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独居恐怖 | 你确定床底没有人吗

2021-3-23 15:00 热度: 36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女孩被锁浴室30小时,夜间行走被尾随等等,独居生活隐藏着未知恶意,并侵入到每一个人的潜意识。我们发现,许多独居者都会形成某种强迫着:有人会反复折返确认家门是否上锁,有人会在门口鞋柜放上男性拖鞋。

如今,中国成年独居人口将达到9200万,一个人生活正在成为核心的生活方式。可选择独居,仍然有着难以言说的代价。

不知何时,就有了被害假想

@安东

我睡觉卧室必须反锁,同时还要捎上一壶水。上初中时汶川地震,看到有人因为有一瓶水活了下来,我担心哪天自己住的地方也发生意外,起码有生命之源。现在成为一种习惯,去姐姐家住也必须要往房间内拿水,被骂过好多次浪费水还占水杯。

@侯熙宇

上高中的时候12:00多回家,后面有个人跟着,被我发现之后还是在跟着。我就跑向了一个地方喊救命。结果是武警部队,当时里面冲出来了好多人。跟着我的人迅速跑掉了。之后每一次回家和上学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那个地方,之后才敢慢慢散步回家。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八年,一直到现在。

@椰子
去年夏天毕业后,找到工作我便独居了,我住在5楼,爬楼梯时,都会轻手轻脚,不敢触发声控灯。
小时候差点遭遇性侵,也看过很多独居女孩被害的新闻,多少有些害怕。我在微博上看过一个保命技巧,听说尾随的人会站在户外,看到楼层的灯亮到几层,判断被尾随的人家的位置,所以我每次上楼都用手机微弱的屏幕光照明,或者直接摸黑上楼。

最近搬去跟男朋友一起住,走楼梯时,他一脚跺亮了灯我就好紧张,下意识地拉一下他的袖子。我上夜班,他也会尽量接我下班,但是他不在家的话,我还是保持原来的习惯,不敢亮灯。

@阿肖

2018年,我在北京四环的社区独居四个月,清明假期时,社区对面的电动车铺子一楼展厅起火,住在二楼的人没逃出来。我居住的类似筒子楼,几十个房间就一个楼梯,楼梯口虽配备灭火器,但距离较远。我的房间是没有窗户的隔断间,火灾来临时只能从门口逃生。楼上有人做饭,我怕起火,就备了两大罐5升的矿泉水,放在床底下。

@Nick
性别男,30岁。出门身上揣俩辣椒水,会背一个包在胸前,包里有战术折刀和手电筒。因为居所附近有无灯的路,包里还装着热成像仪和夜视仪。
我初中被流氓搭讪摸身体,回家告诉爸妈,他们却觉得小伙子不会损失什么。我还曾遭遇过校园霸凌,自小便缺乏安全感,也很自卑。在家,因房屋拆迁也时常有亲戚上门闹事,故而我做的防范措施比身边人多。
我会大半夜拿夜视仪检查门锁,测试过对讲机在电梯内的通联效果,为了提升协同防卫,我和朋友们买了便携无线电,如果用它在屋里发出紧急求助,全北京收听这个频率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都能听到我的呼救,为此,我时常练习自报地址和现场情况的语言组织。

独居恐怖 | 你确定床底没有人吗

恐惧与我同在,我渐渐把防范过渡为兴趣,成为野生动物爱好者和军事爱好者,并在这方面做出专业性,帮我逐渐找回自信。我改变不了危险的环境,所以我要利用恐惧,让自己保持清醒。

独居久了,容易患上强迫症

@匿名
去年搬完家,我发现卫生间门锁坏了,门内的把手断掉,只能从外面开门。晚上凌晨起夜,我迷迷糊糊去了卫生间,习惯性地顺手带上门。当我发现门打不开时,脑子一下子懵了,我患有严重的幽闭恐惧症,连坐火车高铁这种密闭的空间都会犯病。我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室友的名字,一边踹门,像个疯子一样。庆幸室友睡的不太熟,在我备受煎熬了几分钟后帮我开了门。

回到房间,我躺着床上睡意全无,一直在想假如没有室友,我怎么呼救呢,会不会活活饿死里面。从那以后我去卫生间都要带手机,这样即便发生意外也能向朋友寻求帮助或报警。

@突突的蜗牛
下夜班曾被尾随过两次,还有一次半夜正睡着,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在摁我家密码锁,不停地试密码,扭把手开门,持续十几分钟,还好没成功,就下楼走了。
现在每次回家,快到公寓大门前,我都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进门后要听到一楼大厅自动门上锁的声音才肯上楼。如果和陌生人在家附近见面了,比如附近小区居民二手物品置换这种,见完面我会绕几圈再回家。

