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2020-12-16 12:00 热度: 52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编辑:阿迪民策划:格子

丁真成为网络带明星之后。

贴吧、虎扑、知乎开始有人狂喷、狂酸。这些人多数是男的。

于是有人说了,直男狂酸丁真,无能狂怒。

这么说十分以偏概全,需要更加精确,并不是各种类型男的都在酸。

比如街(音“该”)溜子男孩就不会酸,他们不太在乎这种事,有这功夫结交点带绿水鬼开霸道的好大哥,包点工程、抽根华子岂不美哉?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比如横发男孩就不会酸,他们不太在乎这种事,有这功夫看看比特币走向,看看B站股票值不值得买,分钟寺的房产值不值得投资。分分钟十万美金上下,忙着呢。(想成为横发男孩,关注公众号青年横财发展会)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还有小老板男孩、蹦迪男孩,等等,其实好多种男的,都不在乎这个事。

那谁最难受?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通过调查,以及与社群内朋友们的深度交流,我发现最讨厌丁真的人群,是做题家男孩。尤其是处境不如丁真的男孩们(丁真已进入体制内)。

那真是破防了,滋滋飙血。

证据如下 ⬇️

1️⃣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2️⃣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这种高赞回答在知乎很多,就不一一截了。

WHY?WHY?WHY?

为啥做题家男孩最受伤、最激动?这个现象很有意思,值得严肃讨论。

首先我们说下啥叫“做题家男孩”,做题家男孩是怎样成长的。

做题家不等于学霸。学霸是最优秀的做题家,做题家的范围比学霸大得多。

只要参加了高考,天天做卷子,那么这个人的少年时期就是按照做题家培养的。

可以说,我们每个人,从小都是做题家。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那么,当个优秀的做题家有多么苦逼,咱们也是都知道的。

培育一个做题家最低需要16年(到大学),最高无上限(可能30大几还在住博士宿舍)。

一生经历无数考试战役:大考、小考、期末考、分班考、中考、高考……

高考不算完,还有很多地狱级副本——考研、考雅思,还有更极端的武林高手认为,国考才是真正的“高考”,冲上去就VANS了。

做题家有个非常直线型的价值观守则:

“做卷子——听老师话——上好大学——找好工作”是他们的人生信条。是一步步累积的,是老师家长学校从小教育的,一万年不动摇。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其实,很多做题家男孩从小是不难看的,长相清秀,头发茂密,身形直板,笑容也阳光明媚。

但上了16到20年学,走过由一本本教科书、黄冈练习册铺出来的路,学得一个个戴着大眼镜,每天睡眠不足,一脸衰样,步入社会两年,头发就开始稀了。

是的,有的人一看就有纯真自然的眼睛,那是因为他从小没刷过一万多张的黄冈卷子。

丁真的待遇,就像是弯道超车,这些做题家男孩们,其实不是嫉妒、不是愤怒,更多的是委屈。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因为他们一直信仰的共识和公式被打碎了。觉得最终还是错付了时代与社会。

“屮艸,凭啥我寒窗苦读16年,一下被别人弯道超车了,社会一致赞美,国家出来站台,轻松进入体制内,一片大姑娘小媳妇花痴的嗷嗷叫,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谁都知道丁真火是因为运气,为啥就做题家男孩这么难受呢?

因为摆脱不了做题家思维。

啥是做题家思维?

就是线性逻辑,等级制度,按照单一标准给人划定三六九等。

大家想想这种逻辑来自于哪里?就是上学时候的做题,卷出来的规矩。

因为做题家世界从小比的就是分数定胜负,多一分上天堂,少一分下地走四方。

这就是属于东亚做题家们残酷的内卷竞争,卷,才能卷出一条路。好多人小时候厌恶内卷,卷完之后也是内卷的卫道士。

产生各种以考试和分数为主导的歧视链路径:985比211人上人,211比三本人上人,本科比带专人上人。

一切人都按照这个序列等级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不按这个规矩走就是社会支流,不登大雅之堂。

