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血洗华尔街背后:那些飘飞的Y世代尘埃

2021-2-6 13:00 热度: 22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血洗华尔街背后:那些飘飞的Y世代尘埃

所有异象都有因果。

34岁的基尔,长发齐肩,是美国波士顿郊区一名普通奶爸,现实身份是金融分析员。

每夜女儿入睡,他便到地下室中,开启YouTube直播,化名咆哮小猫,聊聊股票以及比利时啤酒。

每次直播收尾,他都会掏出一个台球黑8,搞笑地让黑8预测股票走势。

几周以前,他第三个身份被世人所知——

他是美国股市风云人物,千万散户带头大哥,令一支垂死股票飙涨1625%,逼得富豪痛哭,空头谢幕,华尔街一片风雨狼藉。

基尔混迹的论坛名叫“华尔街赌场”,他的论坛id简单粗暴:干翻价值投资。

华尔街赌场的会员来自天南海北,身份鱼龙混杂,有金融大亨,有游戏死宅,有中年白领,也有刚毕业大学生。

他们注册后,会领到统一的漫画头像,头像参考《华尔街之狼》中小李子的造型,金发背梳,墨镜戴起,戏谑面对人间。

一本正经的金融分析在这里不受欢迎,取而代之的是沙雕表情包,有时候一张动图,就能引发一场梭哈。

这里的网友更信奉论坛的座右铭:YOLO,人生只能活一次,不如及时行乐。

论坛上的投资风格因此变得狂野,有人探讨能否故意传播疾病引发股市动荡。他们信奉永不割肉,要么暴富登月,要么赔光清零,人生不过大醉一场。

即便泰坦尼克沉没,倾斜的甲板上,不妨先弹一曲末日欢歌。

去年夏天,基尔注意到美股“游戏驿站”,他购买了该股票的看涨期权,坚定相信股票会上涨。

游戏驿站是美国老牌游戏零售店,是一代美国人的童年记忆,巅峰时美国所有小镇都有一家门店,少年们在此排队抢购游戏,或交易二手光碟。

2019年,游戏驿站尚有5830家连锁店,然而因电商冲击,线下销量崩盘,加之新冠疫情,去年一年,游戏驿站关店400余家。

华尔街巨头们,决定做空这支股票,按照做空逻辑,股价越低,他们斩获越丰。

基尔反其道行之,他认为游戏驿站被低估,他连续数月,在论坛晒贴收益,引来更多散户投资游戏驿站。

游戏驿站的股价因此从15美元,一路涨至39美元,1月19日,华尔街做空巨头香橼按耐不住,在推特上说:

香橼会开一场直播,告诉大家那些买游戏驿站股票的人是蠢货的五个理由,股价马上回落到20美元,在做空上,我们比你懂得多的多。

傲慢语句,引发论坛怒火,基尔等网友开始号召大家买入,许多散户不看股票走势,只因童年回忆和愤怒情绪,大批买入。

1月22日,游戏驿站股价飙升78%,收盘价65.01美元。3天后,游戏驿站股价飙至483美元,单周涨幅400%。

散户掀翻机构,韭菜磕碎镰刀,华尔街的剧情开始超出想象。1月26日,游戏驿站股价单日飙升92.7%,马斯克下场支援,发推特称“做空就是诈骗”。

失控之初,香橼尚在嘴硬,创始人称“一群愤怒暴徒在过去48小时犯下了多项罪行”。

然而7天之后,从事做空20年的香橼宣布,以后放弃做空研究。

香橼尚可转型,而另一家巨头梅尔文资本,因散户暴走华尔街,巨额亏损超53%,只能借款续命。最多时,它单日亏损16亿美元。

散户们的狂欢仍在继续,华尔街的规则已难约束。

1月28日,美国多家券商,限制散户交易,甚至使出关闭服务器,删除股票代码等非常手段。

服务器恢复之后,券商定下规则:游戏驿站的股票,只能卖不能买。

愤怒的散户给券商软件留下10万条差评,并组织集体诉讼。电台主持人声援:这是精英对平民压制,“只因不能用他们的方法赚钱”。

2月3日,游戏驿站股价已从高峰处,跌回至92美元,基尔一夜损失1360万美元,但他说:一股也不会卖。

华尔街赌场上的网友,早已习惯了赌桌风云,他们说:

赚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让一个亿万富翁在全国电视上痛哭流涕了。

有人在回贴中,引用了《蝙蝠侠:黑暗骑士》的经典台词。

电影中,小丑在海边废弃仓库内,点燃小山般的现金,告诉黑帮头目:

