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杜月笙的兴衰往事

2021-2-8 13:00 热度: 18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杜月笙真的是被中国人给玩坏了,老杜九泉之下,可能也会觉得眼前的事情迷惑不真实,开始陷入深思,然后怀疑人生,因为他抓破脑门,都不一定能想清楚,自己一个杀人越货绑架贩毒的黑社会,名声怎么能这么好?而且每天还被各种鸡汤狗引用名言,就跟他当过读者文摘编辑似的。

我们在这篇文章里说清楚了青帮的来历,《青帮的崛起和衰落》,如果没看那篇,也不影响,只需要记住一件事就可以了,青帮以前是个运河漕工的水手公会,恰逢乱世,来了个华丽转身,变成了黑社会。

这也是几乎所有黑社会的心路历程,早期是人畜无害的群众组织,后来发现大家团结起来去打劫多好,利润高来钱快,然后就变成了黑社会,等到完成初始积累,就会像水泊梁山的宋江一样,思考一个世纪难题“不能一直当黑社会,有命赚没命花也不是个事”,这种情况下,黑社会再来个二次转身,去干一些垄断性的暴利行业,逐步洗白,部分黑社会头目还会变成慈善家什么的。

只不过青帮还没走完第三步就被我党给灭了,青帮没走完,青帮头目杜月笙却走完了,这也是为啥现在网络上对老杜的评价非常非常暧昧,如果不了解他的平生,甚至会产生一种侠之大者的错觉,甚至多多少少有点慈善家的味道。

不过要想说清楚杜月笙,就得说清楚黄金荣,因为没有黄金荣,就没有杜月笙。

1、黄金荣

多年以后,已经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成为一个光荣劳动者,天天早上参与扫大街的黄金荣,经常会想起几年前在十里洋场只手遮天叱咤风云的那些日子。

应该是在BBC的纪录片里说到一件事,说我们看以前照片的时候,都往往忽略了一个现实,以前的人很大比例的都是麻子脸,因为那会儿天花横行,甚至康熙皇帝也是个麻子脸,欧洲也一样,天花每隔几年肆虐一次,到处生产麻子脸。

黄金荣就是一次天花肆虐后被半毁容的,长得跟个鬼似的,不过有种让别人过目难忘的气质。

他爹是法租界的巡捕,应该是不检点,后来被巡捕房给开除了,没多久就死了。在那个年代普遍寿命不长,我看数据说是解放前平均寿命三十多岁,所以那年代死个爹实在是常规操作。

没了爹的黄金荣开始放飞自我,很早就当上了小流氓混迹江湖,俗话说的好,警匪一家,当然了,这里说的是旧社会,黄金荣后来可能是觉得当流氓没出息,就去法租界当巡警了。

当过流氓,又当上了警察,你们看过《无间道》没,知道如果一个警察在黑社会有眼线是什么效果吧?

很快的,黄金荣通过自己在黑道眼线屡立奇功,别的巡警还在因为某个案子没线索一头雾水的时候,黄金荣已经通过他的黑道路径找到犯罪嫌疑人了。大家看过警匪片吧,知道警察有眼线的事吧,一般刑警都有几个在黑社会的朋友,相互照应,互相给风声,黄金荣有一个加强师的眼线,工作自然好开展。

黄金荣干过几个大案,我们就不在这里细说了,全部都是通过他的黑道关系解决的,而且随着他在巡捕房里地位的不断上升,黑社会那边攀附他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他在黑白两道的地位相互促进相互扶持,简直开挂了。

此外他还找了个退休老鸨做老婆,这女人手段高的不得了,大家一定有感觉,那种长期在娱乐场所上夜班的人对人际关系有天生的敏感,而且她还是当时法租界的“粪霸”。

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呢?就跟垃圾清理公司似的,这玩意看着不起眼,但是一直都是超级现金牛,往往都是领导自己想办法把业务转给自己人来搞,这个不分中外,哪都一样,在民国,法租界的大粪业务后来就跑黄金荣老婆那里去了,她有400辆粪车,每天给别人拉粪要赚钱,到了城外卖给农民又要赚钱,一个月能赚10000多大洋,这可是个天价。

