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2021-3-10 14:30 热度: 59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自诩卑微打工人的无望青年们,在这股投资热潮里嗅到了理想生活——躺着赚钱的气味,应声而来,激情入场。春节假期结束,大家兴奋地期待着股市重开(有人表示头一次感到假期难熬)。但对新基民来说,狂欢期实在短暂,他们迎来的是基金的暴跌,低迷行情持续至今,还没有明朗的趋势。对不明就里跟随潮流入场的部分年轻人来说,这项挑战突如其来,毫无防备,成为很多人理财生涯里慌张的第一课。

撰文丨安之
编辑丨糖槭

跌跌跌

基金又跌了。最近两天,股价暴跌,基金也承接前两周的颓势,持续下滑。基民们在闭市的周末忐忑期待下周行情回暖,等来的却是新一轮的失望。“今天你的情况如何?”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29岁的周谦只淡淡回复了四个字:不忍多说。

周一,周谦在朋友圈发了20天内第7条跟基金有关的吐槽——“基金又上热搜了,哎。”没过多久,他就气愤地把这条朋友圈删了,因为评论里有人洋洋得意地炫耀自己在年前出手了,“不想再遭受二次伤害”。

周谦是一名去年底刚入场的新基民,在市场火热氛围的涌动下,他拿出5000元积蓄准备试试水,正向收益的日子还没有享受几天,就遇上了市场的持续下跌,至今已亏损掉20%。

上周四,又一个再创新低的下跌日,跟周谦拥有类似经历的张哲看着手上四支基金统一的绿色,低声咒骂一句,关上了页面,起了卖游戏机的念头。第二天,他把刚入手半年的switch挂上了闲鱼——“基金亏了,出个ns周转资金。”

张哲是一名95后打工人,投入养基事业的工龄是“1200多个小时”(他的原话),四支基金陆陆续续总共投入一万出头,相当于他一个多月的工资。4号当天跌掉将近400元(近半个月来这种跌幅他已习以为常),1200个小时里,这笔不大不小的资金的流失已经超过3000元。

他感到难以承受,损失必须在别的地方找补回来。一台游戏机,一个新买不久的手柄,两款游戏,打包售价2800元,跟亏损的基金数额基本持平。文末特意附上收益率截图以证实他凄惨现状的真实性,上面写着:“今年来收益率超越了1.10%云南基民。”

在闲鱼搜索“基金亏了”关键词,出现的转卖信息多到划不到尽头,下至一块钱的卷刘海神器,上至99成新的iPhone12,全都指向共同的转卖理由,好似一种接班“老板带着小姨子跑了”的新型销售话术。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2020年年底,由于一波牛市的到来,“基金”破圈进入更广泛的大众视野,大批新基民涌入市场。Mob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新增基民中,18-34岁群体占比达到60%,也就是说,90后是过去一年新入场基金人群的主力。跟其他投资方式相比,基金准入门槛低,对资金的要求低,似乎也不要求太多投资知识,加之2020下半年基金行情大好,对年轻人极具吸引力。陆金所和脉脉联合发布的《2020职场人年终奖真相调研》中提到,95后投资者中,有62%的人将钱投在了基金中。90后的大量涌入,致使“基金”一词多次登上微博热搜。一些明星基金,例如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一年的收益率曾经达到128%以上,重仓持有的茅台、腾讯、美团等股价在2020年全部飙升,狂欢中的年轻粉丝将张坤封神,还有人为他建立起粉丝“全球后援会”。基金市场前所未有地热闹起来。

自诩卑微打工人的无望青年们,在这股投资热潮里嗅到了理想生活——躺着赚钱的气味,应声而来,激情入场。春节假期结束,大家兴奋地期待着股市重开(有人表示头一次感觉假期难熬)。但对新基民来说,狂欢期实在短暂,他们迎来的是基金的暴跌,低迷行情持续至今,还没有明朗的趋势。对不明就里跟随潮流入场的部分年轻人来说,这项挑战突如其来,毫无防备,并成为很多人理财生涯里慌张的第一课。

疯狂而盲目

“当事情到达疯狂的时候,就是陨落的时候。”新晋基金博主王艺在经历两个月间牛熊市交替的震荡之后,愈发感知到这句话的正确性。

市场的疯狂将王艺毫无准备地推上了基金博主之路。他只有26岁,全家移居到意大利近10年,从事服务行业。他没有学习过投资理财方面的专业知识,经验并不算丰富,2018年,在金融业朋友的推荐下,他以每月5000元的额度定投了一些基金,2018年基金市场连续下跌一整年,直到2019年有所回升,在收益达到40%时,因为需要使用资金,王艺将手上基金全部卖出,没有再继续购买。

