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对不住,我真没本事帮你约见马化腾、马云……

2020-12-13 12:00 热度: 63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虽然本怪盗团远离A股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还跟很多A股市场的朋友保持着频繁的联系,经常交换一些对产业和上市公司的观点(八卦)。市场上的八卦最有趣,经常把我笑的前仰后合,在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上给了我一丝光明。

我平生最喜欢的三大享受:咖啡、威士忌、八卦。其中仅有八卦是精神享受。

三天前,一位券商分析师朋友给我分享了新鲜出炉的第一手八卦,包办了我此后两天的笑点,我一直笑到今天才有力气写这篇文章给大家分享。

对方说:“前段时间,有个基金经理让我约腾讯、阿里的业务负责人,一对一喝茶交流。”
我说:“唔,那可真是痴心妄想,也不看看自己的段位。”
对方说:“可喜可贺的是,我居然真的给他约到了!”

我从沙发上跳起来:“什么?你给他约到了腾讯、阿里的事业群/事业部负责人?能不能让我也蹭一下,我愿意付钱旁听!”
对方说:“级别没那么高,但也是业务骨干,拉出去都能当中小公司CEO的。”
我说:“那也够可以了,能让我蹭一下吗?”

对方说:“那位基金经理看了一下名单,皱了皱眉头,说……”
我说:“别卖关子了,基金经理说什么啦?”
对方长叹道:“基金经理说,这几个人不够分量,还是等你约到马化腾、马云之后再说吧!”

对不住,我真没本事帮你约见马化腾、马云……

我当场把胃里的咖啡全喷出去了,把盘子里的蛋糕也糟蹋了。幸好我穿的都是可以水洗的衣服,不然还得找干洗店。在我勉强用纸巾擦干衣服上的咖啡痕迹之后,对方无奈地摊手说:“这件事情还没完,还有后续,你想听吗?”

当然想!那位基金经理,那位“一言不合就让你请马化腾、马云”的60后大叔,有一套完整而自洽的逻辑,论证自己为什么有资格跟这些身家千亿的互联网大佬一对一喝茶:

已知: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美团这些互联网公司,都是民企,全是民企,统统是民企,对吧?这一点毫无疑问。

又已知:在A股有很多民企上市公司,例子举不胜举。这些民企的老板,大多是比较容易约出来见投资人的,一对一也不稀罕。例如,这位基金经理本人,就曾经见过苏宁易购、分众传媒、华谊兄弟等多家民企的第一号或第二号人物,有合影和微信互相点赞记录为证。

又又已知:以前A股投资者买不到腾讯、阿里的股票,现在腾讯早就是港股通第一大公司了,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之后纳入港股通也只是时间问题。既然如此,它们就该对A股机构投资者好生伺候,毕竟投资者乃上市公司的衣食父母嘛。

由此可以推出:腾讯、阿里的老大,应该像这位基金经理见过的那些A股民企上市公司的老大一样,乐于接受这位基金经理的一对一喝茶邀请,甚至将其视为一种向老牌投资人讨教的机会,互相输出,共同进步。

综上所述:我觉得我完全由理由单独与马化腾、马云喝咖啡或喝茶。如果你约不到,那是你没本事,也是他们的损失。证毕。

听完这段惊天地泣鬼神、令人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打转鼓掌的逻辑,我猛然想到,一年多以前,也有一位类似的基金经理,以类似的逻辑向我约过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不过当时他想约的是黄峥、雷军、陈睿、丁磊。。如此一致的需求,如此一致的逻辑,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然后我神奇地发现,居然不是同一个人。(为了当事人隐私考虑,名字就不点了,请各位读者谅解。)这一伟大发现,再次震动了我的三观。对方趁势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今年以来给我提出类似需求的机构客户,不在少数。”

对不住,我真没本事帮你约见马化腾、马云……

不在少数,不在少数,不在少数……

一言不合就让你单独约见马化腾、马云的基金经理,不在少数,不在少数,不在少数……

觉得“腾讯、阿里、美团也不过是几个民企,我能跟他们的老大平起平坐、互相学习进步”的基金经理,不在少数,不在少数,不在少数……

本怪盗团团长万分庆幸自己已经跳出来当无业游民了,要不然,现在疲于奔命地去给60后基金经理大叔约马化腾、马云,还要苦口婆心地解释对方为什么拒绝的人,就是本团长了。怪不得最近半年见到我的人都说我胖了一些,其实不是因为吃多了睡多了导致的,应该是此类毁三观烦心事变少了,总算能够消停几天了导致的。