她用这些钱进一步向法租界大佬买特权,也给黄金荣打点黑帮关系,黄金荣的势力不断上升,跟她媳妇不断花钱打通关系有关,整体而言,用钱买权,以权谋钱,顺便扩张影响力。

大家熟知的张啸林,也是这个时候在上海开妓院,为了寻求在巡捕房的支持,跟黄金荣搭上了线,一起搭上的,还有杜月笙。

2、最后一个姐妹

杜月笙当上老大后是个谦恭的人,这倒是跟一直以来宣传的差不多,不过吧,真老大都差不多这形象,很少是那种一惊一乍随时准备动手砍人那种,毕竟砍人这事轮不上老大动手,一个眼神或者食指稍动,手底下的人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之前在台湾看到一本蒋介石侍从室机要人员的回忆录,他说蒋从来不签发那种影响自己将来历史地位的东西,如果要除掉谁,手底下的人向他请示的时候,他眼皮一闭,手底下的人就退下去操办了。

杜月笙的兴衰往事

杜月笙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在一个水果行当账房,从那以后就有了一个叫“水果笙”的外号,后来偷钱赌博被赶了出来,不过并没有吸取教训,赌博这个毛病伴随了他一生,而且杜月笙一生嗜赌嗜毒,手气一直也一般,并没有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多出彩,至于长期吸毒这个毛病,晚年身体状态一直不好,63岁就死了,黄金荣活到八十多,杜月笙寿命短应该跟他吸毒有关。

从水果店被赶出来后,杜月笙就混迹江湖,成了个小混混,一条烂命,贩卖鸦片,抢劫,敲诈啥都做,而且还认一个妓院老鸨做干妈,在妓院做龟公。此外还在做一种叫“保护人”的工作。啥是保护人呢?

这个又说来话长,跟妓女们有关。妓女们长期以来都是高风险业务,大家看刑侦电视也能感觉到,妓女们经常是谋杀案的受害者。

所以妓女们相互结成妓女工会,叫“十姐妹”什么的,万一其中一个失踪了或者出事了其他人能帮忙叫警察或者送医院,而这个“十姐妹”里往往只有九个女孩,还有一个是男性,平时妓女们照顾他,妓女被欺负,他就得出头,杜月笙就是干这个的,他就是第十个姐妹。

这种组合非常常见,甚至在宫廷里也有,经常好几个宫女和一个太监结成各种组合,宫女们照顾太监,太监出宫去办事的时候给宫女买东西回来,还可以共享信息,相互提携,往往其中一个攀附上了牛逼主子,或者主子牛逼了,大家一起跟着沾光。

十姐妹年代杜月笙打出来了江湖地位,成为他们那一带出了名的猛人,没人敢去惹他保护的妓女,也知道他是一个有信誉的人,说杀谁全家就杀谁全家,所以反而没人会轻易去惹他。

整体而言,杜月笙干的事跟其他流氓差不多,但是他和其他流氓不一样的是,他似乎有更强的共情能力,啥是共情?就是能站在别人角度感受别人的处境,所以他一生都对眼前的弱者能帮就帮,我这里强调“眼前”非常关键,看不见的他并不关心。

这个保护人身份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本来杜月笙一辈子是要做妓院打手什么的,后来加入青帮后地位一直也上不去,做基层员工,平时打打架,晚上到码头去搬运鸦片,顺便吸食点,生活平淡无奇,但是很快上天给了他一次机会。

机会是他的师父把他介绍给了黄金荣,黄金荣本来对他没啥好印象,甚至印象有点坏,因为面见黄金荣那天杜月笙应该是毒瘾犯了,整个人看起来极其猥琐。但是黄金荣老婆桂姐对杜月笙特别有好感,普遍认为,是杜月笙的“十姐妹”组合成员身份打动了当过妓院老鸨的桂姐。

从那以后,杜月笙的人生就开挂了,桂姐安排他去管理黄金荣的三张赌桌,成了基层管理层,平时负责赌桌秩序和款项回收,如果有赌棍不规矩出老千就当场剁掉他的手,不管他是谁或者他老大是谁。在那个赌坊里,杜月笙迅速成了业务骨干,超额完成了黄金荣给他们定的KPI,然后一路上升。

