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腾讯失算《青簪行》

2021-8-3 11:30 热度: 100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腾讯失算《青簪行》

没有一个艺人会被互联网抹去痕迹,现在,吴亦凡做到了。

7月31日晚间北京警方发布吴亦凡被刑事拘留的通报后,这个昔日的“顶流”已彻底从云端坠落。在其背后,与这起事件相关的连锁反应仍在继续。8月1日至2日两天时间内,人们发现与吴亦凡有关的印记正在互联网上被抹去,他本人及工作室的微博账号、吴亦凡相关超话,甚至是豆瓣作品集,均消失得无影无踪。

除此之外,吴亦凡的待播作品也注定受到影响,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他与杨紫合作的古装剧《青簪行》。这部由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出品的剧集作品,被定为腾讯视频的S+级项目,即投入资金与资源都是顶级的,参照以往的标准,其投资至少在3亿元以上。而据一位知情人士称,这个项目原定在今年7月底上线。

吴亦凡与都美竹事件彻底改变了《青簪行》的命运。据另一位接近该项目的人士透露,“《青簪行》确定不会播出了,也不会采用换脸技术,不排除重新授权拍摄一部新剧的可能性。”这意味着,腾讯视频的数亿元投资将直接打了水漂。

腾讯失算《青簪行》

“这就是采用流量艺人的风险,就得自己承担。”一位业内人士感叹。

作为大女主IP的代表之一,《青簪行》从立项、制作再到计划上线,乃至如今不得已搁置,就始终伴随着“撕番”、“阴阳合同”等争议。这部因流量艺人而被给予厚望的作品,最终因为一个流量艺人而很可能“夭折”。

《青簪行》不可能再播出了

对连续几年在综艺里打滚,鲜有影视作品的吴亦凡来说,《青簪行》不仅是他的电视剧处女作,某种程度上更相当于一根“救命稻草”。

这部剧改编自侧侧轻寒所著的古代言情小说《簪中录》,以女主角的探案历程为主线,由个人爱恨情仇牵出皇家惊心谜案,在其连载平台晋江文学城,总点击数已超过2000万次,出版图书的豆瓣平均评分在7.5分以上。

早在2015年,手握原作版权的凤凰联动影业就曾试图推动《簪中录》的影视化,称将与凤凰联动图书、凤凰联动戏剧共同出资逾5亿元,打造“《簪中录》最强文化产业链”。当年10月,《簪中录》作为凤凰联动影业的重点推介项目登陆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在随后的两年中,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裁张小波以官宣主演为由,先后发起了两波抽奖活动,但雷声大、雨点小,项目始终没能落地,演员阵容也并未官宣。

关于《簪中录》影视化何时正式开启,成为了读者们最关心的话题。在与之相关的微博评论区,有读者留言,“请务必重视选角,《簪中录》是我最喜爱的小说,没有之一。”2019年5月,有爆料称该剧将由腾讯视频和新丽传媒联合出品,张小波则在其个人微博回复网友:“凤凰联动也是出品方。”然而,男女主角经历了数次“网传”,却始终悬而未定。

直到2019年10月,在腾讯V视界大会上,腾讯视频副总裁韩志杰宣布《簪中录》将改名为《青簪行》,由吴亦凡和杨紫主演。他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介绍男女主角的先后顺序,居然在此后成为了双方粉丝“撕番位”的依据。

2019年12月,《青簪行》正式通过备案。公开资料显示,其出品方包括企鹅影视、新丽传媒、凤凰联动影业,将在腾讯视频独家播出。而据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表示,这是给腾讯的定制剧,由腾讯主要投资,也由腾讯主控。此外,该剧的制作工作则由新丽完成。

作为平台的S+级项目,这部剧之于腾讯视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此之前,以《花千骨》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为代表的大女主IP改编作品,均使其背后的出品方和播出平台赚得盆满钵满。前者投资成本1.05亿元,不算后续衍生,仅一轮播出就为慈文传媒带来了1.68亿元收入;后者则使得投资比例占70%的华策克顿剧酷传媒进账3亿元,网络点击量也已累计突破500亿。

在被阅文集团收购后,新丽传媒便与阅文联手,加快了IP影视化的脚步。事实上,大女主IP和流量明星的搭配,一度成为“收视灵药”。具体到《青簪行》,女主角杨紫被视为90后小花中的“收视率保障”,她出演的《香蜜沉沉烬如霜》与《亲爱的,热爱的》连续两年横扫暑假;而彼时的吴亦凡流量光环犹在,其首次涉足电视剧领域,自然备受粉丝期待。

