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车厘子自由”有盼头了?

2021-1-15 10:00 热度: 70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文 | 邢海洋

打脸来得真快,两年前还在感叹“车厘子不自由”的我们,没想到两年后就不必数个颗数吃车厘子了。两年前,我还在专栏里判断,车厘子自由=财务自由,车厘子的自由只属于少数人,相当长时间内车厘子还不能敞开吃,今年就被经济学最基本的利润平均化规律给教育了,好吧,我先打脸为敬!

“车厘子自由”有盼头了?

看纪录片《南太平洋》,那里是海洋的世界,岛屿连整个地表面积的1%都不到。有一个阿努塔岛,不到0.3平方公里的岛上住着几百口部落人,他们为了可持续生存下去练就了各种生存本领。打鱼用的小船有的都有150年的历史了,还要爱惜着使用。男人们钓鱼的时候干脆漂游在水面上作业,就因为树木太匮乏了,没有那么多的木头造船。太平洋上还有个不可持续的例子,一千年前复活节岛上的殖民者砍光了岛上所有的树木,短期内建立起强大的聚落,文明发达到可以合力建造巨大的石像,可森林再也没能更替,文明很快消失了。

盛产车厘子的智利在南美洲,看似和太平洋上的小岛没有多少关联,可打开一幅世界地图,南半球,尤其是适宜生长樱桃的南温带,那里基本是海洋的世界。南半球的陆地,非洲和南美洲都是北部面积大,向南渐尖渐细,面积最大的陆地区域坐落于热带,温带的陆地面积就很小了。南半球最大的一块独立的陆地是澳大利亚,虽然四面环海,可大部分土地处在副热带高压带控制之下,形成的是和中东相似的干旱荒漠气候。

“车厘子自由”有盼头了?

无论南半球还是北半球,樱桃最佳种植区域在纬度30-45度之间,这一区域内北半球有着广袤的土地,上面繁衍生息着数十亿的人口。可南半球洋面居多,陆地面积相对较少。曾经,南半球樱桃总产量仅占世界总产量的3%,如今随着北半球对反季节鲜食水果的需求急剧放大,智利果农开足马力,阿根廷果农也加入进来,2018年南半球的樱桃产量接近了全球收获面积的19%,但和北半球仍有着差距。

经常有人抱怨国内的樱桃贵,这是有原因的。维基百科上,2016年全球樱桃产量排名,智利只以12万吨列第八位,第一名土耳其为80万吨,其次是美国43万吨,伊朗32万吨。而我们中国只排在20位,3.7万吨。樱桃时节,欧洲和中亚的樱桃价格便宜到10人民币一大袋子的程度,可我们这里一直不便宜, 10元也就买半斤大樱桃,这和樱桃栽培的气候条件有着很大关系。所谓“樱桃好吃树难栽”,中国原产的樱桃果小味道一般,欧洲甜樱桃,也就是车厘子只在沿海的烟台和大连等地广有种植。

“车厘子自由”有盼头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我才断定我们离车厘子自由还挺远的。可这里有三个没想到,其中两个必然性因素,一个偶然性因素,三个因素在2020-2021南半球的收获季节共振,国人的车厘子自由居然有了盼头。

首先是南温带土地虽然稀缺,但也没缺到无地可种的地步。以土地面积为例子,全球产量最多的土耳其,土地面积78万平方公里,樱桃种植面积是10.5万公顷,相当于1050平方公里;车厘子第一出口国智利,76万平方公里,两国面积相差无几。虽然这样的比较太过笼统,没有考虑到果树种植的具体要求,但毕竟提供了比较的基础。

如果智利开足马力,把适宜土地都种上车厘子,在土地方面应该没有限制。更何况智利之外,南半球还有新西兰、澳大利亚和非洲等广袤的土地。实际上,早在两年前,正是因为车厘子的利润是种植苹果的5倍,智利果农纷纷转向车厘子种植,这两年车厘子种植面积连年上升。当年就有中国采购商预言,5年内智利的车厘子产量将翻番。

“车厘子自由”有盼头了?

第二个没想到是价格信号传导如此之快。经济学上,稀缺性历来赋予商品更多的价值,14亿中国人突然富裕起来,突然出现在国际市场,于是造成了买什么什么贵的现象。车厘子也是如此。电商崛起,生鲜冷链运输成型,反季节鲜食水果消费突然在国内爆发。又因为我们的春节和南半球的收获季节刚好合拍,甜美多汁,堪称水果界极品的车厘子于是当仁不让,成了中国消费者的挚爱。社交网络上甚至把“无所顾忌地消费这种高端水果的能力”称为“车厘子财务自由”。车厘子,这款具备了稀缺性和高品质的水果极品,一下子晋身位现象级 “网红”。

对于一年生的农作物,从种植到出产的周期影响着农民的种植热情。网购樱桃盆栽,店家都宣称两年可结果。野外种植4年也能结果,并很快进入盛产期。近些年来自中国的需求刺激着智利的果农,信号传递是非常快的,这些年智利车厘子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着,2015年,智利车厘子出口超过10万吨,当时智利水果出口商协会(ASOEX)预计五年内出口量将达15万吨,结果是今年肯定会超过20万吨了。

“车厘子自由”有盼头了?

第三个没想到是新冠疫情的爆发,这是偶然性因素。疫情下国人对冷链进口食物保持警惕,无形中抑制了车厘子的需求。而国际旅客骤减,大批航空运输资源闲置下来,又降低了空运车厘子的成本。不过海运方面近来运力紧张,不知会否对车厘子的运价有所影响。冷链运输属于专业船只,冷冻的肉类和海鲜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最多,或给车厘子腾出了运力,也未可知。

多方因素共振,这个寒冷的冬天,我们有了一定的车厘子自由。按照南美车厘子种植的势头发展下去,相信车厘子的彻底自由可期。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号:lifeweek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