那个桂姐,杜月笙一生都叫她“师母”,哪怕后来黄金荣找了个小老婆抛弃了桂姐,杜月笙也一直在照顾她,我理解这也是为啥杜月笙长期被大家称道的原因吧。

不过此时的黄金荣只是一个经营着地下黑社会的探长,杜月笙也只是一个赌局管理员,这离他们后来独步十里洋场的人生巅峰还有十万八千里。

3、大小八股党

我们上文讲了,青帮当时在上海的主要业务是绑架少年儿童,男的卖寺院,女的卖妓院。

很多小伙伴不太明白寺院要小孩干嘛。

其实也不复杂,在旧社会,寺院有免税特权,所以他们对种地积极性非常高,再加上香客给他们捐赠,每年都有结余,怎么办?买地呗,一直买,后来寺院产业越来越大。

不可避免的,开始放贷,寺庙成了高利贷集散地,这个不要奇怪,东西方的寺庙都有放贷的习惯,我们讲美第奇家族的时候就提到了,欧洲教宗有大笔的钱,都买了美第奇家族的理财产品。

放高利贷就得催收,种地也需要人,所以古代寺庙向来都需要大量的人力,长期收孤儿,后来就催生出来了黑社会绑架小孩卖寺院的商业创新。

此外青帮内部还有个跟鸦片相关的业务,青帮一开始自己不倒卖鸦片,但是鸦片业务涉及码头,运输,以及烟馆等,这些领域全是青帮的人,如果想捣乱实在是太容易,所以鸦片商被迫向青帮交保护费。

这些保护费不是交给整个青帮了,而是交给了青帮里的一个分支,叫“大八股党”,大八股党有八个头目,所以叫八股党,为了区分后来黄金荣的同名党,就在前边加了个“大”。

大八股的头目沈杏山跟黄金荣一样,也是个巡捕房队长,也是黑白通吃,只不过这个大八股党在公共租界里,黄金荣在法租界里。一开始鸦片走公共租界进入上海,正好是大八股的地盘,所以大八股党的队伍通过鸦片保护费卖装备拉人头,队伍人高马大,黄金荣他们根本惹不起。

杜月笙的兴衰往事

不过很快到了1919年,鸦片被禁止了,控制公共租界的美英说是不让鸦片走公共租界上岸了,鸦片商只好从法租界的地盘上岸,法租界不是黄金荣的地盘嘛,大八股党想插足法租界,双方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冲突,好几千帮会分子相互砍杀,不分胜负。

不过当时控制上海的军阀走马灯地换来换去,后来控制上海的军阀成了孙传芳,孙传芳和黄金荣关系好的不得了,干脆签了个约,让黄金荣垄断鸦片贸易,这下对于大八股党来说要命了,政府插足黑社会业务,这还玩啥玩,干脆投降加入黄金荣他们一伙做小弟,从此上海鸦片业务基本全归了黄金荣他们一伙小八股党。

孙传芳从鸦片贸易里每月能赚500多万大洋,政府和黑社会贩毒分红,这可以算人类历史上一景了。

4、和国府的结盟

杜月笙刚刚终结了大八股党,三巨头刚刚过上幸福的贩毒生活,南方传来了消息,说是要变天了。

我们先回顾下中国近代史上五次巨变转折,

1、鸦片战争,西方人来了,老帝国被拖入了现代世界;
2、甲午战争,大清的国运被打断,日本的崛起成了必然,大清要完了;
3、辛亥革命,大清完了,但是大清军官团窃取了革命成果,北洋政府还不如大清;
4、国军北伐,新式党军“光荣北伐武昌城下”,蒋委员长横空出世;
5、1949,现代史的开端,一切都变了。

青帮发迹于第一次巨变,崛起于辛亥革命后,现在面对一个新问题,也就是南方革命党正在一个叫黄埔的地方训练革命军,全国各地的有志青年纷纷奔赴广州,投军报国,北伐在即,眼瞅又一场狂风骤雨,如何确保青帮能挺过这次巨变成了青帮大佬们面对的头号难题。

