,觉得军师出山,高兴啊。但熟知后来的人,自然听得出这段歌中的哀伤。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天道常变易 运数杳难寻。

成败在人谋 一诺竭忠悃。

这四句,其实已伏下后来知其不可而为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段落。

说是归去来兮,希望余年归隐,可是知道的人自然知道,猿鹤听他抚琴,这也是最后一遭了。

“卧龙虽得其主,不得其时”,都在这里了。

初看三国的人,到《哭诸葛》时要哭了。

熟三国的,只听出山时这句一诺竭忠悃,眼眶就要湿了。

大概这就是王健老师写歌词的妙处:

不失古雅,却又因人而异。

吕布与赤兔的跃跃欲试,刘备携民渡江的苦心仁义,赵云当阳长坂的赤胆,关羽单刀会的潇洒,诸葛亮出山时的欣慰与感叹,都写得淋漓尽致。

但这还不是最妙的:

毕竟这几位本来就内涵深厚。

最妙的,却是将本来简单的人物,另行发掘出全新的焕然光彩——靠一点情节,和一首歌。

《三国演义》原著,貂蝉的命运:答应王允施美人计,离间董卓吕布,凤仪亭,终于吕布刺董。

原著里吕布刺董后,第一时间赶到郿坞,找了貂蝉。后来吕布被困下邳,还和貂蝉商量过呢——显然是貂蝉后来做了吕布的妾。至于下邳城破,吕布授首,貂蝉就不知所踪了。民间还有什么曹操赐貂蝉于关羽,被关羽月下斩貂蝉之类。

好像感觉都不太妙。

老三国这里的处理:

先是董卓被刺,巨奸已灭,人民欢腾。

镜头一转,青幽幽镜头下,貂蝉的角色歌响起。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说什么郿坞春深全不晓天意人心,

受禅台反成了断头台。帝王梦何处寻?

远离了富贵繁嚣地,告别了龙争虎斗门。

辜负了锦绣年华,错过了豆蔻青春。

为报答司徒大义深恩,

拼舍这如花似玉身。

从今后再不见儿的身影,

也再不闻儿的声音。

貂蝉已随着那清风去,

化作了一片白云!

歌词开头,从董卓之死,叹一句富贵功名如烟云。

貂蝉舍身使计,报了王允的恩德,于是悄然远离。貂蝉已变一片白云。

青幽幽镜头里,貂蝉入车远去,绝妙之极。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比起什么随吕布去下邳、被关羽月下斩,这结尾可不是最美?

题外话,后来老水浒安排李师师和燕青一起归隐,也有类似的妙处。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另一处神来之笔。

原著里,曹操取宛城,张绣投降;曹操纳了张绣的婶婶邹氏。邹氏要求去城外驻扎。张绣与贾诩定计,胡车儿偷了典韦铁戟,张绣发动突袭;典韦战死,曹操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战死。曹操大败。

这段戏份里,邹氏更像个美女间谍,但也没多少个性,更没她什么结局。

电视剧里,魏慧丽老师扮的邹氏——也就是《西游记》里猪八戒背的媳妇——色诱曹操在城外,张绣与贾诩定计偷袭。典韦为救曹操,战死了。

剧里这段突袭,是在邹氏一首歌中演完的。

歌词道:

“我本飘零人,薄命历苦辛,

离乱得遇君,感君萍水恩。

君爱一时欢,烽烟作良辰,

含泪为君寿,酒痕掩征尘。

灯昏昏,帐深深,

浅浅斟,低低吟。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

谁解琴中意,谁怜歌中人。

妾为失意女,君是得意臣,

君志在四海,妾敢望永亲。

薄酒岂真醉,君心非我心,

今宵共愉悦,明朝隔远津。

天下正扰攘,四野多逃奔,

须臾刀兵起,君恩何处寻。

生死在一瞬,荣耀等浮云,

当君凯旋归,能忆樽前人。

灯昏昏,帐深深,

君忘情,妾伤神。

一霎欢欣,一霎温馨,

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

在歌声里,典韦战死。曹操发现账外大乱,起身怒视邹氏,片刻,转身出帐逃命了。

真神来之笔。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这段五言诗歌词,与曹操后来祭袁绍“星光殷殷,其灿如言”一样,让人只想惊叹:

“这真不是古诗原文吗?”

这段歌词里,将邹氏这个角色写活了;妙在中国古诗里,常有忠臣以女子自况的套路。

像这段实在太好,你跟我说是乐府诗里来的,我也觉得没违和感:

我本飘零人,薄命历苦辛,

离乱得遇君,感君萍水恩。

妾为失意女,君是得意臣,

君志在四海,妾敢望永亲。

薄酒岂真醉,君心非我心,

今宵共愉悦,明朝隔远津。

天下正扰攘,四野多逃奔,

须臾刀兵起,君恩何处寻。

生死在一瞬,荣耀等浮云,

当君凯旋归,能忆樽前人。

说是邹氏,可以;说是典韦,也行。

曹操爱一时之欢,典韦以性命一战,报了曹操知遇之恩。

“明日淯水头,遗韵埋香魂。”

埋的既是邹氏,也是典韦。

本来,《三国演义》是男儿戏。金戈铁马,运筹帷幄,奇谋妙算,风云变幻。

但王健老师所写的歌词,也包括老三国剧里许多的细节调整,都没有站在成王败寇的角度。

而是用一种更温柔、更感性的姿态,发掘每个角色身上的幽微处。

豪迈之余,还有温柔。

比如在诸葛出山最昂扬时,已伏下鞠躬尽瘁。在古城相会时,重提桃园结义。安排貂蝉化作白云,不必再扰攘于尘世。为邹氏与典韦合写了一首歌,与曹操永别。

就像后来曹操祭袁绍墓,剧本给曹操提供了有血有肉的一面,让他想到了每个战死的个体:

“此箭一发,却又引得多少壮士尸陈沙场,魂归西天。我曹操不受此箭,壮士安能招魂入土,夜枕青山!星光殷殷,其灿如言,不念此文,操安能以血补天哉!”

这其实也就是邹氏所唱的:

“生死在一瞬,荣耀等浮云,

当君凯旋归,能忆樽前人。”

大历史视角叙事,常更在意“古今多少事”。

而王健老师的歌词,与老三国的视角,却是在“长江有意化作泪,长江有情起歌声”。

因为有情有意,悲天悯人,所以描述每个个体,都能找到其情意:有眼泪,有歌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