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作为女孩,我招了一个赘婿

2021-3-19 09:00 热度: 38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作为女孩,我招了一个赘婿

电视剧中,赘婿题材大热,男人逆袭,女人欢喜。

现实里,有着22家上市公司的百强县浙江萧山,四大企业家族里,有三家女婿掌权,被称为赘婿天堂。一时间,很多男性惊呼“不想努力了”。

赘婿是两家人的皆大欢喜么?赘婿这碗饭真的这么好吃么?

今天推送的主人公,是一位招了赘婿的25岁女孩。她发现,相比于身份冲突,婚姻本身或许是最难的。

20岁,我娶了他

2015年夏,父母为我招了个赘婿。

我家是从商的。我的父母早年摆地摊维生,爸爸曾因为股骨头坏死做过一场大手术,导致家里债台高筑,过了许久,我们才让生活重回正轨,在镇上开了间生意红火的鞋店。

我很早随父母谋生,到了20岁,按照当地惯例,父母开始张罗我的婚事。我生长在一个西部小镇,这里的婚姻普遍很传统,从小到大我眼里所见,就是一个家庭里女人生活操劳,忙于家务,还要看男人脸色,而男人往往养尊处优,婆婆还要对媳妇颐指气使。我学历不高,初中毕业就没有再读书,虽然外貌条件还不错,但学历是我的短板。家里人不忍放我去大城市闯荡,也不愿我嫁到别人家受气,于是想招赘一个女婿,在他们眼皮底下好好待我。看到我成家,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

父母想找一个外形相貌不拖我后腿,没有什么陋习的男生当女婿。我希望让他们安心,高兴,不想让操劳半生的他们再为我操心,我当时对婚姻没有什么概念,只晓得听父母的安排。

父母给我安排相亲,第二次的时候我遇见了他。那天见面约在我家鞋店门口,一个大我5岁的男孩子从路口向我走来,他上身polo衫,下身短裤,尽管穿一双拖鞋,是个单眼皮,但189公分的个头,和两年训练经历对他气质的塑造,使他看起来显得很精神。

双方的交流十分简单。他问了一遍我的姓名、年龄、工作经历、兴趣爱好,我一一作答。父母对他很满意,上一代人评价子女辈,往往标准宽泛且单调,只要没有明显的身体残缺和不良嗜好,并且有点礼貌,看上去谦卑,就算“乖孩子”。母亲说:“你们再聊聊,合适了就定亲吧。”

我们也如恋爱中的男女一样约会、吃饭、聊天。但他对我没有什么付出,最明显是在经济上,他没有花钱请我看一场电影。可能是他爸妈早早告诫他:既然是入赘,就不用往外掏钱了。

作为赘婿,自古而来是没有冠姓权的。他曾试探着问我:“孩子能不能跟他的姓?”我说不能。他入赘到我家,意味着婚礼一应事宜、开销和婚房,都由我家来操办,是他“嫁”给了我,而不是我嫁给他。

他的家庭条件确实比我家差。我们两家离得不远,开车只要10分钟。我家在镇上开鞋店,他家父母、哥嫂和他,在开发区收购苹果;盖了一间砖房,既用来工作也用来居住,同时也兼他哥哥结婚的婚房。据说在他老家还有一处老房子,但从未带我去过。他本人高中毕业后训练了两年,没转成干部,转到北京某法院,做一些押送犯人的工作,月薪5000块无编制。做了两年,他回到老家帮忙收苹果,又两年,经人介绍和我相了亲。

他父母一早就打算让他入赘,因为家里唯一的房子给了哥哥,有限的收入也养活不了两个成家的儿子。定亲之前,我问他是否介意入赘?他说:“我本身不愿意入赘,但见到你以后我愿意了。”我当时暗暗窃喜了一下,虽然我对他没有动心的感觉,但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他身高、气质各方面比一般男生稍强,受过熏陶,在北京见过一些世面,对我的条件也满意。重点是,我父母对他很满意,认为他入赘到我家能好好照顾我。

于是三个月后,我们定婚了。

进入角色,婚姻是两个人合作

订婚以后,他开始在我家和他家之间两头跑,帮着干些活计。但很快暴露了一个问题:这男孩子是谁家的工作轻松,就往谁家跑。村镇举办市集,我家拉来一大集装箱货物,需要人手卸货、整理摆放、报单上架,他就会离开我们的鞋店,回自己家。反过来,他家里若收购大量苹果,需要人搬运时,他就会来到我们店里。

我爸最先注意到这个现象,有一回留个心眼儿,在我家很忙他离开以后,我爸开车去他家,结果看到他正坐在一个躺椅上,躲在院子里阴凉的地方玩手机。我爸没有戳穿他,谁家孩子不滑头呢?只想着以后结了婚,教给他道理,等他慢慢懂事。