2020年9月,王艺有了一些闲置资金,打算再次进行基金定投,他的计划是长线持有,时间是三年,作为自我记录,他在小红书上发布了一条内容,主题是“定投三年看看能有多少收益”,没有分享投资经验,没有晒收益,也没有提到自己的投资历史,只是宣告了一个开端。这也是他账号的第一条推文。

王艺不用支付宝,也不用微博,当时他并不知道国内的基金市场有一股强大的势头正蓄力待发,以年轻人为主力的一批局外人在心动地观望,准备入场。

那条推文的反响完全超乎他的意料,发出几个小时后,后台数据开始快速增长,最终阅读量达到7万多,一星期内,这个只有一条内容的新账号拥有了一千多的粉丝,已经有人开始向他请教:定投是什么?怎么买?至今,他的粉丝数已经增长到21万。

这是王艺第一次感受到国内基金市场的疯狂。很快,这股浪潮也卷到了意大利,王艺发现意大利的华人群里“基金”一词开始被频繁地提及,起初是白酒,后来是新能源,大家激动地交流哪支基金好,晒出自己2020年的基金收入,最多有几万元。

记录一段时间后,不断有粉丝提问请教,王艺开始在账号答疑解惑,分享投资心得和技巧,逐渐变成一个真正的基金博主。王艺坦言,这本不是他的初衷,自己在投资理财方面所知甚少,他一直做的是保守的定投方式,为了更好地解答粉丝疑问,还特意买了书学习,也向粉丝解释过自己的背景。

即便如此,他的粉丝还是一天天在增长,粉丝的提问最常见的开头是“我是小白”,有很多类似的评论产生:“解释得很清晰,小白终于明白点了。”王艺觉得,自己之所以受欢迎,可能正是因为自己的不专业,在讲解的时候说的都是大白话,没有任何基础的人也能听懂。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在一个社交平台上翻看基金博主们的主页,会发现一个规律——很多人都是2020年10月左右开始发的第一条跟基金有关的内容,一些原本分享美容健身的美女博主,也开始讲起了基金理财。

“基金”背后的产业链成了另一个财富密码。王艺获得了一些收入(但他不愿意细说)。理财投资的课程应运而起,花12块钱就可以获得声称是知名投资人的在线教学。一名有100多万粉丝的情感大V也卖起了理财课,一人收费68元。

疯狂的顶峰在春节假期的前一周到来。后台数据显示,王艺的粉丝量在7天内猛增5万,达到20万的总数,其中一半的粉丝年龄集中在18-24岁,即95后群体。大量评论和私信涌进,王艺观察到,粉丝们大多是新手,提出的问题大同小异:

今天能不能入场?

今天下跌了,该怎么操作?

今天上涨了,要不要止盈?

周谦也是全无经验的新手之一。近30年的人生里,除了几年前在帮朋友忙时自己顺带懵懵懂懂地买了一点点比特币(但因为中间自己胡乱操作至今并没有享受到暴涨的红利),他还没有接触过任何形式的投资。而现在,一种看似低门槛、高收益的投资方式在他面前陡然展开。在基金市场沸腾的最高点,周谦怀抱着美好的期待入场了。买的自然是市场上最红火的版块——白酒和科技股,这是他在和朋友交流中经常听到的词汇,况且,“主页天天推荐的都是这些,我也不懂,没有别的选择。”他说。初步尝试,周谦拿出3000元试水,之后逐渐加仓到5000元。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郝佳则被“基金定投等于强制储蓄”的说法吸引了。她今年26岁,是一名在南京工作的设计师,虽然没有任何经验,但突然发现身边的人都在买基金,不加入其中,就等于是落后。“他们说这个操作比较简单,在支付平台上就可以买,网上也有很多人分享经验和教程,身边也有朋友带着玩。”在这些理由的说服下,郝佳在年末开始基金定投,陆陆续续买入10支基金,每天定投100元。白酒太热, 起伏大,不敢买,什么行业有前景?她也没有头绪,只得跟着朋友试着买了一些医疗和稀有金属相关基金。试图分析分析市场,最终只想到马上过年了,家家都要喝饮料,于是也买了一些饮料相关。

每天定投100块的郝佳入场基金不到一个月,就发现自己已经有了200块钱的收益,“相当于半袋猫粮了!”她开心地盘算着,觉得自己总算找到了一条康庄大道。购买基金后,她觉得自己的生活也变得更加自律,往常上班遇到不顺心的时候,她喜欢点杯奶茶,或者网购点小东西,现在她把这些习惯戒了,“留着买基金。”她想。