好啦,讲八卦归讲八卦,嘲讽归嘲讽,咱们总归还是要从八卦里面讲出道理的。本怪盗团最喜欢的就是从八卦里面讲道理——再大的笑话,再不可思议的荒诞要求,背后都是有逻辑的。上述荒诞要求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

绝大部分A股投资人,对互联网行业的富足和强大,缺乏基本认识。

先不说马化腾、马云有多富了。一个头部互联网公司的老员工有多富?按照我的一位腾讯老朋友的话说:“在腾讯工作十年以上的总监、总经理,光是数自己的房产证,一顿下午茶可能都数不完。”

阿里也类似,唯一的不同在于:腾讯老员工数的是深圳(可能包括广州)的房产证,阿里老员工数的是杭州(可能包括上海)的房产证。

你别以为字节跳动成立晚,员工就没钱——他们的基本工资和期权激励都是业内最高水平。许多字节员工看起来没钱,是因为字节提倡“延迟满足感”。哪天字节上市了,你就知道当年的一线城市楼王都是谁买走的。

还有美团、拼多多、京东、百度、B站、金山软件……这些公司,大的有千亿美金市值,小的也有百亿美金市值,你可以算算它们家哪怕万分之一的股权值多少钱。金融业的基本工资看起来确实更高(尤其是外资机构,工资单吓死你),但是没股权,发股权也不值钱——这年头谁指望投行的股票增值啊。

另外,互联网公司员工离职的出路,远多于包括金融业在内的一切其他行业。尤其是一些要害部门的,例如腾讯的微信、游戏,阿里的淘系电商,字节跳动的抖音,骨干员工出去随便吼一嗓子,一定有天使投资人笑着奉上创业启动资金,说不定连团队都给你配好了。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危言耸听,我亲眼目睹过不止一个例子。

对不住,我真没本事帮你约见马化腾、马云……

我在金融业打工期间,每个月都要无数次接到客户或销售的需求,希望以每小时2000-4000元的价格邀请大型互联网公司的现任/前任骨干员工出来喝咖啡交流。我看着这可怜巴巴的数字,一次次问自己:数房产证都要数一下午的人,会为了这点钱出来跟咱们交朋友吗……

互联网行业不仅极富,而且造富速度极快:

拼多多从成立到上市只有三年,从上市到创下1800亿市值只有两年。
字节跳动成立至今只有七年多。
快手成立至今只有九年多,改版之后的快手APP只有八年历史。
网游非上市公司的双子星,米哈游、莉莉丝,哪一个的历史都没超过十年。
我就不说那些成立两三年就融资几十亿、估值几百亿的独角兽了,举不胜举。

因为互联网行业非常有钱、非常有客户,所以影响力极大。以前我经常说,大型互联网公司“强大而尊贵”,就像坦格利安家族,坐在铁王座上俯瞰七大王国——事实确实如此。

三年前,阿里巴巴投资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一位A股基金经理问我,这是否象征着阿里的重大战略转向,“马云对这件事情是怎么想的?”

我回答:“坦白说,马云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或者知道了但是不关心。”

对方极不满意地反驳:“怎么可能!这是一笔价值上百亿的投资,接受投资的是一家质地非常优秀的公司,在本行业属于佼佼者!”

我摊摊手:“按照阿里的决策机制,低于200亿的对外投资,均由CEO张勇(逍遥子)决策,不必由马云最后把关。马云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这么小的事情他应该没时间管。”

你还记得当初“子弹短信”(聊天宝)问世之初,罗永浩兴奋地宣称“腾讯投资接触了我”,并且立即开始畅想“马化腾坐不住了”的美好愿景吗?如果腾讯投资真的跟他接触过,很可能只是一个基层小朋友,要接触到中干(总经理)级别都还远呢。如果子弹短信持续热下去,倒是真有可能获得腾讯高层的注意,可惜老罗又一次没撑下去。

对于A股投资人来说,这个游戏不太公平,因为A股市场已经很多年没有优质互联网公司上市了。A股苛刻的盈利要求、对并购重组的严格审核、对股权激励的高度管制,都非常不适合互联网公司上市。而且,2016年以后,出于预防财务造假考虑,A股干脆不再批准游戏公司上市。

