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关于教育,关于传承,关于人生的求变和突破

2021-3-11 10:00 热度: 37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关于教育,关于传承,关于人生的求变和突破

@屠龙的胭脂井:我今天在水木上看见一个帖子:“你能接受孩子将来连本科都上不了吗?” 。。。这个问题就涉及到,如果你的孩子没有继承你的智力遗产,你会给他什么遗产的问题。

有个回帖说,有三千万房产,出租就可以。而有些人说,也不能坐吃山空啊!还有人说,两口子月薪两万,靠着老人三千万房产,没有问题。

各种说法应有尽有。通过这个帖子,我想起了很多心路历程,我想一一跟大家分享一下:

1. 我小时候,我爸试图下海做生意。我不到一岁的时候,他就南下去了深圳。后来也在北京搞过冷饮批发。

可以说,我爹做生意能力确实很差。要不也不会出现我写的很多段子:比如5-6岁天天被债主上门,一个冬天只吃大白菜,站在立交桥上安慰我妈说要给她买房等等。

这段经历给我影响很大。我爹后来又去了一个国企上班,导致一段时间,我认为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 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这个认知,对我这种小老百姓家庭出来的孩子,在一定程度是正确的。

2. 我大学毕业后去美国留学,选择了脑康复专业。我也是觉得以后不论是儿童教育,还是中老年人康复,都是巨大的市场。

2006年我就是这样想的,事实证明,15年前我的幼稚想法竟然还是对的。由于我这个专业,所以我早早知道了“智商是会趋中心回归”的这个说法。(也就是如果一个人学习能力超常,她的孩子很有可能不如她)

我也知道自己终将结婚生子,但是我不知道,如果我的孩子学习成绩不如我,该如何安身立命。

3. 我读博士期间,有个同学是美国女生,其丈夫在West Virginia经营一个小酒馆。有年暑假邀请同学一起去玩。

如果问浸淫在资本主义国家11年,给我冲击最大的事情是什么?就是这一件事:家族小生意。

当时West Virginia已经很衰败了,但是我同学丈夫靠着这个小酒馆,还是非常富足的。

我渐渐观察周围人的收入,我发现美国很多小酒馆,小餐馆,小的cafe,香肠店,蛋糕店都是家族传承的。

这些中小企业主的收入,都高于最高的白领(一个成功的香肠店主的收入比校长还高)。

我同学丈夫跟我说:“让我告诉你什么是永恒的,family business才是永恒的。”

family business这两个字,于是刻在了我心里。

4. 我博士毕业以后,又认识了很多很好的中国哥们儿,他们背景与我有两处不同:第一他们家里比我家有钱的多,第二他们多数都是南方人。

北方有点重文轻商的思想,家里都以公务员为荣,经商的人家不多。

南方则不同,尤其江浙,两广,福建的人,极其团结,有冒险精神,在海外也积极参加商会活动。

在中国留学生中,分为“老留”和“小留” 两个群体。“老留”就是我这样的,70后80后,读书好,靠自己和奖学金奋斗。“小留”是家里有钱的90后,自己付学费,从本科就来了,然后能各种买好车和奢侈品的。

小留群体中,有的男孩大一就开保时捷,女孩宿舍里堆着80多个prada。

很多老留对小留或者自卑,或者不知道怎么跟他们相处。

但是我对他们的思想感到非常好奇,也对南方人的聚会有着很大的兴趣。

他们友善团结,并且不停地互相pitch各种做生意的想法:要不要搞游学团,轮租,airbnb,做潮鞋生意,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这些想法,现在回头看,都非常幼稚。但是却如此鲜活,极大地激发了我对商业的兴趣。

5. 我回国以后就认识了老公。他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经常给他pitch我各种各样的想法,和商业理念。

他成了我最好的听众,也跟着我跑了很多地方,去看供应商,去看产业链上下游。

他也是北方人,但是轻而易举的就接受了我“family business”的思想,愿意跟着我折腾。

我失败一次又一次。因为没有前人指引,所以只能自己不停看书摸索,学会了很多财务,金融,管理,商业模式的知识。

终于经营起来一个小书店,靠诚实劳动,合法经营,算是可以稳定的小小盈利了。

6. 因此我对书店的客户们,是真心的感谢和感念的。书店略盈利之后,我就往贫困地区小学捐献书籍,也是真心实意的。

我觉得,平等虽然不代表每个人生来都应该有一样的条件,但是至少,我们应该给每个孩子一样的机会。

7. 因此回到上面的问题:“孩子上不了大学,你应该给他留什么遗产?”

上好大学,是高素质劳动力的表现,那样能够“打好工”。但是如果不能“打好工”,我们能给孩子留下的路只剩两条:

一条是死资产:房产。一条是活资产:生意。

房产可能会坐吃山空。但是生意有风险,既可以扩大,也可以死亡。

8. 我最近又看了一本书,叫“规模”。 它是一个物理学家,从热力学角度去计算生命的尺度,周期。其中也包括城市和公司的周期。

我发现,公司的寿命,往往比人类短得多。因为公司是一个“不管理就熵增”的过程。

也许终究,我同学丈夫说得不对:family business也不是永恒的。它也许可以子承父业,但是市场衰败了,也没法世袭罔替。

9. 最近有一天,我跟我老公出去遛弯,他说:“我们也不能把孩子当作废物来养。你给他准备好房子车子工作,他还能干什么?”

他说的话让我顿悟了。世界是多变的。我作为一个个体,走出了我爸“下海”的阴霾,走出了北方重文轻商的文化,从老外那里学习,从南方人那里学习,从书本上学习,从我导师领导朋友那里学习,从客户的批评中学习,从市场的变化中学习。

我不是被当作一个废物养大的,我也就长不成一个废物。

我犯过很多错误,但最终,我变成了一个主动的人,去自己求变,适应多变的世界和生活。

一个自己主动求变的精神是最大的资产,其次才是掌握各种资产的技能(比如经营好一个小铺子,比如管理好金融资产),最后才是资产本身。

我能给孩子这三种东西的各一点点,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不把他当废物养大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关于教育,关于传承,关于人生的求变和突破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