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饭圈”将死,有事烧纸

2021-8-3 10:00 热度: 57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饭圈”将死,有事烧纸

文/佘宗明

来源:数字力场(ID:shuzilichang)

重拳已砸向饭圈。

信号已明显得不能再明显:饭圈是靶心,吴亦凡事件及时递上了瞄准镜。

征兆就摆在那:

吴亦凡被刑拘后,截至8月1日晚,微博关闭错误导向超话108个,解散违规群组789个,已禁言和永久关闭账号990个。

在此前后,腾讯、抖音、快手等平台也纷纷发公告,落实‘清朗•饭圈乱象整治’行动。

新华社、央视、光明日报、半月谈等接连发文,痛批畸形的饭圈和走火入魔的粉丝。

为饭圈而鸣的丧钟,正在倒计时。

‘紫光阁地沟油’事件,已敲响了一次。

肖战227事件,又敲响了一次。

郑爽天价片酬加代孕弃养,接着敲。

《青春有你》倒奶‘打投’风波,继续敲。

吴亦凡事件可好,连挽联都给递上了。

随便给饭圈看个相、算个卦,都是凶兆。

01

娱乐无圈,但饭圈有圈。

圈子的稳固性在于内闭,而不在于外扩。

一旦圈内场景出了圈,圈子也就离崩圮不远了。

饭圈也是。在传播学研究中,它常跟‘信息茧房’‘回音室’‘群体极化’‘外群排斥’等字眼联系在一起。

本质上,饭圈既是个用‘追星’串起来的趣缘网络,也是个以爱豆为共有节点的分布式系统。

粉丝们人以群分,结成圈子,共同投入到一场‘消费爱豆’的嘉年华里。

如果饭圈只是粉丝圈地自嗨的地方,那它可以‘岁月静好’下去。

可如今,饭圈俨然有了‘两重罪’:

一,成员低龄化。

二,饭圈行为动辄‘出圈’。

饭圈主体就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多,氪金的道义基础就会受到质疑。

很多未成年粉丝为爱发电的基本形式,就是用集资打榜刷分。

可让未成年人掏腰包,是危险的。

在这点上,不少直播平台和女主播已经感受到了。

粉(韭)丝(菜)经济这么玩,上下都不允许。

饭圈行为动辄‘出圈’,是更危险的事。

如果粉丝们只是低调地氪金应援打CALL,那整治风暴的风力会小很多。

可当控评反水、引战开撕等行为结成了‘饭圈出征,寸草不生’的景象时,饭圈就在给自己‘掘墓’了——这是把自己往枪口上送。

等这些进入治理视线与监管射程时,可轻易列出的‘N宗罪’,也就为饭圈拟好了墓志铭。

私生饭跟踪偷拍,是罪。

铁杆粉党同伐异,是罪。

粉丝为爱豆电影‘锁场’、搞‘唯粉’对峙,是罪。

撕番、控评、屠版、互踩、挂黑、人肉……都是罪。

02

值得注意的是,饭圈不只属于粉丝。

粉丝只是链条上的一环。

为更好地了解饭圈结构,在这里,我摘引下光明日报的几段评论:

秉持着与偶像‘共情-共名-共荣-共赢’情感逻辑的疯狂粉丝群体受到资本的诱导,开始打榜刷分、控评反水、集资应援、引战开撕,将原本属于私域生产的追星行为堂而皇之地推向了公域世界,成了不良资本短时间牟取暴利的工具。

这条灰色产业链携资本诱惑下水搅局,加剧了饭圈内部的震荡、权力分化,形成了‘‘站姐’‘粉头儿’—营销号—明星经纪’联手操控饭圈行为、绑架饭圈消费、加速流量变现的现象。