独居恐怖 | 你确定床底没有人吗

@黄狗
我在家拿外卖,开门前,会把关在阳台的狗狗放出来。

我曾经被外卖员骚扰过,那是个雨天,我订得晚,下楼取外卖时,我有些抱歉,就说了句注意安全。结果刚上楼,外卖员就一直打电话问我联系方式,还问我要不要吃点别的给我送过来,他这个态度吓到我了。现在我拿外卖放狗,经常会吓到外卖员,我挺不好意思的,但不放我又害怕,所以就一直这样了。

@YANA
我睡觉前会反复检查门窗好多遍。以前独居的某个晚上,我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撬门声,我害怕得出了一身冷汗,最后对着空气喊了一声,“老公,你压到我头发了。”然后我听到转身离开的脚步声,但不敢起来检查我的门,一晚都缩在被窝里冒冷汗,直到隔天早上有人下楼走动的声音,才敢起床。
每晚检查门窗成了必不可少的睡前作业,每次躺下都觉得不踏实,又会起来检查一遍,反复确认,甚至有点夜晚睡觉恐慌症。现在我跟老公两地分居,每次老公过来,睡前都会让老公去检查,他检查完,我还是不放心,睡一会又自己爬起来去检查,弄得我先生哭笑不得。

独居恐怖 | 你确定床底没有人吗

@一月丫

刚毕业上班的时候没钱,独自住的那种地下室旅馆经常半夜有人敲门,心里特别害怕,所以形成下班就反锁门,手机设置紧急联系人的习惯。现在结婚后,习惯还在延续,有一次老公下班回来打不开门,我在厨房做饭没带手机,听不见他的敲门声,愣是让他在门口站了快半个小时。

因为独居强迫症,闹了笑话

@王大炮

每次回家第一件事趴在地上看床底下有没有人。这源于我看过的一个新闻,独居的女生半夜醒来发现旁边有个男人看着他,后面查明男生白天趁女孩上班,偷偷进了她家里躲在床下。有了这个习惯后,最大的困扰就是恐惧会放大,特别是每天趴下去准备看的那一瞬间,特别害怕自己看到点什么。但是每天完全的起身以后,又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好笑。

@Sssssuman

我睡觉前都会确认房门的所有锁都锁上,并把钥匙插在门锁上。以前住的时候是公寓单间,房间和走廊只隔着一扇门,隔音也差,我经常晚上被门外的动静吓醒,把钥匙插在门上,以防万一有人开门我能更快的意识到。后来和室友合租,开始还是保持这个习惯,有一次睡前钥匙插在门锁上,早上出门忘记拔直接关门,晚上回家门打不开,请了锁匠开了两个小时才打开哈哈哈。

@匿名
我习惯在门后放一个倒放的玻璃瓶子。
读研期间,我和四个人合租。有两位室友经常忘带钥匙,喜欢把大门虚掩,当时住在一个民风淳朴的村里,加上邻居家有只狗,有人路过就会叫,我们不觉得危险。
我和室友合住一间,室友习惯学习到凌晨,我给她留门。一天晚上,睡得迷糊间感觉有人站在床前盯着我,我以为是室友,问了一句“找不到东西可以把灯打开”。结果这个黑影往外跑,我意识到不对,跳起来开灯,人已经消失,我给室友发消息,她说她还在学习。我赶紧报了警,警察在村里蹲守了三四天,也没抓到这个人。从那以后,我一个人住时,都要在门后放个玻璃瓶,一有人推门我立马就能醒。
放假回家也保持了这个习惯,但我的卧室门锁坏了,关不紧,我家狗进来时咣一声把玻璃瓶撞倒了,震天响,给它吓得尿了一地,我只能大半夜的拖地加上给狗吹毛,折腾到我妈凌晨三点下班回家,狗屁股还没吹干。

独居恐怖 | 你确定床底没有人吗

@不在意

我曾经被陌生男人敲门,知道我在屋里后试图用工具开门。所以买了一套男士球衣当睡衣,网购男士内裤,经常晾这些男士衣服在窗台。男朋友第一次来我住的地方看我,看到窗台晾的男士衣服,还以为我背叛他了呢。

@菜菜
我的背包里永远装着防身神器,防身刀和战术笔这种。
2018年毕业后,我独自一人在外租房子,由于经常加班,我晚上10点多才下班,于是我在买了一套防身神器,其中有一支钨钢笔,据说可以砸破玻璃,旋开之后,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刀子,另一头有电灯泡,用来应急照明。同时还买了把较锋利的刀,每天背在包里,沉甸甸的,我也不嫌弃,只觉得心里好像踏实了一点,每天乐此不疲的背着,很庆幸至今我从没使用过。

有次出远门,过机场安检时,我忘记那支笔在包里面。被检查出来,工作人员还研究了一番,当时朋友还惊讶地问我这是什么东西。我笑了笑,觉得有点尴尬。那次“笔”直接被没收掉了,很舍不得。