对于这一点,杜月笙他们倒也不太担心,因为他们跟国党非常熟。

当初孙先生闹革命,手底下吸收了大量的青帮分子,比如最得力的兄弟陈其美,他就是青帮头目,听说发生了辛亥革命,一溜烟跑上海,叫上自己的黑社会兄弟们,组成敢死队,宣布上海光复,顺便自己任命自己为上海军政府的都督。并且让自己的兄弟蒋介石带着一支敢死队去进攻浙江巡抚衙门,活捉了浙江巡抚曾韫,这些敢死队,又基本是他们青帮的人。

再后来孙先生和袁世凯闹翻了,也是青帮伸出了温暖的手,多次无偿帮助了孙的党徒,甚至孙中山最重要的支持者张静江,被孙当成财神爷,也是青帮的人。

后来蒋介石跑去上海搞证券交易所准备骗钱,没想到赔了个底掉,天天被一群债主追着跑,还是黄金荣出手相救,蒋才躲过一劫,并且黄金荣给他盘缠,让他前往广州去找他大哥。

后来黄埔军校成立了,陈其美早就被杀了,不过陈其美的俩侄子又跑来上海说是要招生,也是青帮提供了住处,从那时起,杜月笙无意中跟后来的国党“CC系”大佬勾搭上了。

整体而言,青帮长期从事有组织犯罪和卖淫业务,后来又通过鸦片贸易赚了不少钱,长期以来用这些钱不断的资助各方势力,和日本人也有合作,甚至包括我党,基本做到了各方都有朋友,所以我说,除非我党上台,否则青帮基本能立于不败之地。

甚至那个杨度,著名筹安六君子之一,他在北京忽悠袁世凯称帝,后来袁世凯被大家骂死后他没地方去,跑到了杜月笙门下藏着,在那里认识了后来的周总理,并且据说救过周,周晚年弥留之际,突然说你们不要在骂杨度了,他是我党的人。。。

在北伐前,当时上海是北洋军阀的地盘嘛,广州国民政府已经秘密派出大员潜入上海,和杜月笙搭上了线,杜月笙他们表示要站在北伐军这边。并且组织了1000多打手,配发武器,等北伐军到达上海的时候和城中的汪寿华一起发动工人起义。这个汪寿华也是我党的人,后来被杜月笙给活埋了。

杜月笙的兴衰往事

后来没等北伐军靠近上海,上海地下党发动工人暴动,直接把上海给拿下了。

这时北伐军内部很快出了分裂,国共分裂了,杜月笙他们面临一个大问题,该支持哪边?

杜月笙他们是不想掺和这事的,像他们这种穿越周期的庞然大物自然知道没必要去惹那些没必要惹的人,万一杀不干净,自己也搭进去,但是已经成这样了,不掺和也身不由己。

考虑到共党跟他们抢工人,我们前文说过,青帮自己是工会吸收工人入会,最讨厌别人跟他们抢工人,而且我党革命性太强,眼里容不得他们这些封建余孽,所以杜月笙他们最终决定支持蒋。

上海城里当时有近五千我党的人,都是工人纠察队,没收了军阀部队的枪,并不怕蒋,蒋在上海附近只有三千人,所以只能是拉拢青帮,1927年,蒋派出自己最得力的干将杨虎和杜月笙他们谈判,最终,杨虎和青帮三巨头结拜兄弟,邪恶联盟形成,只不过杨虎作为蒋的手下,竟然成了蒋师父黄金荣的兄弟,辈分跑蒋上边去了。

于是,财阀们给了蒋1500万大洋,支持蒋反共,其中50万拿去给青帮买武器,青帮武装了2000多人主力拿着制式步枪,剩下的拿着斧子,等在后边。杜月笙把我们刚才说到的汪寿华骗到公馆,随后绑去活埋了。

第二天,1927年4月12日4点,停泊在吴淞港的一艘军舰响起汽笛,大清洗开始了,青帮兵分多路,突然袭击了我党控制的所有据点,在上海屠杀共产党和工人纠察队,具体情况大家可以看看那个《建军大业》,一开始说的就是这事。

