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被技术撞倒的人

2021-4-29 18:00 热度: 46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被技术撞倒的人

尹启铭是绝对的社会精英。

工科硕士,管理学博士,大学教授。年轻时,有蒋经国亲自登门拜访,壮年时,是马英九的重要顾问,官拜“经济部长”,主管台湾经济。

2013年,身为“总统府国策顾问”的尹启铭接到一个电话。

儿子被绑架了。

起初,尹启铭很是怀疑。但是随着歹徒报出越来越细的家庭信息,尹启铭不得不信,为了保住儿子,尹启铭慌慌张张地交出了80万。歹徒不罢手,又要了40万。

前前后后送出120万后,尹启铭发觉了蹊跷。一核实,儿子好好的,是自己被骗了。

几天后,警察将嫌疑人抓捕归案。没想到,只是三名未成年人,一个16岁、两个17岁,只是桃园县某高职夜校的学生。

一边是博士教授,政坛领袖,一边是高职夜校,少年罪犯。

这组强烈的对比,成了这个时代的诙谐一幕。

01

BBC做过一篇报道,《為何電信詐騙以「台灣嫌犯」居多?》

文末有一条网友留言。很不服气的语调。

那是因为台湾电信人才多。

细细回味,竟然觉得有几分道理。台湾的诈骗兴于90年代,很快成为一绝。在世界经济舞台,和台湾半导体齐名。

BBC的报道显示:2016年在台湾从事诈骗的21576人中,18-39岁的青壮年占71.77%。台湾人口2300多万,也就是说,每1000人中,就大约有1人从事诈骗。而且,每十个诈骗犯中,就有七个青壮年。足见这个行业的吸引力和生命力。

公安部的统计,显示问题可能更严重。以台湾人为骨干的电信诈骗团伙,作案数占全国的20%,造成损失却达50%以上,包揽了几乎全部千万元以上大案。光听数据,还以为在聊半导体。

北京方面计算了一下,目前约有10万台湾人,藏身全球各处,每年要从大陆骗走100亿。

大陆从台湾进口的水果一年也才10亿美元。

不过,和纺织、电子等行业一样,从台湾引入中国大陆,是时代的趋势,也是爆发的开始。

2000年开始,台湾诈骗团伙逐渐将运营网点搬迁到对岸,一来劳动力更便宜,二来,把基站建在福建沿海,既能保证信号清晰覆盖台湾,又能使台湾警力无能为力。

不得不说,到了21世纪还只盯着台湾地一亩三分地,那就小了。格局小了。

随着中国大陆电话和网络的爆发式普及,14亿人口的大“市场”呼之欲出。福建沿海的信号塔很快就调转方向,从面向台湾转为面向大陆。

第一站,选择了口音高度相似的福建安溪。安溪有了“全亚洲最繁忙的基站”,每天发出短信百万条。诈骗取代了铁观音,成了这座东南小城的新名片。安溪境内的长坑乡和魁斗镇,更被戏称为“长坑乡”(长期坑人)和“鬼斗镇”(和鬼斗争)。

诈骗和反诈骗在这座东南小城刺刀见红。2007年,安溪被列为电信诈骗重点整治县,前前后后有长达十多年的不间断的专项整治。不仅有不定时上门突击检查,搜查电话卡、短信群发器、伪基站。而且,2014年安溪政府就有了第一台无人机,用途是定期搜查转移到深山中的犯罪行为。

人民的铁拳开始反击,诈骗分子向内陆迁移,伴随着又一次的传道授业。

佛教禅宗传入中国,有菩提一花开五叶的故事。

诈骗,从台湾到安溪,再往内陆分化出七大流派。

河北省丰宁县,专攻冒充黑社会;

江西余干县,专攻重金求子;

湖南双峰县,专攻PS图片;

广东茂名市电白区,专攻假冒熟人和领导;

广西宾阳县,专攻假冒QQ好友;

海南瞻洲市,专攻机票退改签;

福建龙岩新罗区,专攻网购诈骗。

02

2014年汤唯在上海拍戏,收到短信,说她存款有问题,如果不想坐牢就赶紧把钱转入指定账户。女神丢下工作,没和任何人说,亲自去上海松江区的交通银行转账。

结果,被骗21万。

其实,这条诈骗短信,全剧组每个人都收到了。

却只有汤唯一个人上当。

那天汤唯在拍的电视剧是《三城记》,一部豆瓣6.1分的烂片。显然,汤唯被骗,比这部烂片本身要精彩得多。

年底,同样是在上海拍戏,同样的骗局,台湾女星俞小凡汇款6次,被骗800万。

2015年最经典的案件,出现在贵州。

小杨,是都匀市经济开发区建设局财务主管兼出纳。在先后接到了某银行法务、“何警官”、“孙检察官”和“杨检察长”的电话后,蒙圈了。等看到自己的“电子通缉令”,彻底傻了。

为了洗脱罪名,小杨按照对方的指令下载软件,再插入自己持有的单位资金U盾,配合所谓的“清查”程序。

单单这一票,骗子从这个西南贫困小县城转走了1.17亿公款。

即使是一线好莱坞大片,也写不出这样的剧本吧?!

