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逃离“北上广”,杭州会是年轻人下一个梦想之地吗

2020-12-16 10:30 热度: 51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逃离“北上广”,杭州会是年轻人下一个梦想之地吗

记者 | 周姝祺

高居不下的房价,巨大的通勤压力,没有喘息的加班工作……有人说,在“北上广”只能是活着,而不配生活。当这些大城市成为年轻人的梦想破碎地,他们开始选择逃离,寻找下一个梦想启航地,而杭州正在成为他们的新出发点。

据猎聘发布的《2020中国互联网行业中高端人才报告》,从2018年到2020年,杭州是互联网行业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排名第一的城市。数据显示,78.72%的互联网人才选择去杭州工作的原因是阿里巴巴创造了更多工作机会,让这群互联网人放弃“北上广”,成为新一代“杭漂”。

杭州吸引的不仅仅是互联网人。据Boss直聘发布的《2020人才资本趋势报告》,由于经济、文化快速发展,加之不断大力推出人才引进政策,杭州成为2019年求职者离开一线城市后的首选。

杭州成为不少人向往的城市,社交媒体上对“杭州工作生活前景怎么样”的讨论从几年前开始就不断发酵。那些“逃离北上广”成为“杭漂”的人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杭州真的能成为年轻人下一个梦想之地吗?

杭州的诱惑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是自古以来人们对杭州美好的描述。西湖美景,垂杨柳边,选择杭州的年轻人渴望在这里享受到惬意的生活。

李明茜当初选择到杭州定居,最吸引她的地方是杭州的生活气息。在她看来,杭州文化底蕴深厚,可以随时感受到前人留下的文化古迹,也没有一线大城市的紧张与冲突感,多的是如同山水环境一般的沉静柔和。

社交媒体上许多在杭州安家的人,都会提到一个细节:在杭州的许多路口,即使没有红绿灯,机动车也会专门停下来让行人先走。

“在这里你可以随时体会到杭州的人情味,让你生活更有幸福感。”李明茜说。

除宜居的生活环境外,杭州的城市发展十分迅速。在2016年G20峰会后,杭州也展现了其不断发展的潜力。

日前,第一财经发布《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按照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未来可塑性五个方面评估中国城市。其中杭州在新一线城市排名中仅次于成都和重庆;在未来可塑性上,杭州排名第一。

互联网行业对杭州的贡献不容忽视。据猎聘《2018年杭州中高端人才及杭漂大数据报告》,45.75%的人选择杭州是因为互联网等新兴行业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除了坐拥阿里巴巴、网易等互联网巨头企业,杭州还有大量互联网创业公司。据《2020年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显示,杭州科技独角兽公司数量已和深圳持平,均为20家,跻身中国第三。

知乎网友“药师”分享了自己五年前选择来杭州的理由。他坦言,最初选择杭州是因为它是全国的电子商务物流中心,而他在生鲜行业创业,最重要的就是物流。

据“药师”介绍,他入住杭州后不久,2018年菜鸟就在杭州开通全球唯一电商专用洲际航线,实现“全球72小时必达”,为中小企业参与全球贸易打开了新通路。

阿里巴巴等头部互联网企业加持下的杭州,在智慧城市和数字化建设上,相比别的城市更率先迈开一步。

2018年杭州市政府宣布要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要在数字经济前沿基础和关键核心技术创新、重点产业领域数字化转型、社会治理数字化应用等争取领跑全国乃至领跑全球,为数字中国建设提供样本。到今天,数字化杭州已经给市民提供了诸多方便。

“在杭州开车时,明显地能感觉到提供到的信息更精准,对道路拥堵情况说明更清晰。”“药师”说, “杭州是一座容易把人养‘懒’的城市,不是在说它的节奏,而是数字化杭城能带给人的种种便利。”