婚前,他一个朋友新开了烧烤店,请了很多人去捧场,有他们的一些亲戚朋友,还有他以前相过亲的家长。“那是我们家旁边加油站老板的姑娘,没看上我。”他带我一起去吃饭,说我比那个姑娘漂亮,想借我找回点儿面子。

在现场,从那些四十多岁的中年亲戚的言语里,我能听出一些奚落的语气。“小伙子,攀上好人家,下半辈子不愁了吧。”我故意表现得很体贴,挽着他的胳膊,为他搬凳子、夹菜,帮他应对这些复杂的敌意,对他温柔地微笑。他有些受宠若惊。

应付完这场并不和谐的宴会,我跟他说,“我了解你的想法,也会在人前给足你面子,但是你必须同样在我爸妈面前,扮演好你女婿的角色。”我直接跟他摊开了条件,没有任何遮掩。

婚礼事宜基本由我家全权操办,他父母一分钱都不想出。这个姿态太难看,即便是入赘,也该“意思一下”。于是我爸爸跟媒人说,起码他父母出2万,也算给两个孩子一点祝福。后来他哥哥也给了1万礼钱,他们家一共花了3万块。

我们当地结婚还有个习俗,酒席上新人向双方家长敬酒后,父母要给新人改口钱。这个钱不是当场交给新人,而是以随份子的形式入账,账房最后交给家长,家长再交给新人。而我们的改口钱,被他妈妈私自扣下了,“账里没有这个钱。”

我们更像是一种合作伙伴的关系,我家出钱,给他面子,他也要让我父母满意。尽管我觉得很丢人,但婚礼总归还是办成了。

结婚后,他住进了我们家,爸爸二十万的车交给他开,我们每天去鞋店帮忙,像上班一样,开着车家里、店里两点一线。我父母将房子给了我们,二老住在店里。

我父亲是比较传统的中国式家长,他认为家庭就应该“男主外女主内”,于是此后遇到店里有状况,就和新姑爷一起商量、交流,而不再和我沟通这些事情。

不得不说,一开始他表现得不错。他属于那种嘴巴很甜,很懂礼貌的男孩子,对我父母、对邻里街坊、对亲朋好友、对到店顾客,态度都很友好。长辈们都说他“很乖”,我也有意向父母呈现这种亲昵的夫妻关系,表现得郎才女貌。

但这只是人前假象罢了。

赘婿,也不能不努力

婚后我们两个人回到家中,没什么感情交流,他也不会在情人节、结婚纪念日送礼物。我不对他做过多要求,可有一样,他必须扮演好女婿,如果他在待人接物或做生意上有任何纰漏,我会把这些问题一一指出,令他改正。有时候他不听,我就不理他,与他冷战,直到他认错。

那时,我和爸爸的心思一样:我们都以为我们能改变一个人,让他融入我们的家庭。而事实证明,我们错了,他身上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

有时候我们家店里特别忙,他就会说他父母叫他回去有事转身离开,其实他是和朋友去打牌了。还有一次,由于我那段时间要考驾照,晚上刷题没时间擦货架,就请他帮我擦一下。但正在玩手机的他,头也不抬,就拒绝了我,最后是我妹妹看不下去,帮我擦了货架。

小问题逐渐累积,我对他越来越不满。

结婚半年后,爸妈为我们新开了一家鞋店。我们搬去新店里吃住经营,但镇子上的市场份额有限,我们店铺又小,很难做出起色。他出去找了一份开车的工作,月薪2000元,我则前往西安打工。

我本想让他与我一起走,但他以“去大城市不会比现在收入更多”为由拒绝了我。我到一位远亲在西安开的蛋糕店里打工,最初只有1800元的薪水,他对此嗤之以鼻:“出去一趟才挣这点钱,真是瞎折腾。”后来我找到了一份游戏运营的工作,月收入终于达到4000元时,他动了要来投奔我的心思。

我鄙夷他这种“不能共苦,只想同甘”的行为,以暂时与人合租为由拒绝了他。他却说,那我在你住处附近定个酒店,来看看你好吗?我这才明白,原来他只是想解决生理需求。我气得发抖,但还是没有戳破他的用意,又找了一个理由拒绝他:你知道我附近的酒店多贵吗?你会不会过日子?