@野狐五百
我是体育生,时常练剑,独居时会抱着剑睡。这个习惯要追溯到2017年,我上高三,外出租房时,有两个陌生的合租室友,有一回我梦见他们来到床边偷袭我。我心思比较敏感,睡眠也很浅,就决定把我的剑放在旁边。剑很轻薄,无杀伤力,主要是图个安心,至今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只有女朋友看了之后会抱怨几句,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她的。

独居恐怖 | 你确定床底没有人吗

@匿名

有朋友老公加班不回家,朋友以为他工作通宵了,结果应酬后就酒醉,走路掉进珠江里了。所以我请身边的同事,如果上班迟到一定打电话给我,避免忘了调闹钟或者其他意外。结果是,长期被全部门同事友情“人肉打卡”。

一些执着,带来了实际帮助

@讷讷
独居时不点外卖,每天出行观察四周,看哪里可以藏身,发生危险往哪里跑、呼救,有什么东西可以当做武器,每天都会想,在心里预习场景。
我小的时候,家暴是常态,二伯打二娘,我爸打我妈,所以我很害怕男性,长大后也会不敢和男生独处。后来谈恋爱,男朋友习惯摸我头,他每次抬手,我都下意识往后躲。

我还有个习惯,自己的东西都会做记号,会记录杯子放的时间,花纹的朝向。但同事得知后,却觉得我不可理喻,说我有被害妄想症。一开始听到会委屈,但后来合租时发现,我的东西发生了位置改动,一问才知道室友带男生回来,不经询问用了我的碗吃饭,还坐了我的床。我有心理洁癖,从讨厌这个室友开始,到慢慢不在意他人评价,我的安危比闲言闲语重要。

@尤优

刚来北京时,持续出差个把月,基本3天一城。2018年8月,下班途中,遇到一个大汉骚扰我,父母很担心我,当时我就想着既然改变不了环境,就把自己改造得更安全些。我剪了个板寸,穿上运动装,变成假小子的模样,直到结婚都没改变,现在也还是超短发,此后也没再遇到骚扰事件。

@孙一锤
我是女生,外表有些中性,大二时发现帅气打扮比较适合自己,便常年留短发。毕业后开始独居的生活,把头发剪得更短了些,因为着装也比较中性,常被误会为男生,生活中总会引发误会,比如去公厕,都会遇到好心人提醒:“哎你走错了,这是女厕。”有路人问路,一开口就叫我“小伙子”。
如今独居已经三年,我发现了在安全性上这个便利之后,打扮越来越刻意男性化,时间久了,走路姿态一举一动就也都像男生了。我的女性朋友们几乎都或多或少遇到过一些骚扰,但是我就一直很安全,甚至深夜坐电梯时,独居女生都不会跟我坐同一个电梯。

独居恐怖 | 你确定床底没有人吗

@匿名
住到哪里,电子猫眼便安装到哪里。
有一年租在广州城中村的一栋民居1楼,只有一道门禁。某天清晨我奶奶给我打电话,聊了十几分钟,我还没睡醒,说话间带了些撒娇的语气,容易听出来我是独居女性。刚挂电话准备起床,门外突然“咚咚”地敲了两下,我当即僵住。我没有室友和伴侣,平时不会有人造访。
我屏住呼吸,假装自己不在家,当我以为敲门的人走了,蹑手蹑脚地下床,那道铁门又被重重锤了几下,一个男人说:“你是不是在里面?”我吓得快哭了,双腿软到不行,只能蹲在门边,问他什么事,他含糊地表示想和我聊聊天。我意识到自己被骚扰了,立刻打开免提,拨打110,他听到提示音后就逃了。
等警察和房东赶来,我才敢出门,一起查看监控录像。我们正锁定了一个尾随别人进来的可疑男子时,抬头就看到他走了过来,他说自己来自首的。原来他就住在另一边的地下室,能清楚听到我跟奶奶的对话,他扯了一些鬼话,说担心我自己在家出事,又说与我似曾相识,所以才来敲门。

最终我们几个都拍下了他的身份证号码,警察也记录了案情,警告他不要再做这种事情,我当天马上下单了一个电子猫眼。可怕的是,半年后这个男人又在我家门口蹲点,幸好这次被电子猫眼全部记录下来。我把片段发给房东,马上退了租。

@婷崽儿
2020疫情期间,我独自在武汉过年,有一次洗完澡温度太高,在卫生间门口晕倒了,虽然我有知觉,感受到猫在扒拉我,但全身动不了,当时很无助,加上疫情带来的恐慌,过了很久,我清醒过来,整个人就崩溃了。从那以后,我都习惯开门洗澡,同时和闺蜜开语音聊天。我告诉了她家里的密码锁,有什么意外可以及时来救我。

后来闹过笑话,有天晚上因为我洗完澡太累就睡觉了,她一直喊我也没反应,就报警和警察一起来我家,把我给吓醒了。虽然虚惊一场,但互相扶持成为习惯了,我们也不会觉得麻烦。

来源:真故研究室 微信号:zhengulab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独居恐怖 | 你确定床底没有人吗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