不过据说在大屠杀开始前杜月笙私下通知了周他们几个大佬。

对于杜月笙他们几个来说,这次投机完全成就了他们青帮,从此青帮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黑社会了,简直有定立之功,按照古代惯例,是要裂土封侯的,比如汉初封的那几个王,除了韩信都是黑社会起家。国民政府干脆给了黑社会一个营业执照,让他们专营毒品,从此以后可以安安静静在上海贩毒开妓院和赌场了。

唯一的曲折是宋子文,宋子文仿效美国搞了个国税局,美国国税局大家知道吧,税吏们挂着枪开着装甲车去征税,在美国有“国营黑社会”之称,知名黑手党老大卡朋贩毒没被抓,后来因为逃税被抓送进了监狱,宋子文也模仿美国搞了一支部队干这事,也就是著名的税警总团。

有了队伍,就要搞事,宋子文就去搞杜月笙他们,没想到很快就遭到暗杀,尽管宋子文本人没死,但是他秘书死了,从那以后政府再不打杜月笙的主意了。随后俩人关系还好上了,杜月笙每个月给宋子文几万块钱,宋子文也不再去找杜月笙麻烦。

此外杜月笙深度参与了蒋委员长的私生活,比如蒋要娶宋美龄,但是自己家里还有个媳妇陈洁如没法处理,杜月笙出钱把陈洁如给送到了美国。

本来这事到此为止就完事了,陈洁如按理说戏份已经没了。不过小陈不服,坚持抓学习,拿下了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加上早年蒋自己热爱写日记,鼓动她也写,跟蒋在一起的时候小陈天天记日记。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小陈跟蒋那几年非常活跃,经常去黄埔军校溜达,跟黄埔师生们亲切攀谈,后来黄埔将校提到校长是说蒋,提起主任有时候是戴季陶,有时候是周同志,但是提到师母,肯定是陈洁如,不是宋美龄,黄埔的人不认宋美龄。

陈洁如有脑子记性好,把听到的,别人跟她说的,她自己猜到的,以及其他的不知道在那根电线杆上看到的,全写日记里,后来小陈把当初的日记添油加醋全部发表了,赚了钱又赚了名。

而且杜月笙拉拢整个民国上层,参加他那个高端俱乐部,也就是传说中的“恒社”,这个组织里有五百多人,一半是商人们,一半是官员们,相当于一个网络,网罗了整个民国上层。

杜月笙的兴衰往事

整个民国在大陆期间,杜月笙成功团结了国民党内部的CC系(我们上文提到的陈果夫陈立夫),孔祥熙,宋子文,以及金融系统大佬,并且在1930年后把黄金荣和张啸林也排除出了权力圈,他成了唯一一极。

整体而言,跟政府深度勾搭解开杜月笙一生的钥匙,更准确的说,黑社会勾结政府,一切经营违禁业务,这才是杜月笙一生的关键,正如我经常说,胡雪岩最重要的技能是官商勾结,这些人从来都跟政府高层称兄道弟,然后一起分红。我发现现在市面上几乎所有的杜月笙文章都没发现这一层。

5、杜月笙和日本人

1931年918事变爆发,杜月笙就开始跟日本人打交道。

杜月笙是非常反日的,手底的黑社会成立了好几个抗日救国会,918之后大量的东北难民涌入内地,杜月笙他们非常积极地筹划救助这些人,并且利用威望号召其他人一起救济。

随后杜月笙就干起来了老本行,当时上海不是抵制日货嘛,但是中国当时工业太弱了,到处都是日货,杜月笙他们的救国会到处收保护费,商界的人只有交了保护费才能继续卖日货,抗日救国过程中青帮竟然多了一条财路,也真是会过日子。

后来1937年抗战爆发,杜月笙迁往香港,在香港遥控上海的业务。

而且大家可能不了解日本人治理中国的套路,他们依旧是采用中国人管理中国人,担心把罐子摔坏了乱作一团,所以日本人进了上海后并没有大规模清洗帮会,反而跟帮会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合作。

