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皮网首页 收藏本站 分享生活的乐趣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分享

扫码订阅

首页 > 趣闻 > 正文

我欠债几十万给主播打赏的日子

2020-12-15 10:30 热度: 46 责编:一朵梨花压海棠

赵多多是我采访对象里比较特别的一位。她今年不到30岁,读了不错的大学,从事艺术相关的工作。手机很旧,衣服也很少买,但是把钱都花在看主播刷礼物和追星上。她内心有种渴望,渴望被关注,渴望被认可,这种渴望曾变幻为一处回望她的深渊。以下是赵多多的讲述。

图片
讲述|赵多多(化名)

记者|驳静

“为了建立联系”

我总共看过3位主播。第二位主播头一回看,一小时内就刷了1.6万元礼物。

我记得当时手里有6800元,全部家当,飞速地刷掉了。然后是信用卡,当时额度有1.2万元,刷了9900元,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我刚进直播间,先是刷了一点小钱,跟她聊了一下,感觉挺好的,我特别想要她只关注我一个,但另外有个男生,好像跟我较上劲儿了。我们就跟比赛似的,互相较着劲,都刷了1万多元。停下来后很开心,很兴奋,没有一点后悔。哦,是有一点不开心的,因为主播认为我们这样攀比,把整个房间搞得火药味十足,她有点生气,阻止我们继续消费。我当时就觉得,原来主播也不都是只为了钱。

离开直播间后,我看了看,发现信用卡可以分期,这9900元如果分期12个月,每个月我只需要还1000多元。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过拿不出几百块钱的时候。接下来,我每天看直播,信用卡不够用,发现了蚂蚁借呗。我住在家里,我爸妈每月还会给我一点生活费。用这笔钱还债,额度又能增加,又可以刷出来,这样每天都可以刷几百块钱。

我欠债几十万给主播打赏的日子

我沉浸于跟这个女孩子建立联系。一方面,我其实觉得她不是那种为了钱才跟你做朋友的人,但潜意识里又知道,这都是为了钱,所以我每天尽量能消费多高就消费多高。

这个主播我前后看了一年,总共花掉10万元。我很快就加了她的微信,因为也不是什么大主播,她非常普通,每天直播间里经常只有两三个人在。过了大概半年,我跟她坦白说,我其实是个女生。我们后来也见过面、一起出去玩,大家变成朋友后,我就不刷礼物了。互相之间也没暧昧,只是普通朋友,她也知道我喜欢女生,而她是异性恋,两人之间没什么可能。

这个主播之后,我开始追星,一个18线小明星,为她花掉20多万元。追星比看主播更贵,因为有时机票一次就是四五千,收她的独家照片、买周边产品,这些都非常花钱。

我欠债几十万给主播打赏的日子

追星跟看主播的道理其实非常相似,追星是想让明星注意到你,跟你建立联系,同时在粉丝圈里获得非常高的地位,直播也一样。比如斗鱼最贵的礼物是2000元,你刷了它,会有非常多的人在屏幕上打出“你很厉害”这样的话夸奖你,主播也很开心。逐渐地,你就会在这小小的圈子里建立起非常完美的形象,完美的意思是说“非常有钱”。

我当时非常急于建立这么一个形象,且不希望它破灭。为什么?你不觉得这种感觉非常好吗?就是那种,当你走进一家Gucci店,对经理说“除了这个其他都要了”的那种感觉。你可以去想象你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这种感觉,在直播间,你可以经常拥有。

“负债的焦虑就像癌症”

我看的第三个主播非常有名,微博粉丝有一二百万,受关注程度相当于一个四线小明星。她的直播间人气挺旺,消费因此也很高,因为大家都很有钱。我也不甘人后,这个主播我陆续消费掉的钱将近20万元。花这笔钱用的时间就非常短了。当你经过三四年的直播消费体验后,单笔消费会越来越高。比如说我以前觉得3000块钱很多,到后来3万块钱也不会眨一眨眼。所以20万很快一两个月就花掉了。两年前刚开始看直播时,我可能一次只刷50块钱的礼物,多次消费,才能叠加到1万块。但是跟到第三个主播,同样是1万块,那是瞬间消费,我可能1000块钱点10次,几分钟就出去了。

那种一晚上刷1万块的感觉,就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末日狂欢,我不关心能不能还上钱,以后会怎么样,此时此刻,我一定要刷1万块。就是那种感觉。那个时候,头脑里其实也有理性的声音,但非常微弱。我多次在这种选择面前纠结,比如我扫完付款码,点确认之前,我会纠结一会儿,就停在那里;有时,我会用“点将”这样的随机方式来选择要不要刷。假如点到“不刷”,大概10次里面有9次是选择刷。那一次没刷的是怎么回事——对不起,我几乎想不起来有那一次。因为付款前你会感到非常兴奋,你即将要花一笔大钱了。比如要刷1万块的礼物,还没刷,我已经在期待,主播会如何热情地感谢我,别人会如何说我厉害,光是想一下就非常兴奋,然后带着这种期待又兴奋的心情迫不及待地付款。

我欠债几十万给主播打赏的日子

我是在这些事情结束后反省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问题在于,我一直都还得起。比如我的信用卡额度越来越高,刚开卡时是几千块,3年之内额度变成6万元;蚂蚁借呗的额度,从几千块钱增加到现在的20万元。我一直在分期,每一期都卡着点还上,从没逾期过。我感觉自己花钱如流水,与此同时,但凡可以分期就马上分期,互相套现,额度越来越高,同时又疯狂地花。这样持续了3年左右。