今年4月19日,《青簪行》取得发行许可证,这距离其杀青已过去9个月。在一些影视剧爆料博主的评论区,时常有粉丝询问这部剧的动向。尽管始终未有官宣定档消息,但此前曾有传闻称,《青簪行》将接档仙侠剧《千古玦尘》,定于暑期播出。值得注意的是,该剧还出现在了东方卫视2021年的片单之中,一度有望上星。

经一位知情人士确认,该剧原定于7月底上线。实际上,就在7月初,吴亦凡曾在接受ELLE采访时提到,《青簪行》的后期工作已全部完成,他看完了自己的部分,觉得“挺酷的”,认为“观众应该会感到很新鲜”。至于出演这部剧的原因,他说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喜欢,家里人希望他能够拍一部“全家一起追,方便在电视剧屏幕上看到”的作品。

不过,这大概无法实现了。吴亦凡与都美竹事件的爆发,彻底改变了《青簪行》的命运。另一位接近该项目的人士称,《青簪行》确定不会播出了,也不会采用换脸技术进行挽救。

不播出的损失自然是巨大的。作为腾讯视频的S+项目,如果根据以往同级别项目的投资情况估算,《青簪行》的总投资应该在数亿元。坊间一度传言该剧将采用AI换脸的方式,最大限度地降低损失,但即使如此,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更重要的是,当作品无法上线,与之相关的广告同样无法兑现,所有的付出都将打水漂。

流量的枷锁

对于《青簪行》,吴亦凡团队一度非常重视。除了这是吴亦凡首次出演电视剧以外,《青簪行》也被吴亦凡团队视为进军小荧屏的重要跳板。在都美竹与网易娱乐的对话中,曾经表示吴亦凡团队提到《青簪行》,“说那是吴小试牛刀,以后他还会有超S项目,我做MV女主做得好的话,可以在超S剧里给我拟定角色。”

《青簪行》的原著在晋江属于头部作品。早在2017年,《青簪行》曾传出计划邀请Angelababy担纲女主,男主为某位流量小生。不过,进入2019年后,吴亦凡作为男主角的身份逐步落实。

根据后来吴亦凡杀青时的纪念长微博,吴亦凡是在2019年的春天见到导演林玉芬,深受触动后,决定“开始第一次拍摄电视剧的旅程”。彼时,则正值吴亦凡多部电影遭遇票房不利。电影投资热潮褪去后,电影咖纷纷下凡小荧屏淘金,例如《如懿传》、《天盛长歌》等。另外,电视剧播出周期也更长,对于艺人来说也更适合做曝光。

唯一的问题在于,《簪中录》原著是大女主题材的小说。原著中,女主角黄梓瑕作为大唐第一女神探,伪装宦官混入宫廷,小说以女主视角展开。而此前,除了少数好莱坞电影和大导执导的电影,吴亦凡的角色以一番主演(指片尾演员表第一位的那个演员)居多。在2016年上映的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中,吴亦凡就将原本的双男主之一韩庚挤成了男二。若忠实原著《簪中录》,即吴亦凡的戏份要少于杨紫扮演的女主角,也就不再是一番。

粉丝的不满因此溢于言表。除了责怪当时吴亦凡的经纪人外,吴亦凡粉丝还主张,吴亦凡是24亿元电影票房小生,女主角杨紫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另外,由于杨紫当时几部言情剧的大爆,吴亦凡粉丝还怀疑杨紫会借势营销,通过吴亦凡作配坐实自己电视剧女王的称号。

腾讯失算《青簪行》

在这个过程当中,吴亦凡团队则对此保持着暧昧的态度。例如,在2019年正式开机前,同剧组演员已经进入古装剧筹备必需的马术训练时,吴亦凡却被偶遇正在洛杉矶看车展——以傲慢的态度对待外界的传闻。

此后,双方粉丝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撕番”维权运动。而所谓撕番,源自日语中的番位文化,即指艺人在作品中所占的排序。番位由多种因素综合考量,会结合艺人的资历、作品所占戏份和咖位进行对比。番位文化进入国内后,则迅速演变为艺人商业价值的体现。

这也就不难理解,粉丝们为何如此在乎自己偶像的番位排名。对于粉丝而言,番位除了“排面”这一心理因素外,还直接影响艺人后期所能获得的数据收益。

事实上,艺人团队本身也重视这一权益。除了腾讯视频高管曾在朋友圈点名艺人撕番以外,在后续的报道中,粉丝甚至还称,吴亦凡团队本身与《青簪行》剧方协商的就是一番权益,并且自始至终不接受平番。而杨紫粉丝的说辞则是,该剧在卫视招商时,杨紫排名在吴亦凡前,其收视号召力决定其才是真一番。