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传递一个信号。

风暴最盛之时,纽约时代广场屏幕亮起,打出“游戏驿站暴走”,有人提出“重新占领华尔街”。

所有故事,都有十年前那个秋天的影子。

2011年,一家名叫“广告克星”的社会活动网站,发起活动“占领华尔街”。

网站给出占领理由:占总人口99%的美国大众,对于仅占1%富豪的贪婪和腐败,再也无法忍受。

这个理由出自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的文章:

过去10年,上层1%人群收入激增18%,中产阶层收入却在下降。最近几十年来美国的经济增长,还有其他好处,都流向了金字塔顶端的人群。

事实上,99%也不是诺奖获得者首创,最早出自《1984》作者奥威尔的信件:1%的人,永远不知道剩下99%人的存在。

9月17日,抗议活动开始,网站贴出海报:华尔街标志铜牛背上,平民跳起芭蕾。铜牛身后,大雾弥漫,人影憧憧。

那雾气是次贷危机的阴影,而那些人影,是当年失业的人们。

加州的老妇因四个子女失业赶来,佛罗里达的酒吧招待被海报触动赶来,加拿大女孩专程飞来,只是因觉得机场改签费过贵。

队伍中,多是30岁以下年轻人,其中不乏名校毕业生,他们因次贷危机,背负学生贷款,又卷入失业浪潮:

“全国都在裁减教师,在我的家乡波特兰,一堆博士、硕士和大学毕业生抢一个咖啡店的咖啡师工作”。

天南海北的人聚集华尔街,一如十年后的散户蜂拥论坛。十年前那次,许多人帽子上插着标签“我们是99%”。

然而,聚集之后,抗议活动很快变成无厘头狂欢,大量乐队加入,人们击鼓高歌。

唱得最多的歌,是马文盖伊的“What's Going On”,歌中唱道:

这世界发生了什么

世界为什么会这样

面对一个沉重框架,人们空有愤怒,也只余迷惘。

十年前的抗议活动,最终在美国警方清场下告终,《纽约时报》点评称:他们什么都没有改变。

然而,改变藏在之后的脉络中。参加活动的许多人,四年后成为特朗普信徒,支持英国脱欧,影响世界的走向。

那些振翅而起的黑天鹅,起飞地点,在十年前的华尔街。

数天前,网飞宣布,散户对战空头事件将拍成电影,基尔等散户成为主角原型。

然而,华尔街赌场的散户们说,他们不是什么史诗大战主角,“我们只是试图把我们这代人手中这副烂牌打得最好的普通美国人。”

有人在论坛上发了公开信,致香橼、媒体以及婴儿潮一代。

此前,美国媒体总结,这场散户大战,其实是“世代之争”,是出生1980至1995的Y世代,挑战出生1945至1965的婴儿潮一代。

出生在二战后的婴儿潮一代,重叠着时代巨变,1990年,他们平均年龄35岁时,已拥有美国21%财富。

而亲历世纪之交的Y世代,又被称为千禧一代,他们享受和平红利,也面临固化世界,2019年统计,他们只拥有美国3.2%财富。

Y世代也是拥有外号最多的一代,西班牙称他们是丢失一代,德国称他们是也许一代,瑞典的叫法是冰壶一代:前路障碍重重,只能规定行进。

《大西洋月刊》称,Y世代是迷失一代,参与了科技繁盛的开始,又陷入上升艰难的迷局。

Y世代的虚空中,横亘着一条繁华又沉重的华尔街。

2017年,瑞信报告称,全球超3600万人为百万富翁,但仅占世界人口不到1%;两年后,全球2153个富翁身家已相当于46亿人财富总和。

重压之下,Y世代开始了条框内的生活。

他们是韩剧《天空之城》中的攀爬白领,是美剧《无耻之徒》中的打工青年,是失落的平成废物,迷路在日本的灯影中。

韩国电影《寄生虫》中,所有故事都发生在一栋豪宅。豪宅分一楼、二楼、地下室,三个空间,三个世界。

当草坪上奏起华尔街乐章时,地下室内满是Y世代尘埃。

《寄生虫》导演奉俊昊做过调查,片中的豪宅售价1712.1万美元,按照韩国人均收入,想买这栋房,普通人需547年。

所有这些潜因,最后催生出华尔街的散户大战。

大战时,有人在论坛转载新闻,疫情期间:美国650位亿万富翁,29位财富翻番,媒体为贝索斯发明了新词centibilionaire,专指财富超1000亿美元的个人。

与之相对,同期美国有2000万人失去工作,1300万人面临失去救助金风险。

散户的咆哮因此而起,而这将是一系列异象的开端。当规则被打破,类似故事将持续上演。

1月29日,美国证交会总部大厦前,站着一名来自“华尔街赌场”的抗议者。

传说中的大部队并未到来,他不在意,举牌一阵后扬长而去。

他孤身一人,但长街上满是尘埃。

来源:摩登中产 微信号:modernstory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血洗华尔街背后:那些飘飞的Y世代尘埃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