郝佳恍惚间觉得自己“一夜长大”了,仿佛自己跨过的是一条从学生思维转向社会经济人思维的分水线,从此掌握了控制自我经济的密码。在这样的美好期待下,她度过了很愉悦的一段日子。

理财焦虑

工作4年,26岁过完,郝佳对自己的经济状况突然有了焦虑。她突然发现,身边的人都已经开始理财了,有同事23岁就开启理财头脑,有学姐在26岁的年纪,已经自己投资商铺,如今30出头,已然财务自由。

“现在学应该不是太晚吧?”不知为何,她对未来逐渐有了恐慌。身边人都对未来有了规划,而自己还两手空空,好似即将被淘汰的那一类人。可是真要去做点什么,又发现自己脑中也空空,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无从下手。“所以就很焦虑。”她说。

逻辑上讲,郝佳的焦虑与她的家庭状况并不匹配。她是独生子女,父亲在铁路局,父母都有丰厚的退休金,且已在银行存了一笔很大数额的定期存款,没有给她留经济上的压力。南京的生活成本也不算高。每月她自己有1万以上的收入,6位数的年终奖,开30万的车。但有个声音一直在敲打她的神经:“上班是赚不了多少钱的。也没保障。等你老了,你怎么办?”想到这些她有些后悔,后悔大学时虚度光阴,没有早早规划未来的道路。

她从事的设计工作,加班到凌晨是常有的事。甲方要得急,他们就只有熬夜赶,要求也千奇百怪,有客户想要特殊一些的材质,设计好了,又嫌太贵,改回普通材质,又觉得不够特别。郝佳最害怕听到的客户反馈是——“缺点感觉”,每当这时,她都要竭力抑制自己说脏话的冲动。

有一次加班到早上5点半,她从公司走出来,直接去吃了早饭,然后看了一会儿日出。“这样工作是赚不到钱的,要一辈子这样吗?”她想。但是做点什么好呢?她考虑过开店,她所在的公司主营店铺室内设计,眼见设计过的一些店铺变成网红店,凭借一杯奶茶、一碗螺蛳粉就能获得巨大收益,她挺羡慕。但真要自己做,什么行业能做得起来,她没有一点信心。唯一能想象到的奶茶店,南方已经市场饱和。曾经她也想过去老家石家庄跟闺蜜合开一家,念头一闪而过就打消了,异地合伙,鞭长莫及。

谁不想过更轻松的生活。左思右想,买基金,是她在焦虑面前唯一能做的事了。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周谦则很抗拒网络上将他们戏称为“新韭菜”的说法。“我投基金都是韭菜,那我怎么办?我能投什么?”他觉得委屈,这种说法好像是在责备,因为他们的到来,这个市场才变坏的。

“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他反复提到这句话。周谦是西安人,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北漂第三年,他渐渐觉得没有什么意思,996是常态,自己所有的生活都围绕工作进行。北京,曾经的白月光,变成了心理的重担。他从高德地图辞职,回到了西安,一切变得顺当起来。父母帮助买了房,工作收入减半,但压力也减半。有了一些积蓄,他考虑起盘活资金的投资事宜。

互联网是他长期关注和看好的熟悉领域。起初他打算买一些股票,看中最心水的腾讯,查阅资料后发现,光是这一支股票,买一手就需要好几万元。在买不买得起这个问题之前,还存在着一个难以逾越的资格问题——港股的申购资格对申购人的资产和收入要求非常高,普遍要求账户资产在50万以上。

股票的大门敲不开,其他门路不知晓,周谦感到自己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少了。这时候,基金突然出现在他视野中,没有资格的门槛,也没有资金的门槛,10块能买,200块也能买,这场参与投资盛宴的入场券如此低廉,也几乎是普通年轻人唯一能参与其中的方式。用这种方式,周谦得以间接地投资了看好的腾讯、美团、快手等互联网公司的股票。

“我只有这一个选择。”周谦说,他没有将此当做拯救自己的投资门路,也不认可自己被称作所谓的“韭菜”。面对没有选择被动前行的人,怎么忍心去责备他们的无知呢?

