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所谓幅员辽阔地大物博,是个什么感觉

2021-4-27 12:00 热度: 19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作者:张佳玮(来自豆瓣

众所周知,有个成语“食指大动”,又有个词叫“染指”。

这两个典故,同一件事。

郑国公子宋每逢尝异味时,食指会动:是为食指大动——题外话,金庸还用了这典故,让洪七公砍了自己的食指,于是九指神丐了。

当日楚国送给郑灵公一个鼋——我故乡无锡有地名,就叫鼋头渚——在鼎里烹了。公子宋馋了,食指大动。

郑灵公故意不给公子宋吃,公子宋生气,跑去鼎旁,用手指在鼎里染了羹汤,尝了味道:是为染指。

此事后来还引了乱子,且不提,只这件事,可见出一个细节:

当时在南方的楚国,确实产珍奇美食,各色关于云梦泽的诗歌里说得多了。反过来,郑国大概就没那么多物产,于是一只鼋进贡到郑国,都能闹出事来呢。

如果鼋到处都有,郑国大概也不至于为这事闹起来。

物产是分地界的。

曹操麾下那聪明的杨修,跟曹操玩过一个食物小把戏。

曹操在北方送来的酥盒上,写了“一合酥”。杨修带人吃了曹操的酥,还跟曹操玩小聪明,说“一合酥”拆字解读为“一人一口酥”,很妙。

但当日这个故事,怕也只能发生在曹操那边,孙权就轮不到了:

酥是塞北酥酪,也只有统一北方的曹操才吃得到。孙权想吃,除非公孙渊跨海给他送过来?

在古代,食物还是很分地段的。

南北朝时,我国有本好书《齐民要术》。里头写到许多吃法:制作肉酱啦,酿酒啦,烤乳猪啦,腌渍工艺啦,诸如此类。

细想这本书的宗旨,其实在“无所外求”——大概类似于《零基础教会您怎么在家制作食物》这种感觉吧?

十六国时期乱了好些年,各地多建立坞堡以自卫。之后分了南北朝,物资流通也并不算稳定。自上而下,大家都习惯自种自吃,自腌自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别指望吃到外面珍奇的事物了,就学会自家做吧!

南北朝分割南北,体现出最实在的差异,就是饮食了。

比如南齐的王肃去到北魏,一度还维持自己南方人的饮食习惯,常吃鱼羹,喝茶。

几年后,王肃参加北魏孝文帝的宴会,已经适应了,能大吃羊肉酪粥,以至于孝文帝好奇起来,问王肃:

羊肉与鱼羹何如?茗饮与酪浆何如?

——现在如果有人问“羊肉和鱼羹好吃吗?跟茶与酪饮比怎么样?”一定让人莫名其妙:这又不冲突!

但那时候,大概北方人吃羊肉酪浆,南方人吃鱼羹茗饮,都能当做身份区别了。

所谓幅员辽阔地大物博,是个什么感觉

饮食文化,与地域有绝大的关系。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众所周知。游牧习惯的则肉类和乳制品发达。远离赤道的地方往往因寒冷而腌渍工艺出色,接近赤道的地方往往因植被丰茂而擅长运用植物香料。

大概地域的多样,决定食材的多样;纬度跨得越大,调理方式也就更多样吧?

后世有个传奇艳闻,说唐玄宗跟杨贵妃调情,说她刚出浴的胸部是“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凑趣,立刻连一句“滑腻初凝塞上酥”。

这事情未必是真,但唐玄宗一个陕西人说出江南鸡头米,再由安禄山一个北方粟特人说出酥酪,也可见当时唐朝地域之广阔,物产之丰饶:

鸡头米和酥酪,能出现在同一个场合了。

当然,既然说到杨贵妃了,我们也都知道:

她人在长安,却吃得到南方来的荔枝,“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这事奢华归奢华,但也的确是统一天下之后,才做得到的。

类似的南北物产合一细节,白居易有诗所谓:

“稻饭红似花,调沃新酪酱。”

稻饭源于南方,酪酱则是塞外饮食习惯。

京杭大运河开辟,加上大唐与西域交接频繁,南北食俗,也可以混一了。

这些都只是古书中的小节,但民以食为天,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

当南北朝分割天下时,羊肉和鱼羹似乎都能用来区分地域了;大概当时北魏孝文帝看鱼羹,类似现在英国人看马赛鱼汤的心情。

到大唐混一之后,酪饮和稻饭也可以一桌相见,大家也都觉得理所当然。

就像我们现在,席间有人说,他要吃个哈尔滨红肠搭配海南鸡饭和搭配东山羊,大家最多会诧异一下说吃得挺宽,搞不好是个长居三亚的东北老哥,但也都觉得正常:都是自家的吃食嘛!

所谓幅员辽阔地大物博,其实也有个更直观的形容方式:

食谱不重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所谓幅员辽阔地大物博,是个什么感觉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