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关于我纹身玉米人被老大开除的那些事

2021-1-11 10:00 热度: 25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关于我纹身玉米人被老大开除的那些事

@花杀七十三:早年我小舅是个纹身师(现在是烟酒店老板)。九十年代的纹身和现在的纹身不可同日而语,当年,做一个纹身师,基本会和全街坊的gai溜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甚至很可能见到本街坊的大佬,或以村为单位的村头头目,几代目都有可能。

而当时也正值古惑仔嚯嚯大陆青年脑容量的时候,在杀马特尚未兴起时,时代风口上的那只猪崽崽叫陈浩南,因此每日有诸多盲目的社会青年企图成为一个类似的猪崽崽,或说,万人迷。他们一度让我小舅的生意摊子算是红火,我小舅也多多少少纹了几位街坊大人物,所以前来往躯干上绣花儿的小年轻更多了。
但小年轻的确是盲目的,经常人进到店里了,也不知道自己该纹什么。虽说经典款有左青龙右白虎,年代版有玫瑰花小蝴蝶,但是很多人更想出其不意,并想独领风骚。在近几年流行纹卡通图案和简笔小清新的时候,我小舅感叹,这玩意儿他当年就做过,只不过让人把店砸了。

怎么回事呢?

就是如上述一个脑袋里灌水的小年轻,进店也不知道自己纹什么,抓耳挠腮地嫌青龙白虎太土,蝴蝶玫瑰太母,纹复杂了嫌疼,纹简单了嫌亏,总之挑挑拣拣,一下午都没有定夺。后来可能是挑花眼了,也可能自暴自弃,或着就是脑子抽了,他翻起了桌上一个画本儿。那是属于我当时读幼儿园的表弟(我大舅的儿子)的那种,儿童涂色的画本儿,那个画本儿封面是一个玉米人。

据我小舅讲,就是一根玉米,长着眼睛和嘴,以及卡通的四肢,摆了一个挺开心的姿势。这小伙子和这根玉米看对眼了,说,“大哥,我瞅这个挺好。”

我小舅当时就有点儿愁,说,“你再考虑考虑,咱不急。这个属于儿童画,你想好了要。”

小伙子越瞅这个玉米人越觉得特立独行,自己也跟我小舅说,他觉得这个挺可爱,也挺清新的。可能不会被他老爹揍太惨,也不会被未来女友的家庭当坏蛋。

于是玉米人就上臂了。纹完效果还挺好,甚至有点儿丰收的喜悦(这是我胡说的)。然后小伙子喜滋滋走了。

大约过了快一个月了,小伙子回来了。还带着一群人,这群人里有个凶神恶煞的,跟我小舅一通骂,质问为什么纹这么个垃圾在他的马仔身上。我小舅懵了呀,说这是他挑的啊。这群人不管,要求我小舅退钱,还要给他小弟要么纹个覆盖的要么洗了。我小舅当时呢,就梗着脖子说覆盖可以,钱不能退,覆盖的钱你也得付。他们一听,愤怒等级高的莫名其妙,直接几个人叮呤咣啷,把我小舅舅的店给砸了。

然后我小舅收拾了残局,有点不敢继续开了。过了几天那个玉米人小伙子又来了,给我小舅道歉来的,一个人。
我小舅都不稀得理他,但小年轻说,不是自己想来闹的,是他老大非要来闹的。他觉得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来道歉。
我小舅说你为啥啊,你就纹身不满意,你随时来重新弄么,你老大为什么砸我店??

原来gai溜子打架,街头对峙。寒风孤影,江湖故人,恩怨难消,剑拔弩张。他和他的老大被一群(街坊)“仇家”包围,为了彰显恐怖的江湖气质,对面的人都脱了上衣或卷着衣袖,露出坏人才会有的纹身。他老大不服输,也露出纹身,让他也露。
他就露出个玉米人。

然后和老大一起寡不敌众被打得头昏眼花。

现在他被老大“开除”了,感到一丝惆怅,也觉得砸我舅的店很过意不去。我舅当时还劝慰他,说 你的江湖不会因为个玉米纹身而逝去的。

我小舅讲的挺平静。
我听了差点笑死。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标签: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