“年轻韭菜”的自我修养

郝佳已经好几天没有打开基金账户了,“反正都是跌,看了影响心情。”她忍住不去想这件事,其实心底里暗暗希望自己某天再打开,钱已经自己涨回去了。一起入场的7个同事,节前总凑在一起兴奋地讨论收益,现在都默不作声,互不提及对方的伤心事。郝佳观察到,一个投入了三四十万的朋友,已经长了一周的口腔溃疡,消不下去。

以春节假期为分水岭,王艺也明显发现账号的粉丝增长变缓了。春节前一周暴增十万粉丝之后,收假基金大跌,持续至今20多天,他一共只增长了7000粉丝。现如今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变成了“一直下跌该补仓还是止损?”

王艺发现,自己粉丝里最焦虑的那批人,恰好是投入最少的群体,他们大多是学生,抗风险能力极差,多数是用结余的生活费在理财,企图短时间获得较好的收益,对基金投资的认知存在偏差。年前牛市时,有人给他发私信,称自己打算用网贷借钱加仓,“梭哈一把”。熊市到来,又有人在私信给他发截图哭诉:“我亏惨了,该怎么办呀!”王艺仔细看截图,持仓总共几百块,亏损十几块。

“如果你是抱着长期存钱的心态在玩基金,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王艺对基金的整体走势很有信心,他相信长线来看,基金一定是整体上走的,考验的是持仓者的耐心。跟新基民焦虑的心态相反,他很喜欢这段时间低迷的行情,”现在很多基金溢价太多,需要消化一下他们的估值,回到正常的区间,这段时间做定投,反而是拉低成本的好时机。”

他曾看过一支15年里达到20倍收益的基金的内部座谈会,里面提到一个现象让他深受启发,后台数据显示,买入这支收益极好的基金的用户,只有极少的用户真正赚到了钱,大部分用户都是亏损的状态,原因就在于,很多人没有办法接受下跌的状态,不停地离场和进场。”基金从来不割韭菜,只有韭菜自己割自己。”他满怀信心地说。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很多人逐渐意识到,与其说买基金是一门投资,这更像是一堂心理素质训练课,所有人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拿得住就不会亏”,但真正拿得住的人,却只占少数。

看着每天一千多金额的亏损,焦糖已经宠辱不惊。最近,她只是按时在下午打开账户,看一眼,叹口气,然后沉默地关上,她不跟任何人讨论,不企图加仓抄底,也不打算割肉。26岁的她从2019年开始定投基金,不算新手,至今买入了10支基金,总共6万多元。

因为吃过心急的亏,这一次她的心态还不错。去年上半年,基金持续下跌一周,手上的一支基金眼看要跌破20%,焦糖也像这次的很多新手一样不知所措,最终决定止损,结果卖出的第二天,那支基金就开始回升,一路走高。去年下半年,她的整体收益一度达到68%,靠赚到的小几万,她为自己买了人生中第一只奢侈品包包——Gucci1955,售价19500元,亲自从专柜抱出来。

她身边的新手状态远不如她,一名同事看跌幅太大,把App页面里资金数旁边睁开的眼睛点成闭眼,焦糖告诉她,跌了正确的操作是加仓,同事又不明就里地改成睁眼。

焦糖不考虑炒股,只接受基金定投,保险。高欲望曾经给她过一次教训。2018年,她拿出一些闲置资金买了某P2P,收益很高,三个月后顺利赎回。之后她入资了和信贷,年底打算取出时,发现进度一直停留在70%,始终不成功,到2020年7月,那个网站彻底打不开了。事后她庆幸自己当时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她的一位亲戚一次性投入20万,全部被骗,据说当时他们打算在北京买房,首付差一点,所以想走个捷径,20万被骗后,亲戚一气之下东拼西凑借够了钱,立马把房子买下了。

踩着金钱走出来的教训,回报给焦糖一份好心态。看到基金数额每日四位数下跌,她心想,我也会有一天挣回四位数的时候。

周谦的慌张体现在发朋友圈的频率上。最新的十条朋友圈里,跟基金有关的占了六条。除了被删掉那条,最近的一条发布在3月4号——“今天又是暴跌的一天,满眼望去,韭菜绿映红了眼眶”。

行情刚下跌的头几天,张哲听信“专家”的建议,“追涨杀跌”,补仓5000,如今,他的亏损率已经接近30%。游戏机在闲鱼挂了好几天,还没有出手,他拿一只红色的基金安慰自己也不是满目翠绿,上面的红色数字卑微地显示着“+0.10%”。

在一片“崩盘了,赶紧跑吧”“割肉了,大家保重”的绝望声中,他们都还不打算退出,想稳住等待翻盘,毕竟,“只要我不卖,我就不是小韭菜”。

文中人物均为为化名。

来源:谷雨实验室-腾讯新闻 微信号:guyulab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买基金的年轻人:“生活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