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2021-5-21 17:30 热度: 65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仿佛突然在一夜之间,印度这个国家就因为新冠疫情的全面失控,而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进入今年4月,在全球抗疫形势普遍见好的情况下,印度日增的新冠病例,最高却突破了40万人,累积确诊病例已超过1600万人。

全国医疗资源几近告罄,呼吸机和氧气严重不足,无数患者被医院拒收,在痛苦中挣扎。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在互联网上,一位65岁的印度记者Vinay Srivastava,直播了自己死于新冠肺炎的全过程。

而直到他的手因缺氧而发黑,也没有等到任何有效的医疗救助。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在黑市中,一位新冠重症患者花了1万卢比(约880元),以比原本高10倍的价格,买了一小罐救命用的氧气,结果到家却发现罐中空空如也,几小时后,这名患者离开了人世。

在新德里,由于死于新冠的人过多,火葬的露天柴堆,全天24小时不不停的烧着。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而在恒河里,每天都有数具尸体被冲上河畔,尽管印度的官员一再否认这些尸体与新冠有关,但它们究竟为何被抛入这条圣河,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印度为何会走到这步境地?

这个拥有着13亿人口的国家,真的是在一夜之间,就被新冠病毒所击溃?

如果将时针回拨,从去年疫情刚刚爆发的那个节点向后看去,你就会发现,印度这次的防疫失控, 并不是一个所谓的突发事件,而是一个日积月累的必然崩坏。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和现在截然相反的是,在疫情刚刚开始在全球蔓延的时候,印度曾因应对及时、隔离迅速,一度被一些媒体视作是抗疫的模范国家。

到2020年的3月24日为止,印度的新冠确诊病例仅有536例,与此同时,莫迪宣布了为期21天的全国封城计划,从宣布到执行,中间只隔4了个小时。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这是一个看似合理,但实则影响深远的政策。

因为对于新德里、孟买的那些做IT和金融业白领而言,这个计划仅仅意味着,他们将开始大半个月的居家办公。

而对于那些做建筑工人和人力车夫、薪水微薄的进城打工者而言,这个计划却意味着, 他们将突然面临长期的失业困境。

由于失去了经济来源,大量底层的打工者不得不开始逃离城市,踏上了返乡的路途,或是步行,或是乘坐拥挤的交通工具。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回乡的人们

于是,各大城市里一片死寂,交通要道上却人头攒动,而这些返乡者又有多少是新冠病毒的携带者,这就无人知晓了。

在返乡途中,有一名12岁的女童工由于体力不支,死在了返乡的路上,政府给了她的家人 10万卢比(约合8800元人民币)作为赔偿。

3月29日,总理莫迪在的广播里向穷人们道歉,请求他们“再忍耐一下,就能战胜新冠”。

而这一忍,就忍到了6月初。

伴随着全国封城的时间被一再延长,生活在贫民窟里的那些人们的心境, 从担心病死转变为了害怕饿死。

像孟买塔拉维这样人口比较多的贫民区,被政府限制从事一切生产活动的穷人们,靠领慈善组织的救济勉强度日。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印度古尔冈市贫民窟

而在印度其他某些低种姓的生活区,政府甚至连救济品都没有发放,仅仅是将之封锁,就让里面的人自生自灭。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B站up主“印度三哥MANU马怒”在街头的采访,因为拾荒者太多,空瓶子收购费用都降了

毕竟在2008年8月印度比哈尔邦的水灾中,那些低种姓贱民的集中地,就没有得到地方政府的任何援助,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2008年比哈尔邦水灾

多数穷人害怕因为被隔离找不到工作了,所以对核酸检测极为抗拒,觉得 “没确诊就没事”。这也被许多外媒看做是印度低新冠确诊率的真正原因。

自封城以来,印度新增了1.22亿的失业人口,1200万人陷入到了“极度贫困”的生活,季度GDP经历了1980年来的首个负增长,而6月的一场飓风和一场蝗灾更是对农业造成了重创。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再这样下去,经济必将崩溃,莫迪政府陷入了一个两难困境。

是让穷人们饿死,还是让穷人们病死?

在考量了各种宏观指数后,莫迪政府选择了后者——在进入6月后,印度开始逐步解除对部分行业的封禁,而新冠的确诊数目,也很自然的开始激增。

7月17日,第100万例确诊。

8月6日,第200万例确诊。

8月23日,第300万例确诊。

......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新冠开始在这个国家全面爆发,而用来对其阻挡的,则是印度孱弱的医疗系统。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印度的医疗可以被分为公立和私立两个部分。

公立医疗的覆盖范围广,便宜但水平和资源极低,主要服务于广大穷人和中产阶级。

私立医疗的覆盖范围小,贵但水平和资源高,主要服务于印度真正的有钱人。

在印度,每2000人会分到1个床位。而在所有的床位中,只有三分之一属于公立医院。

公立医院只拥有全国20%的呼吸机,2017年,戈勒克布尔县的一家公立医院因为没有氧气可用,导致在72小时之内有61名儿童死亡。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这样一套差距极大的医疗系统,显然无法应对一场全国性的疫病。

从6月开始,印度的医疗挤兑便开始愈发严重,口罩、呼吸机、制氧机等医疗资源严重不足,与治病有关的瑞德西韦在黑市上被炒高了6倍,30岁的新冠孕妇在被8家医院拒诊后惨死街头。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就一无所有的穷人或是选择了玄学,通过蒸汽和牛的屎尿来治病,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身涂牛粪的印度人

或是将命运交给了宗教,用听大师布道,焚烧“病毒恶魔”的方式来对抗新冠(当然,这反而引发了更大的聚集)。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病毒恶魔