当然,我记得欠5万块钱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焦虑了。因为我算过,5万块,我大概需要一至两年时间才能还完,然后我就想,我的人生没有自由了,没有出路了,要困在那个工作上了。当我欠到20万块的时候,我会再想,现在我可能要用五六年来还这个钱,但还是继续花钱,因为那种花钱的快感会缓解焦虑。越花钱就越焦虑,更加想要一个人或一些事情来让你相信自己是一个好人。

但那种负债的状态下,你从来不会真正快乐,再也找不到一个发自内心的没有负担的大笑。比如,跟朋友喝酒或者一起散步,或者看书的时候,是很开心的,但我瞬间就会想到,我还有5万块钱没还。这种焦虑,或者说绝望感,像癌症,它一直在你的身体里,让你持续痛苦。唯一的变化是恶化。

我欠债几十万给主播打赏的日子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想过要告诉任何一个朋友或家人,我拼死也要把这件事瞒住。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挺好的人,所谓“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如果我跟朋友说我在看这样的直播,又花了这么多钱,他们的第一反应肯定是不会相信。我非常想要维护自己现实生活中的高尚形象,但我用各种理由向他们借钱的时候,他们也会怀疑这是怎么回事。我跟妈妈要钱,一般就是说这个月钱不够用,她就会问要多少,我就会说2000块。当然,不到万死我不会跟她开这个口。

小额贷款实在是太方便了,你只要输入你想要的金额,然后把它分一下,分成12期,再用指纹支付一下,就会迅速打到银行卡里。这种消费量级的密集增长,从50块钱到5000块钱的这种变化,马上我就亏空了。简单来说,就是套现套不出来了,我再套,也不够我每月最低还款的金额。

我只有一张信用卡,额度是6万元,那次我用光了6万元。但你知道,信用卡还有一个东西叫作临时额度,你可以申请1万元,这样你就又可以透支了。不过临时额度不能分期,下个月必须全部还上。当时刷的时候,完全没关心自己到底还不还得上,那一刻还闪过一个念头,兴许下个月我还能想到什么办法。我会非常精密地计算每笔小额贷款能不能准确还上下个月的,当我还不上这1万元,这张信用卡的额度变为零的时候,我的崩溃时刻就来临了。

“我现在处在一个临界点”

我先是在微信上把欠款的事告诉我妈,模糊地跟她说了一下这些钱都用来干吗了;同时也描述了我这几年的经历,说了一些情绪性的话,说我自己压力很大,一直很痛苦之类的。她说她感到悲痛欲绝,同时也感到非常震惊,另外还试图安慰我,怕我想不开。

我从小其实挺优秀的,但是我认为我妈从来没有对我真正满意过。任何事情只要我干了,她夸完我后,会立刻提出她觉得可以改进的地方,比如考了99分,那么1分是差在哪里。她经常跟我说,你如果不努力,以后会去要饭。或许这使我非常希望获得由衷的认可。而有钱是一个完全可以量化的标准,你可以主观地觉得一个人不错,但一个人有钱就真有钱。

我欠债几十万给主播打赏的日子

我妈还非常喜欢控制我,比如她发现我两天没有洗头,会说你怎么两天不洗头,我说我明天早上再洗,她说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洗,然后我们就歇斯底里地大吵一架。我报了一个离家非常远的大学,就是希望离她远一点。但我一点都不讨厌她,因为我知道她非常爱我。

我是大二那年跟她说“出柜”的。她虽然喜欢控制我,但你也可以想象一个很喜欢控制你的母亲,其实通常又跟你是非常亲密的。当我觉得她也许可以理解的时候,我就告诉她我喜欢女生,我有一个女朋友。她说祝我幸福。我觉得她肯定有过挣扎,但又非常快地想通了,所以我觉得她说祝我幸福是真心的。

总之,我跟妈妈坦白了负债的情况。一开始我估算自己的负债是27万元。我妈一点点给我转账,我拿去还款,途中,我发现竟然不止27万元。我被迫列了一个欠款明细,我记得当时清算出来是37.6万多元。

清算完是快乐。我想,这下终于可以还完了,我终于要解脱了,我终于可以获得自由了。我当时满脑子都在想我总算可以去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了,不用再为了生活,每天在那个我不喜欢的公司苦苦地干下去。

我马上把这笔27万元还了进去,当然就迅速解了燃眉之急,于是,我的信用卡和借呗的额度就回来了。之前信用卡的额度变为零了对吧,还上后,又有了十几万的额度。另外,其实27万元也不是一次性还掉的,有一个短暂的时期,我的银行卡里有很多钱。当时我还在继续看第三个直播,再进直播间,我看着账户里的钱,有一种花不完的感觉,感到很有底气。我又可以消费了,我又可以刷礼物了,我又开始快乐了。

当然,“复吸”第一次刷礼物前,我也犹豫,但是非常短,只有几秒。我那时想的是,我有好多钱,就算现在刷2000块,我很快就可以挣回来。等我妈把旧债都给我还完,等于说,新的欠债只有2000块,那这2000块我不是一个月就能还上吗?就是以这样的心情,在接下去的两三个月里,我慢慢地又在这个主播身上花了14万元。这些钱,我后来没再敢跟我妈说。

花到14万元的时候,我失去了为她消费的欲望,同时,又没碰到其他想继续为其消费的人,于是就这么停了。此外,我想换工作,我需要有一定的存款,作为缓冲,或许这也是我暂停消费的一个原因。停了之后,我用自己的收入,慢慢地把贷款都还完,现在的状况不错,只差欠朋友的10万元了。我会重蹈覆辙吗?我自己觉得,或许有这个可能。我现在处在一个临界点,既可能落入更深的深渊,也可能从此走向光明,但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一个开放性结局。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20年50期,为保护采访对象,部分信息数据经过虚化处理)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内来源于互联网与网友分享,本站只做收集与展示,相关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

今日排行

今日关注

热点图文

头条聚合

随机推荐