撕番大战在去年6月份迎来高潮。在《青簪行》发布双人海报后,其名字排列顺序、单人画面所占篇幅比例、字体大小,均被双方粉丝用来比较。当时,杨紫粉丝还放出剧组通告单和剧本,显示男主角有加戏嫌疑。而吴亦凡粉丝则坚称该剧为大男主剧,并称杨紫粉丝涉嫌私联剧组和艺人团队。

撕番事件愈演愈烈,以至于这部作品还没上映,就在互联网上产生了恶劣的影响。

这一事件在当时还被央视点名批评。而杨紫也在微博中回应,称“很多已经达成共识的问题又成为了问题”,被粉丝视为对剧组不满。不过,吴亦凡则一直未在当时回应。直到杀青时,吴亦凡才表示,“不愿看到它有作品外的纷扰”,“《青簪行》是一部纯粹的作品”。

翻车是早晚的

有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新丽传媒向来青睐于走流量路线。除了吴亦凡,新丽深度捆绑的另一位流量艺人肖战,同样与腾讯视频有多部合作作品。

自2017年以来,中国影视剧引入流量思维论,以此抹平影视内容生产中的不确定性,影视内容创作也进入流量为主的时代。彼时,以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为首的视频平台,为获取用户,力推高成本、高投资的S级制作,代表作即为2019年后,由当红艺人出演的网文IP。这些作品难言大众影响力,却在圈层上有不错的收益,例如《三生三世枕上书》等作品,均成为拉动会员增长的高效引擎。甚至,在推动付费点播等新商业模式上也有奇效。

对于《青簪行》,平台或许也有类似的期待。也因此,在粉丝和平台的宣传口径中,该剧拥有《满城尽带黄金甲》、《绣春刀》在内的幕后班底,同时近年来,大女主剧集具有题材红利,加上原著和艺人自带的流量盘,几乎是爆款的必然公式。

不过,《青簪行》的遭遇也说明了,过于仰赖流量或IP的风险。从过去来看,因为艺人受限,而导致影视剧综无法如期上线,情况屡见不鲜。范冰冰、吴秀波、翟天临等都曾导致剧集被雪藏或重拍。网传制作成本达到6.4元的剧集《巴清传》,就因主演范冰冰与高云翔先后翻车而迟迟未能上线。另外,随着视频平台受困于亏损进一步压缩成本,流量剧也在因成本过高而被逐步降低比例。而在今年,几大平台还不约而同提到要做与迷雾剧场类似的精品剧,即故事好、篇幅短。

另一方面,即使是IP,也存在过去几年,男频IP逢影视化必扑的僵局,直到《庆余年》时才有所好转。编剧汪海林就在微博上表示,《青簪行》不仅仅是选错演员的问题,“整个的发展思路就是流量流量流量,闭环闭环闭环。这个思路对吗?”

值得警醒的是,就在吴亦凡出事后。8月1日,腾讯官方发布了一则名为《关于落实“清朗·‘饭圈’乱象整治”的公告》,并表示“腾讯一直倡导理性追星,致力于营造文明健康的网上精神家园”。此外,腾讯还通过用户举报和安全巡查发现,在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依法刑事拘留一事中,存在部分网络水军在平台造谣攻击、诱导集资、制造话题等有害行为。对此,平台对于发布传播相关不良信息的账号进行了严肃处理。

截至8月1日晚,微博关闭错误导向超话108个,解散违规群组789个,禁言和永久关闭账号共990个。

腾讯失算《青簪行》

8月2日,中国影协、中国音协、中国视协就吴亦凡事件共同发声,称德不配位的明星如同空中泡沫,飞得再高,膨胀再大,也终会破灭。所谓顶级流量、粉丝后援、外籍身份都不具备为所欲为的特权,绝不是违法失德的护身符。

8月2日晚,央视新闻联播也对此作出了相关报道,报道称,“不良粉丝文化整治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效,下一步会强化账号管理,完善黑产打击机制。进一步压实网络综艺节目制作和播出机构主体责任等方式,为长效整治和规范粉丝文化打下坚实基础。”

如今,《青簪行》的官方微博只剩下一条内容,与男女主角均无关,但评论里依然有不少粉丝就此前的“撕番”和宣传物料进行声讨,要求剧方向杨紫道歉。

而在这部作品的豆瓣介绍页,相关演职员表中,吴亦凡的信息被全部删光,似乎这部剧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来源:AI财经社 微信号:aicjnew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腾讯失算《青簪行》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