电信诈骗引起举国愤慨,还要等到2016年的徐玉玉案。

徐玉玉是山东临沂学生,家住罗庄区中坦村,这年高考568分,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从小生活贫困,东拼西凑才筹齐将近1万的学费,却被骗子一个电话骗光。

在报警回家路上,徐玉玉悲愤过度,心脏骤停。18岁的生命连同9900元,蒸发在了这个残酷的世界。

举国愤慨,高层批示。一周破案,7名主犯,3个安溪。

徐玉玉案很特别。不仅仅因为事关一条年轻生命的消亡。

更重要的是,展现了诈骗,这门古老罪恶的新趋势——精准诈骗。

徐玉玉高考568分,而且要入读的就是一所邮电大学,照理说不好骗。

骗局前一天,父亲和徐玉玉刚去罗庄区教育局办理了助学金申请,并被告知几天内钱就能发下来。

黑客黑了教育局的系统,偷走了资料,并且通过QQ甩卖。连同徐玉玉,一共10万多条信息,作价一万四。

正是因为骗子提前掌握了准确信息,冒充教育局,宣称自己准备给徐玉玉发放2680元助学金。不谙世事的徐玉玉才丧失了警惕。

我把它称作,诈骗的当代性。

用一种更通俗易懂的说法,科技正在赋能商业,也在赋能犯罪。

03

诈骗的当代性,一共有四方面。

第一,信息黑产。

你的电话、地址、身份证、应聘简历、点的外卖、买的淘宝……骗子每多掌握一条信息,可信度就增加一分,成功的概率就多了一点。

最高检的数据,2020年发生的网络诈骗犯罪中,有四分之一是在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后“精准出手”。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对当下的诈骗来说,给我足够的信息,可以骗倒任何一个人。

第二,高效获客。

诈骗,一靠掌握足够的信息,二靠高效且低成本地找出容易骗的人。

AI语音电话帮了大忙。AI客服,在真实客服岗位上一点用都没有,除了惹着急办事的用户生气。但是在诈骗上,却是利器。一段粗劣的骗人术语自动播放完,“你的账户涉及洗钱,请按9接通人工服务”。大多数人直接挂了,但是会按9的,大概率是就是诈骗犯的“目标用户”。

再比如,越来越小的基站。当下最新的伪基站,诈骗犯只要放在背包里,开车绕城市一圈,整个城市的人就会收到“错字连篇,格式丑陋”的中奖短信。为什么会“错字连篇,格式丑陋”?一样的道理,因为骗子要捕获的就是这样一群人——文化程度低、马虎大意缺乏判断。

根据破获的案件来看,现在的诈骗组织越来越像互联网公司。

上游有专业的APP开发团队,客服机器人,紧跟其后的是网络侧,利用NLP(自然语言处理)分析沟通文本,下游是庞大的洗钱黑产,

诈骗的第三个当代性,是网络贷款。

诈骗,这个拥有千年历史的行业,也有痛点——骗智识差、贪便宜的底层人更容易得手,但是这样的人往往没钱。

但是,现在这个痛点解决了。骗子捕获受害人心智之后,会诱导后者网贷。以前行骗,只能骗走你拥有的钱;但是现在,不仅骗干净你的口袋,还能让你背一身高利贷。

但是最最可怕的,是诈骗的第四个当代性,情感诈骗。更通俗易懂地说——杀猪盘。

梳理一下诈骗形式的迭代,中奖、重金求子、冒充公检法、猜猜我是谁、家人出车祸。以往的诈骗形式中,骗子需要冒充某个具体的人,很容易被揭穿,而且诈骗行为有即时性,只骗你当下的现金。

但是杀猪盘,虚构一个人设,骗你网恋。诈骗有了长期性,先骗感情后骗钱,榨干你为止。

赣州61岁的阿姨坚持要离婚,因为“靳东”爱上了自己,已经在抖音全网表白,而且会送自己一套房子。这则新闻,初听好笑,仔细想想其实很悲凉。

现实中,经常有遭遇“杀猪盘”的受害者,把上门解救的民警堵在门外,坚持要先问问网恋中“老公”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四个当代性拼凑到一起,诈骗,也走到了一个新的高峰——缅北。