过了一段时间,他有意和我缓和关系,主动说要送我一个生日礼物,询问我的地址。我给他这个机会,随后收到一个木制的珠子手串,关系缓和,和他通了一次电话,结果因为一个赠品的话题,他说走了嘴,我猛然明白了什么,加了手串店家的微信。店家告诉我,这个手串的价格是40元。

后来我回了一次家,发现那段时间他迷上了一款手机游戏,没日没夜地玩。我偷偷看了一下他游戏里的装备,一眼看出这些是氪金的结果——毕竟我当时在做游戏运营。再看了一眼他的充值记录,我对他彻底失望了:买游戏装备花了3000多块,而且消费日期就是我生日前后。

“你花3000块钱买游戏装备,送老婆生日礼物花40块钱,你挺会给人当老公啊。”跟他说完这句话,我发现自己心里只剩两个字:离婚。

不平衡,最后只能破裂

我后来去了徐州一心工作,赚了大概5万块钱,期间没有联系他。春节回家,我跟家人提了想离婚意愿,几乎遭到亲人们的一致反对。爸爸妈妈,大姑大姨,还有我妹妹,都说“男孩子都贪玩,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慢慢成熟起来,你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同时劝我,结婚这么久了,是该考虑要个孩子了。

我长期以来的报喜不报忧,家人根本不了解我们之间的细情。但是被劝说后,我又犹豫了,会不会有了孩子,真能让他收心,把家庭的责任感担负起来?我对他还存有期待,一边开始备孕,一边同步考察着这个男人有没有资格做我孩子的父亲。我开始了解一些妊娠知识,去政府组织的月嫂培训班里学习,并要求他戒烟戒酒、早睡早起、饮食健康,给备孕创造一个健康的生理条件。

但我们的备孕还是因为一件事而被迫中止了。

当时我爸妈的鞋店迎来一个发展的良机,因为加盟了一个新品牌,店里各种事情千头万绪,店铺门脸也需要重新装修。爸妈指挥着工人在干活,忙不过来还要亲自上手。由于新店的经营缺人,我便放弃备孕,加入到了门店的革新工作中。爸爸的腿部曾因为股骨头坏死虽然通过手术恢复了行走的能力,但稍微劳累过度,就会异常痛苦。我和妈妈很心焦,担心爸爸累坏,妈妈便说:“让女婿来帮帮忙吧。”

正巧,那几天他的腿部也出了问题,腿上长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脓包。我陪他去医院看过,远没到卧床不起的程度,他却坚持卧床休养了。我们自己的店没人看管,只好暂时不营业。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帮爸爸,他拒绝。再打电话给他,仍旧拒绝。

我很生气,回家去找他,发现他正躺在床上玩那个已经花掉了好几千元买装备的手游。之前在电话里争吵,我们的分贝已经很大,情绪的叠加,让我再也忍不住,指着他鼻子,把他大骂了一通。他也还口,不光骂了我,还骂了我的爸妈。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你没良心啊,我爸妈对你那么好,你还骂他们?”

此前,无论我们如何冷战,我的父母都在小心维护着他,从来不对他说重话,还斟酌着语气。我妈妈对他最好,家里没有男生,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只要他来,无论一天工作多累,都要给他做好四菜一汤,连我都没有这个待遇。现在,我算彻底认清了这个男人,这一刻我知道,我们彻底完了。

“我们就这样吧,你回你自己家去吧。”他还以为我在耍脾气,耍赖不走。我只感觉到厌恶,不想理他,转身出门,给他妈妈发短信:来接走你儿子吧。

他妈妈马上给他打电话,问怎么回事。他也慌了,打电话问我,我说,咱俩完了,这婚一定要离。

我回来店里帮忙,忙完后劝爸爸妈妈雇两个帮手,免得累坏了自己。我说了要离婚的决心,同时打算先分居,去大城市走一走。当天,他妈妈把他卧床的儿子接回了自己家。

半年后,他开始频繁给我发短信、发微信、打电话,有时候我下班休息,在睡觉,他还是一个接一个打电话,挂了再打,有时候接通了也不说话,我拉黑了他的全部联系方式。这时他终于明白,我并不是跟他耍脾气。

在分居期间,他们家托媒人来要钱了:他父母彩礼钱2万,他哥哥随份子1万,还拐弯抹角暗示了他儿子来我家这么长时间,应该得到一笔损失费或赔偿费。与此同时,在我们当地冒出一股风言风语,说离婚全是我造成的,我在外面“贪玩”……我父母也对他们家彻底失望。

2020年,我们分居两年半,决定离婚。

回顾这段婚姻,我后悔当初结婚的年纪太小,没有恋爱经验,不知道想和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结果走了一段弯路,现在我对感情与婚姻,没有特别期待。幸运的是,这段婚姻也促使我成长,让我有勇气走出那个小镇,到更广阔的世界中工作生活。

办离婚手续时,我们见了最后一面。他看上去胖了一点,但整个人没什么精神,面部有些憔悴,眼神有意躲避着我。我说:“我们没缘分,希望你以后过得好一点。”他没说话。后来妈妈告诉我,他们家已经在给他安排新的相亲了。

— END —

撰文 | 刘鑫
编辑 | 邱邱

来源:真故研究室 微信号:zhengulab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作为女孩,我招了一个赘婿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