这也就给了杜月笙的一定程度上的操作空间,忙活了不少事,既利用当时兵荒马乱囤积居奇赚了不少钱,又通过他的公司从香港往大陆解放前和重庆倒腾了不少物资,支持了抗日大业。所以抗日期间的杜月笙即是卖国贼又做了不少贡献,想一句话概括他还比较难。

解放后回到上海,没过多久国共又打起来了,那几年的事大家也都知道,物价飞涨物资匮乏,杜月笙他们一伙利用机会,继续倒买倒卖,赚了不少钱,他儿子一度因为金融犯罪被蒋经国抓起来判了半年徒刑。

6、逃亡

该来的还是来了,1949年解放军突破长江防线,南方资本家开始大逃亡,尽管事先有人建议杜月笙留下来,但是杜月笙还是毅然决然跑掉了。

他比较机智,没跑台湾,他知道老蒋对他没啥好印象,至于蒋经国,恨他牙痒痒,跟到台湾就是欠收拾,所以跑香港去了。

杜月笙在大陆的资产形式主要是房地产和公司码头仓库什么的硬资产,1948年国军败的太快,绝大部分资本家都没来得及变现,一切都太快了。

1948年年初国府还有两百多万精锐野战军,但是等到年底已经全没了。尤其是淮海战役,战役爆发前,也就是1948年11月,国军还有60万精锐部署在华东,谁都觉得这60万精锐老兵守江南一点问题都没,完全没想到,还没过年这支部队已经全报销了,解放军开始部署渡江战役,整个江南瞬间全乱了。

杜月笙的巨额财富根本没法套现,当时大陆大部分黄金白银已经被蒋经国弄到台湾去了,美元也大部分控制在国府高层手里,杜月笙他们天量财富根本没办法换成钱,拿着百万美金去香港了。

到了香港后,杜月笙依旧维持着上海时代的风格,只要故人来求助,基本都会出手帮助,等到1951年去世的时候,据说只剩下了10万美元,不过那时候的10万美元顶的上现在1000多万,如果折算房地产的话,估计能顶好几亿。

反而是黄金荣,又多活了两年,解放后老头没去香港,留在了上海,他可能觉得自己挺过了大清光绪,辛亥,北伐,日本人,自然也能挺过新中国,建国后举报他的人太多,被送去扫大街,为社会主义建设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7、关于杜月笙我们该说啥

写了七八千字,到了总结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该说啥了,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人极其复杂。咱们这个号一般不评价人,不过杜月笙得说几句,因为这几年对这人的评价歪到后脑勺去了。

杜月笙是一个正儿八经的黑社会,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有共识,他的钱也是从有组织犯罪,开赌馆,开妓院,贩卖鸦片赚来的,钱是黑钱,而且这些钱大部分成了他个人私产,剩下的用于跟军阀财阀政府大员打通关系,只用一点渣用来做慈善,就差点彻底洗白了。

民族大义上杜月笙做了一些好事,不过问题是大家一定要分清楚哪些事是该做的,哪些事是超预期。

不知道这些年为啥有股邪风,觉得抗战时期不投降日本人就是高风亮节,拜托,要点逼脸不?人家四川在抗战中350万农民子弟出川抗战,大部分没能返乡,此外云南当时那么小的地盘,都派出看家底的60军出滇拼杀,盘踞陕甘长期自保成性的穆斯林马家军都派出骑兵参加抗战,离国几百年的南洋华侨都送自己儿子回国跟日本人死磕,问题是战争从未烧到这些地方,连没读过书的农民们都知道国难当头之际离开家园告别妻儿去保卫更大的家,一些人竟然觉得拥有怪兽级财富的杜月笙为抗战做点贡献是超预期,这些人的三观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了。

其实杜月笙的一生做的最好的一个角色是黑社会大哥,非常讲义气,对兄弟们能帮就帮,但是如果影响到自己的地位和财富,杀伐决断毫不迟疑,比如我们前文说到的汪寿华,几天前还跟杜月笙称兄道弟,一转眼就被活埋了。

世间已无杜月笙,好在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人,不再产生这样的人这是我们民族的幸事。

来源:九边 微信号:ertoumu89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杜月笙的兴衰往事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