04

“这里是缅甸北部,我生长的地方,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娇贵的小公主”

这是今年2月在抖音最火的BMG。霸道总裁的口吻,配合着镜头的邪魅和诱惑。

被技术撞倒的人

各路大V、明星下场拍摄,连腾讯、阿里的官抖都去蹭了热度。妥妥10亿上的播放量。

但是,一夜之间,全网消失,无影无踪。

台词出自霸道总裁小说《插翅难逃》。小说里的缅甸北部浪漫而充满冒险精神,让不谙世事的年轻人非常向往。

但是每一位和诈骗、毒品、拐卖殊死搏斗的工作者,最头疼的正是这两个字——缅北。

缅甸北部,地形险要,军阀割据,常年战乱,是亚洲的犯罪天堂。2018年开始,菲律宾、柬埔寨等东南亚的诈骗集团加速往缅北迁徙,目前已云集几十万人的规模。

当代的诈骗组织有多强?组织架构不输互联网大厂;追热点的速度,比自媒体还快。新闻报道蚂蚁正在整改,就立刻设计出“花一笔钱注销征信记录”的诈骗脚本;传闻花呗可能关闭,当天就能构思了一个“请立即还钱”的骗局。

当“缅甸北部”BMG在抖音大热的同时,缅北的“招工”广告正在年轻人里疯狂流传。

宣传资料大意是,来缅北吧,每天玩玩手机就能月入数万。如果你对这份工作有兴趣,对方会替你买好机票。但是年轻人一到达缅北,手机就被没收,威逼利诱下开始自己的诈骗生涯。

工作内容确实很简单。用网络上的图片、视频包装一个帅气、上进、多金的社交账号,在快手抖音上寻找阿姨(也就是诈骗犯口中的“猪”)。搭讪,撩骚,关心体贴,最终确立恋爱关系,然后“宝贝长、宝贝短”地引导阿姨们去一个指定的APP投资理财。先让她们赚点小钱,逐步加大投入,甚至用网贷投入,从此再无回头路。直到最终“杀猪”。

外交部和公安部最近都发了公告,警惕缅北地区的招工信息。

其实,缅北常年动荡,根本没有发展实体经济的基础。负责任地说,请告诉你的朋友,所有缅北招聘的机会,都是陷阱。

《三联生活周刊》报道了一个缅北“务工者”的口述。工作地点周围都是穿军装带着枪的“保安”,一个基地,都是中国人来搞诈骗的。配套齐全,吃喝嫖赌都有;业务完备,裸聊、赌博、诈骗都做。

因为提出想回国,这位小伙被拉到猪圈铐了四天。期间看到两个逃跑被抓住的男孩,被打得全身都是紫色。

这位小伙所在的广西办公室一个月骗了一百多万,算业绩很差,旁边的福建办公室,一个月骗一千多万。

骗年轻人来“工作”,向黑产买数据,流水线养猪杀猪——缅北把犯罪推向一个高峰,诈骗由单兵作战,走向了公司化、分工化、专业化。

这又何尝不是一曲时代的悲歌。

这些年,盗窃和抢劫的案例直线下降。一来,因为遍布角落的摄像头,二来因为移动支付和数字经济,普通人口袋里都没有现金了。

但是,时代进步的副作用就是,电信诈骗的数量直线上升。

根据官方的披露,过去十年,诈骗行业的年增长率在20%-40%之间。不过,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真实数据,比这个高很多很多。诈骗已经成为威胁社会稳定最大的犯罪类别。

05

舆论总在倾向于“完美受害者”。

她为什么被骚扰?因为她爱喝酒,穿的少,人轻佻。

同样。TA为什么被骗?因为Ta有贪念,因为Ta太粗心。

言下之意,是Ta活该。这样的冷漠,不值一驳。真实里,人性不变,只是今天,打着坏主意的人,已经被技术武装到了牙齿。

这让我想起演讲《纸工厂》里的一段话。

每到了转折的时代,总会有这样一群失落者。这个时候,人们追求的东西会像雨水一样蒸发到空气里,然后用一种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无法把握的概率落下来。时代和人群永远朝向新的宾客,发出新的颂扬。新的失落者在输光了一切以后就要走向被人遗忘的路程。

谁是数字时代的受益者?是互联网公司的所有者,是新商业模式的先行人,是掌握技术支配技术的时代精英。

经济学里一个概念,叫作“外部性”,用来描述经济主体的行为对周边人的影响。通俗地说:钱都让你一个人挣了,但是代价所有人一起买单。

时代轰轰烈烈,每一寸进步都让我热血沸腾。但是在集体狂奔的同时,也不要忘记,那些被我们撞倒的人。

来源:衣公子的剑 微信号:yigongzideji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被技术撞倒的人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