穷人遭完罪后,轮到印度的中产阶级。

在封城期间,这些坐办公室的印度人缩在家里,在推特上参与“新冠圣战(Corona Jihad)”话题的讨论。

他们甚至将新冠病毒的传播,怪罪到那些擅自集会的穆斯林头上。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封城解除之后,医疗挤兑开始出现,中产们才突然意识到,原来许多公立医院的资源已经枯竭了。

惊慌的中产赶紧花钱、托关系,想要挽回自己的体面、健康。

可这一次,一切都失效了。

一位职业是资深律师的新冠患者,在患病后动用各种关系和金钱,却连私人医院的一个床位都订不到。

一位53岁、女儿在私立学校读书的税务顾问,在自己家里发着高烧,痛苦死去。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你富裕,但你拿不到氧气,你有关系,但却弄不到呼吸机。

病毒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摧毁了印度中产的“抗疫幻梦”。

而略显讽刺的是,与这些中产对比,生活在贫民窟里的穷人反而要活得相对好一些。

比如孟买的三个贫民窟,由于在疫情的初期就被限制行动,严加管理,再加上长期拥挤恶劣环境所造成的感染加速,最终反而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群体免疫。

2020年7月,根据印度大孟买市政公司(BMC)的一项调查:

57%的贫民窟居民,已经获得了新冠的抗体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那印度那些占据了全国财富70%以上的富豪们,此时又都在做什么呢?

2020年7月,当印度的医用口罩已经在黑市上被炒上天价时,印度富豪库哈德用黄金打造了一个重为55克的口罩,而目的则是为了在市场上吸引别人拍照。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2020年12月,在一场线上活动中,印度首富安巴尼对扎克伯格说: “新冠危机真的太宝贵了,绝对不能浪费。”

2020一整年,5,000名百万富翁离开了印度,以投资的方式获得了其他国家的公民身份和居住权。

与此同时,马尔代夫的第一大旅游金主,也由中国人变为了印度人。同样在2020年,6万多名印度的宝莱坞名人和富豪乘坐着喷气式飞机来到这里度假,享受阳光和海滩。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而至于印度国内的疫情,我们并没有找到太多跟“本国富豪捐助抗疫”有关的新闻,倒是有一条“富豪阿齐姆·普雷姆吉(Azim Premji)捐款5000亿卢比用于对抗新冠”的新闻在印度的社交媒体上疯传,后来被证实,该新闻是假的。

这也不稀奇,毕竟在疫情之前,在印度国内的各种捐款中,也只有10%来自那些超级富豪们。

当然,捐钱的人也不是没有,GOOGLE和微软的美籍印裔高管们,就向印度政府捐出了上亿卢比,还积极游说美国国会救援祖国。

而这,大概是由于在硅谷,种姓制度的枷锁可要比在班加罗尔松得多。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看完以上这些,再来看2021年的这一次疫情大爆发,你应该就会意识到, 这次的失控其实就是一场2020年印度抗疫的“昨日重现”,只不过它更加极端,也更加悲惨。

今年一月,确诊人数的下滑、疫苗研制的成功、再加上计算机模型的推演让印度政府,错误的认为疫情即将终结,而大大放松了和防疫有关的工作。

到了一月末,印度甚至开始给东南亚的其他国家赠送疫苗,俨然一副战疫成功的样子。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自然,松懈的代价便是一场剧烈的反弹,自3月起,一波更为严重的疫情再次重创了印度:

火葬场彻底饱和,一些城市开始出现街头焚尸;

之前几乎不会中招的明星,富豪和高官,也成了新冠病毒的宿主;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3月末,印度国宝级影星阿米尔·汗确诊为新冠

之前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医疗资源,此时更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由于氧气供应不足,更多的医院开始拒收患者

于是乎,大富豪和大明星再度出发,逃往英国、马尔代夫、迪拜,在他们的INS上晒出自己的游玩照。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印度男星Tiger Shroff和女星Disha Patani在马尔代夫的照片

而这次中产也紧随其后,抢购私人飞机的座位。因为现在医疗资源已经十分紧俏了,去私人医院就诊比坐私人飞机逃亡更为昂贵。

至于穷人,他们则是直接躺平接受一切,开始恢复各种宗教集会,参加各种各样的节庆活动,大家都不戴口罩,任由病毒传播。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今年印度教的大壶节,无数信徒涌入恒河,几乎没人戴口罩

顺带一提,在去年3月开始封城时,有83%的民众相信莫迪政府能带领他们抗疫成功,而今年5月,莫迪领导的人民党,在关键选区彻底完败。

这倒也好理解, 毕竟在疫情发生的这段时间里,3200万印度人掉出了中产阶级的队伍,7500万人成为了贫困人口,而伴随着疫情的持续,这两个数字还将继续扩大。

与此同时,印度各大主要制药公司的股价涨得飞起,大富豪的资产增加了三分之一,有人的资产从220亿美元翻成了400亿美元,有人则爬上了世界首富的宝座。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富豪穆克什·安巴尼利用疫情的这一年,成功登顶富豪榜

从绝对理性的角度来看,印度富豪的出逃似乎无可厚非,毕竟资本向来是趋利避害的。

但当一个国家最精英的阶层,在这个国家最危急的时刻却将其弃之不顾,作为旁观者,这仍令我们感到悲哀。

毕竟,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说法。

我们在历史书中看到了人性的两极分化,每当国家有难时,总有人会挺身而出,而那些临阵脱逃之人,最终也会被人民钉在耻辱柱上。

不过,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历史上出现过的那种精英仓皇出逃的场面,真的会在今天的印度得到重现。

于是,面对名为病毒的邪魔,婆罗门和刹帝利最终,还是遗弃了这片曾被诸神所庇佑的土地,只留下了吠舍和首陀罗继续忍受地狱的业火。

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亦是如此。

来源:X博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刹帝利们已经放弃印度了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