结果就是,在互联网行业发展最快的几年,A股市场对互联网行业完全边缘化了。研究传媒、电商或零售行业的80后/90后研究员可能还对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强大有一些直观认识,而平时买不到互联网公司(仅能通过港股通买一点腾讯)的60后投资人大叔可能就真是毫无认知了。

对不住,我真没本事帮你约见马化腾、马云……

其实,A股也有过“头部互联网公司”,至少是A股投资人眼中的“头部互联网公司”:乐视网。本怪盗团团长还记得2015年初,多家券商分析师集体写报告,制造了"BATL"这个概念——BAT加上乐视网。还有一个说法叫“乐视网重构中国经济”,好大的口气,至今我也没见哪个公司敢接班这个说法。

被公认为“乐视网第二”(当时是个褒义词)的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说:

“如果海外上市的一二三流互联网公司再不退市回国,就会被创业板上市的七八九流互联网公司收购!”

冯鑫现已入狱。乐视网、暴风科技均已在2020年下半年被深交所摘牌。据我所知,“海外上市的一二三流互联网公司”没有一家曾被乐视网、暴风科技或其他创业板公司收购,也没有收到过它们的收购邀约。

乐视网的故事结束了,但是它留给A股市场的创伤很深,直到今天还没痊愈。这创伤深到什么地步?2018年,也就是贾老板出国造车之后差不多两年,乐视网已经淡出了资本市场的主流视野。当时我去一家基金路演,该基金当年以重仓乐视网闻名,从2014年的争议拿到2015年的暴涨,继续拿到2016年的不断下跌,最后2017年大结局的时候好像也没来得及跑掉。

我在这家基金办公室的墙上看见了“知耻”两个大字。我问对方研究员,“知耻”跟乐视网有没有关系。对方苦笑了一下,回答:“重仓乐视的时候,我还没来。”

至于暴风集团,留下的创伤倒是稍微小一点,因为这货上市之后连拉了33个涨停,机构根本买不到量。你还别说,我至少调研过三次暴风集团,当时海外投资者来中国点名就要参观暴风,还必须尝试VR拳头产品“暴风魔镜”。一群美国人、欧洲人和香港人在暴风魔镜的展厅里各种摇头晃脑、横跳直跳,我真后悔没用手机录下来。

所以,我一直很惋惜,暴风集团的泡沫破灭太早了。如果稍微晚一点,是很有希望吸引大批“洋韭菜”入场,代替瑞幸咖啡提前排练“收割境外资本”把戏的。既然要骗就大家一起骗,不但要机构散户一起骗,国内国外机构也应该一起骗,否则就变成杀贫济富了。

今年8月,蚂蚁集团申请上市,给A股市场打开了一道前所未见的大门。虽然上市没有成功(应该还有后续),但是蚂蚁集团公布的大量财务数据,让所有人深刻地意识到了互联网行业的富足和强大。

“蚂蚁集团发给员工的股权激励,平均下来够每个员工买一套杭州的豪宅!”这句话已经被自媒体炒烂了。这也说明自媒体是多么没见过世面——对于蚂蚁或阿里的核心员工来说,杭州的一套豪宅是什么很稀罕的事情吗?还不如说,蚂蚁和阿里的园区开到哪里,哪里就会自动长出新的豪宅小区。

对不住,我真没本事帮你约见马化腾、马云……

话说回来,虽然我有这么多奇幻经历,虽然这么多年来我就在不停地被毁三观,然而我还是没有本事帮任何人约见马化腾、马云。现在,每当有人对我提出这种问题,我就会和颜悦色地说:

“这个好办,你去把腾讯、阿里的股票买上一个百分点,打电话去他们CFO办公室,一定能安排约见的。或许还是对方跑到你办公室来呢。”

此时此刻,腾讯的总市值为5.64万亿港元,阿里的总市值为5.63万亿港元。我相信,能够买到其中任何一家百分之一股权的人,至少有八成把握得到马化腾、马云非常隆重的会见。

做不到也无所谓,我们还可以轻松愉快一下,想点别的替代方案。例如,下面这首贾跃亭老师的歌,我就非常喜欢,单曲循环过无数遍。虽然贾跃亭老师出国造车已经有几年了,但是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或许还会再唱这首歌给我们听,或许还会再跟机构投资者共聚一堂、聊聊自己在美国水深火热的经历。

我本来还想再写一些奇幻经历,跟大家一起吐吐槽。但是,周末时间苦短,我要娶玩刚刚买下的《赛博朋克2077》了。那就祝大家周末快乐!

来源:互联网怪盗团 微信号:TMTphantom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