这种单一线性的思维,让做题家男孩的成功标准也特别固定,特别有考核指标。

比如体制内流派成功,就是稳稳过国考,穿着成熟稳重的灰夹克or白衬衫,梳着功过三七分的稳重发型,朋友圈天天转发正能量文章,很受领导(副科长)赏识。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比如公司流派成功,小目标是进入BAT,拿到年薪30个。30W是虎扑步行街的街薪。拿到30w就基本人生稳了,身份和社会地位达到了一种水平。

再大点目标是跑去硅谷,组长来自印度。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来了老弟

他们最忌讳的就是对规则的破坏,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挑战。因为这个要动做题家的命根子。

在这里,大家要注意。知识改变命运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是两码事。

惟有读书高,就是只承认考试是最重要的能力,其他能力靠边站。做题做得好,人生赢到老。

有多少老师家长从小是这么教育的:孩子啊,你忍一忍,好好学,你考上个好大学,就稳啦!👍

这里不是说高考不好,不公平,高考是最公平的选拔制度。而是说这种想通过一两次考试,就一劳永逸的做题家思维,其实是不现实的。

这种做题家的美好幻想,自古就有。

你看《聊斋志异》就知道啦,书生会遇到啥待遇?读书读得好,晚上妖野女鬼都会爬到你的炕头翩翩起舞。白天孔孟之道,晚上相公我要。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爽歪歪。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但真实情况是,蒲松龄写这些yy小说时,就蜗居在崂山的一个小亭子里。没有性感女鬼,只有夏天蚊子冬天风。老惨了。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就这个小亭子,现在这个院子改成关岳庙了。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持有做题家思维越久,在社会挨毒打的就越严重。

当了十几二十年优秀做题家男孩,通常有以下特技: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带着这这一身的技能点,做题家男孩走出校门,觉得这回该大杀四方了吧。

结果发现这些技能点在社会上,在婚恋市场上鸟用没有。

没有老板会梳着寸头就对你respect,也没有女孩会因为你能背诵全文就喊哇塞。

可能早慧的女孩早就发现这些特技没啥用了,还没出学校,其实就不信做题家思维了。

做题家男孩,因为看的热血动漫与电影多了,只有接受可社会的无情毒打,才能发现这些不能说破的道理。

男孩越是守规矩的做题家,到社会上就越不适。

为啥?因为混社会最大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

你能想象到做题家男孩陪客户第一次去洗浴中心、ktv那种慌乱紧张感吧,拘束,没底气,除了书本知识,而无江湖经验的紧张。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而且越认准单一路径,心理兼容度下降,就会越敏感,越委屈。

觉得自己做题多,证书多就代表着能力强,而看不到世界上还有那么那么多的关键要素,比如社交能力强就是天下朋友多、比如就是身体强壮性魅力强、比如胆子大就是敢单枪匹马去雅加达淘金、比如长得帅就是招所有人喜欢。

当这些非做题培养的能力,和做题家对冲时、抢占资源时。真心难受。

如果不能正视这些点。在日后的社会生活中注定要破防。就看是早破还是晚破,什么角度破。

丁真事件,让他们在很意外的角度下,破防了。加之2020年头不好,每个人都很难,这种意外破防的感觉,太酸爽了。

就像范伟被赵本山卖拐忽悠的那种急了的感觉——“防不胜防啊!大哥你咋不按套路出牌啊”

就是这种感觉。

最讨厌丁真的是做题家

那做题家身份能不能摆脱呢?能啊,你我哪个不是做题家出身。

只要你摆脱做题家思维,就不再是做题家了,文化决定论。

有的人比较早慧,或者挨毒打比较多,悟出了世界是个游乐场,动物园,斗兽场。不是那由化纤校服——黄冈卷子——后窗班主任——985录取——996offer——街薪30w的线性小世界能够概括的。正所谓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嘛。不要做做题家,要做探险家,他们最美好的景观在未来。

而有的人吧,比较一根筋,走不出做题家思维。看着理塘丁真,陷入了虚无,打开微博热搜,热搜上的丁真闪闪发光,15秒之后,丁真慢慢变暗,手机进入休眠,他们在屏幕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这影子有点委屈,不修边幅,看着像一条狗。

他们最美好景观在过去,那是十几年前的高中傍晚,刷完题后听了听周杰伦的歌,觉得自己充满了无限希望,未来是属于自己的。然后在荒凉的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跑着,面对着夕阳,大喊一声:“世界,我来了。”

来源:X博士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