逃离“北上广”,杭州会是年轻人下一个梦想之地吗

知乎网友“药师”的分享。图片来源:知乎截图

为吸引更多人才来到杭州,杭州市政府在人才吸引政策上不断加大力度。2017年5月,杭州市政府推出《杭州市新引进应届高学历毕业生生活补贴发放实施办法》,对应届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及以上人员和归国留学人员将有机会获得一次性发放的生活补贴2万至3万元。2019年,补贴标准刷新为本科生1万元、硕士3万元、博士5万元。

另外,据界面职场此前报道,杭州市余杭区为吸引高端人才到基层工作,为来自清华北大的高校毕业生提供高达38万元的年薪和免费三年人才公寓。

在杭州市政府铆足劲的激励政策下,截至今年7月,2020年杭州新引进35岁以下大学生人数达234072人,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211913人。

快速发展的杭州,没有想象中的美好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虽然在“抢人大战”中表现活跃,但同期有相当比例的求职者选择离开杭州,出现对“北上广”的回流倾向。在知乎问题“你为什么最终没有留在杭州”回答里,有网友直言,杭州是本省富人的城市。

发展过于快速的杭州,在基础设施的配套上还没有跟紧步伐,首先被人诟病最多的是杭州的公共交通。

杭州作为长江三角洲中心城市之一,总面积达16853.57平方千米,但目前正在运营的地铁线路只有五条;而深圳总面积为1997.47平方千米,已开通运营地铁线路则是杭州的一倍多。

在杭州,位于市中心的西湖属于上下城区的老杭州人和游客的;余杭、拱墅,滨江,萧山才是新杭州人的聚集区。这些新规划区医疗资源缺乏、娱乐设施分散,“杭漂”们幻想西湖游船,悠然自得,而实际上则是两点一线,乏善可陈。
“大多数的时候我们还是堵在通勤的路上,睡在城市的近郊区域,偶尔周末去商圈吃饭,996完只想在家宅着,更别提杭州一到周末就下雨了。”网友Riesling说。

房价,是“杭漂”们另一个痛点。当初选择离开“北上广”,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高居不下的房价,而如今,杭州的房价也让不少人望洋兴叹。

杭州房价的猛涨在2016年G20峰会后。据安居客2016年杭州房价走势图显示,10月杭州的房价了上涨8.63%。到今年12月,杭州房价达到平均每平米28404元,而像新杭州人选择居住的余杭区未来科技城区域,房价已经上涨到了每平米33349元。

逃离“北上广”,杭州会是年轻人下一个梦想之地吗

(2016年杭州房价走势图。图片来源:安居客)

王青毕业后留在了杭州,他现在每个月工资税前一万四,省去房租等日常生活开销后,一年能够攒下12万,但这只够买下杭州四平米的房。

“就算后面每年工资有涨幅,也远远跟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王青说,“我也很迷茫,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在跑,可是我还是被杭州给抛在了后面。”

此外,许多“杭漂”反馈,杭州的就业机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不少互联网人才冲着阿里巴巴的名头想要来杭州,进大厂一展身手。但是大厂的门槛近些年在不断拔高,容纳不了杭州不断上涨的就业需求。
大厂进不去,年轻人把目标转向小厂或互联网创业公司,但这些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低,没有稳定的现金流保证。

B站up主“王竖-play”分享了他离开北京,在杭州漂泊两年后的感触。他表示,在经历了去年互联网泡沫和今年的疫情后,很大一批没有盈利能力靠融资存活的互联网公司都破产倒闭,而还在“垂死挣扎”的公司也是在一波一波地裁员。

逃离“北上广”,杭州会是年轻人下一个梦想之地吗

B站up主“王竖-play”分享杭漂经历。图片来源:B站截图

“在杭州找工作并不乐观,大厂招聘的职级很高很难进,要求五年工作经验等。”王竖介绍,“小公司则是自身难保停止招人。如果觉得自己的公司很坑,换去同级别的公司的话,就是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

他感叹,现在年轻人就像是曾经逐水而居的游牧民族,现在随着工作的变动在各个城市漂泊。“此身如传舍,何处是吾乡”,杭州承载不了年轻人的梦想,那他们下一个归宿又会是哪儿呢?

(应采访者需求,李明茜、王青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微信号:wowjiemian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