链条化作业,本不是什么问题。

问题是,一个问题连着另一个问题。

饭圈乱象,已经很受诟病了。

‘脑残粉大本营’,早就将饭圈打入鄙视链底端。

‘贵圈’的真乱,又把饭圈往泥坑里推。

天价片酬+‘数字小姐’+偷税漏税+吸毒出轨,让娱乐圈的外部形象跌到了负值。

而铁杆粉对偶像失格的高容忍度,会让饭圈被更多箭头瞄准——他们对爱豆代孕、吸毒、滥交的辩护,会被视作是非不分,‘低智’‘反智’的帽子自然也摘不掉。

事实上,每次偶像塌房,都是对饭圈的一击。饭圈再刚,也有承受力阈限。

吴亦凡被刑拘后,有粉丝号称‘为偶像劫狱’,还有粉丝组织‘救援群’‘探监大队’等,这都是给饭圈大限‘-1秒’。

资本操控,也会成摘不掉的标靶。

当饭圈乱象跟资本操控扯在一块时,‘反资本’情绪势必为批评声量再加码。

反流量明星跟反娱乐资本合流,足以将饭圈覆没。

03

说到底,饭圈的安全线在其可控性,若是不可控,就会暴露死穴。

在这里,有三点定势或趋势,必须得说说:

一,影响力姓‘公’。

对任何人来说,只看到影响力的变现价值,却看不到与之伴生的失控风险,都很危险。

吴亦凡的微博粉丝有5000多万,即便打个折,其体量也够秒杀很多Party。

当其粉丝对异己者群攻、辱骂、网暴,当饭圈试图裹挟圈外力量时,那就必然离被整肃不远。

二,正能量已成艺人的必备修养。

坊间的泛道德化认知倾向与舆论的‘定向道德洁癖’,正跟‘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的上峰要求汇流。

这股风向吹向娱乐领域,就是劣迹艺人的限制令在强化,是‘戏骨热’和德艺双馨的艺人被追捧。

正如十年砍柴老师说的:靠饭圈文化火起来、没什么演技的流量明星,和主流意识对娱乐文化的价值认定和审美偏好扞格甚大。

日系、韩流,都会成‘非主流’。

对流量鲜肉与宣扬‘不健康价值观’的作品被出清,是几乎可以预见的情形。

如果很多人对K12教育的误判,是没看白皮书的结果,那现在是时候翻翻十四五规划里对文化产业的部署了。

三,文娱行业将‘去杠杆’。

这些年来,娱乐资本让大文娱产业蓬勃发展。

但此前的查税风暴+最严限酬令,都为其泼了一瓢冷水。

即便如此,还是出现了郑爽1.6亿片酬、吴亦凡出道10年赚了二三十个亿的‘拉仇恨’情形。

考虑到他们的顶流爱豆身份,这会否助长年轻人的‘看脸’‘赚快钱’风气,势必会为监管层所考量。

更重要的逻辑,承自产业调整的‘脱虚向实’倾向。

互联网、K12教育、金融、房地产的高利润被打下来了,大文娱哪避得开?

毕竟,影视行业的高片酬和涌动的热钱,也会被视作‘产业创新资本在短期套利冲动中跑偏’。

04

从可控维度讲,饭圈已成‘负资产’。

事实上,很多偶像明星也在跟饭圈‘划清界限’。

肖战说:我不需要应援。

许多明星劝粉丝好好学习、不要接机和偷拍。

都可以视作识时务之下‘求生欲加强’的表现。

他们不想被流量反噬,更不想被推进更复杂的风险敞口。

这处风险敞口,是饭圈的基本属性拱出来的。

可以说,如今正活跃的饭圈,正是互联网学者克莱·舍基说的‘无组织的组织力量’在追星领域的体现。

在克莱·舍基看来,在未来,人们可以突破科层化组织与机构的限制,因趣缘而聚合,实现社会化联结与‘共同对等生产’,并沿着‘共享-合作-集体行动’的群体行为梯级拾阶而上。

粉圈的纽带就是趣缘群体的‘同类相喜(Homophily)’,应援则是基于趣缘的圈子化集体行动。

他们的强大行动能力,投射到造星产业,是能让爱豆尽情汲取流量红利的力量;外溢到社会层面,则会演变出为许多人所顾忌的能量。

这股能量的反向杀伤力,是这些明星更忌惮的。

05

到头来,先天畸形+后天环境,让饭圈只能是越走越窄。

韩寒说:什么坛到最后,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并不尽然。

但饭圈成为花圈的风险系数正在堆高。

该抛出那句盖棺式结论了——

饭圈将死,有事烧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饭圈”将死,有事烧纸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